首页

原创 崔善姬:金正恩的“发言人”

3月1日,崔善姬在越南河内。图/ 视觉中国

崔善姬:金正恩的“发言人”

文/曹然 本刊记者/徐方清

发于2019.10.14总第919期《中国新闻周刊》

从2003年六方会谈第一次会议开始,一直佩戴着金色项链的崔善姬,参与了几乎每一次朝鲜半岛核问题的重要谈判。

从北京、莫斯科的多边会谈,奥斯陆、斯德哥尔摩的“半官半民”对话,新加坡、河内的朝美领导人会晤,到朝韩美三方领导人在板门店聚首,一路下来,崔善姬的地位越来越突出。

2019年至今,崔善姬又获得四个新头衔。3月,她首次当选朝鲜最高人民会议议员;4月10日,她越过朝鲜劳动党中央候补委员职位,直接当选为劳动党中央委员;4月11日,她成为朝鲜政府最高决策机关国务委员会中唯一的女性成员;4月24日,她首次以外务省第一副相的身份随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出访俄罗斯。

金正恩对俄罗斯的访问,共有四位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随行。俄罗斯媒体拍摄的金正恩专车画面显示,作为劳动党中央委员的崔善姬紧挨金正恩而坐,她的上级、外务相李勇浩则坐在副驾驶席上。

此外,崔善姬今年还频繁代表金正恩在重要外交议题上发声。在很多外媒看来,崔善姬已经成为“金正恩的发言人”。

“崔善姬可能会成为朝鲜首位女外长,”一名韩国政府前高级情报官员对媒体预测,“不过,她的命运取决于与华盛顿下一轮谈判的成败。”

强硬又不失灵活

8月31日,崔善姬今年第五次发表公开谈话,怒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朝鲜频繁进行导弹试验发表的言论。与以往一样,这位朝鲜外务省第一副相没有就蓬佩奥所指责的“不良行为”进行澄清,而是警告特朗普政府的言辞会降低未来朝美会谈的可能性:“若美国不想彻底后悔,最好别再拿反朝言论考验朝鲜的耐心。”

“我们很想知道,(为何)如此不负责任的言论居然出自美国的外交首长之口。”崔善姬以极富个人特色的话语,将矛头直指蓬佩奥个人。四个月前,对于时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的言论,崔善姬也嘲讽道:“从不期待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会理性发言,但既然身居要职,就至少应在掌握两国领导人在第三次首脑会谈前的对话内容后再表态。”

对于崔善姬这样激烈的外交措辞,美国方面早已不陌生。《纽约时报》评论称,崔善姬是“更年轻、更激进”的一代朝鲜外交官。然而,在上一代韩美外交官眼中,崔善姬曾是一位温和且灵活的“知美派”。延续至今的,只是她个性化的语言风格。

和活跃于对美谈判舞台的朝鲜外务相李勇浩、前对美特别代表金赫哲等外交官一样,崔善姬出生于劳动党高层家庭。一些媒体推测她是金正日时代的朝鲜内阁总理崔永林的女儿,但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朝鲜问题专家迈克尔·麦登和韩国政府人士的考证,崔永林自己没有女儿,因此将崔善姬收为养女。

不凡的出身,让崔善姬得以受到良好且颇为国际化的教育。她年轻时在朝鲜精英子弟学校读书,随后赴多国留学,上世纪80年代进入朝鲜外务省北美局和美国研究所任职。有韩国外交官透露,崔善姬的英语和汉语都很流利,在谈判中“比其他许多朝鲜人更善于解读美国对手”。

崔善姬在外务省一路升迁。2003年六方会谈启动时,她已经是外务省副相、六方会谈朝鲜代表团团长金桂冠的翻译。

“她在谈判中有很强的耐力,而且在细节上也非常细致。”一位参加会谈的韩国外交官对媒体回忆。在六方会谈的历史照片中,当时作为年轻的朝鲜翻译,崔善姬始终以端庄的黑色西服套装形象示人。不过,她多次变换发型,染过发也烫过发,还常佩戴金色项链,将自己的形象收拾得个性而又得体,令人印象深刻。

虽然崔善姬当时实际的身份不仅是翻译,还是金桂冠的重要助手,直接参与谈判工作,但在场外记者眼中,崔善姬非常低调。韩国《中央日报》记者芮荣俊曾回忆他2007年在东京成田机场和崔善姬打交道的经历,那时公开身份“还是随行员兼翻译”的崔善姬,全程没有加入朝鲜代表团与记者们的对话,只在一旁默默地“为金桂冠办理登机手续。”

就是在2007年,崔善姬迎来了早期外交生涯的“高光时刻”。在各方努力下,金桂冠于当年6月代表朝鲜正式宣布关闭宁边核设施、停止一切核武器制造和核试验。当年11月,应金桂冠邀请,纽约爱乐乐团在平壤举行演奏会,大都会的乐声响彻在大同江畔,对外释放出朝鲜半岛和平进程的积极信号。

参与六方会谈的朝鲜代表们随即得到重用。2009年8月和2010年8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卡特先后访问朝鲜,金桂冠负责接待,崔善姬担任翻译;2010年,金桂冠晋升为外务省第一副相,同年进入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崔善姬则于当年10月被提拔为外务省北美局副局长。

然而,此时朝鲜半岛局势却遭遇逆转。

2008年6月,朝鲜根据六方会谈共识炸毁宁边核设施冷却塔。但是,同年上台的韩国李明博政府摈弃前总统金大中、卢武铉时期的“阳光政策”,朝韩交流全面中断。炸毁宁边冷却塔不到一年后,朝鲜重启核试验,六方会谈陷入停滞。

就在崔善姬升任北美局副局长前半年,韩国海军“天安号”护卫舰被鱼雷击沉,朝鲜政府随后宣布中断与南方一切往来、全国进入战备状态。崔善姬履新后不到一个月,朝韩爆发延坪岛炮战,半岛局势一时被认为处于全面战争的边缘。

2011年3月,临危受命的崔善姬首次以北美局副局长身份出席美国智库阿斯彭研究所在德国召开的研讨会,就朝美关系和朝鲜无核化等问题与韩美学者对话。据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透露,有美国代表团成员后来告诉他,崔善姬在研讨会上采用了较灵活的姿态,在被问及当时最敏感的“天安舰”“延坪岛”事件时,她未否认也未承认朝鲜对相关事件的责任。同月,朝鲜外务省发言人正式表态称,愿意无条件重返六方会谈。

再一次回到多边外交舞台,崔善姬开始独当一面。在随金桂冠前往华盛顿和北京参与重启六方会谈的对话后,她于2011年9月20日以六方会谈朝方副团长、外务省北美局副局长身份,同时任六方会谈韩方副团长、韩国外交通商部朝核外交企划团团长赵贤东在北京举行工作接触。据韩联社报道,崔善姬从此开始负责朝核问题工作会谈层面的接触。

此后,朝鲜半岛局势几度转圜,但崔善姬始终保持着强硬又不失灵活的姿态。2016年6月,崔善姬率团参加在北京举行的第26届东北亚合作对话会。当被记者问到“朝鲜是否对中国不同于以前的对朝政策感到失望”时,她笑着回答:“完全不失望,中国在做自己的事情,而我们也在做我们的事情。”面对联合国安理会刚刚通过的2270号对朝制裁决议,她淡然地表示:“我们已经习惯了。”

第二年10月,崔善姬再次作为朝鲜代表出席东北亚合作会。当时文在寅就任韩国总统尚不满半年,韩国对朝政策进行了明显调整,崔善姬在公开发言中未对韩国进行任何批评,甚至在提及海上军演时,也以“美国大规模海上军演”的说法替代“韩美联演”。当韩国记者注意到她避提首尔政府,特意询问她对文在寅政府的看法时,崔善姬回避了这个问题。

崔善姬所展现出的灵活姿态,也与她被赋予的新使命有关。2016年11月,刚刚被提升为外务省北美局局长的崔善姬前往瑞士日内瓦,与美国前国务院核不扩散和军控特别顾问罗伯特·埃因霍温会面,进行了一场“半官半民”性质的对话。

此后,崔善姬的身影不时出现在奥斯陆郊外的饭店和斯德哥尔摩近郊的农庄。与她对话的美国智库学者们认为,这位新任局长的外交智慧得到了朝鲜领导层的认可。“她非常聪明,显然人脉很广,升职似乎只是时间问题。”2018年2月底,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东北亚问题首席研究员拉尔夫·科萨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2018年3月,当崔善姬在外交生涯中第三次迎来朝美密切对话时,她被提升为外务省副相,随后成为朝美工作会谈的负责人。三个月后,在金正恩和特朗普第一次会面前夕,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作为金正恩特使飞赴华盛顿,直接与特朗普、蓬佩奥沟通;朝鲜国务委员会部长金昌善则前往河内,与白宫副幕僚长哈金(Joe Hagin)商讨会晤安保事宜;崔善姬负责的是第三条渠道,同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金成(Sung Kim)在板门店展开直接对话,就第一次朝美领导人会晤将论及议题的具体细节进行磋商。

据韩联社报道,2018年5月27日,崔善姬和金成率团举行首次工作磋商,就如何以“朝鲜无核化换取美国对体制安全的保障”交换了意见;28日至29日,双方分别与内部有关部门联络调整协商战略,并在5月30日的第二次工作磋商中就朝鲜无核化方案以及与之相应的体制安全保障方案进行了集中协调。这些后来成为金正恩和特朗普在新加坡首次会晤并签署联合声明的主要内容。

“崔善姬既有处理北美事务的技术知识,也有与美国官员在工作层面打交道的实际经验;不仅有为人瞩目的外交技巧,还曾对美朝关系的预期发表过具体观点。”美国军控与防扩散中心研究员瑞秋·埃蒙德如此总结崔善姬的能力。不过,2019年以来,外界发现崔善姬的身份还不止于“谈判代表”。

“激进发言人形象”

2019年7月27日,崔善姬罕见地改变黑色着装,穿上了一套灰色礼服裙。当晚,朝鲜国立交响乐团7·27纪念音乐会在新落成的三池渊管弦乐团剧院举行,金正恩观看了演出。

在朝中社和《劳动新闻》刊登的照片中,金正恩的胞妹、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和外务省第一副相崔善姬分别坐在与金正恩隔着一人的座位上。韩联社分析认为,这一礼宾座次“高于级别更高的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李洙墉和金英哲,再度彰显两位女政要的显赫地位”。

在金正恩成为朝鲜领导人后,崔善姬是跻身朝鲜领导层的女性新面孔之一。2016年5月,金与正进入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次年10月,曾是朝鲜明星歌唱家的劳动党中央宣传鼓动部副部长玄松月当选党中央候补委员。2019年4月,玄松月和崔善姬同时成为劳动党中央委员,而金与正则在一年前就已进入劳动党中央政治局。

英国广播公司(BBC)分析称,越来越多的朝鲜女性登上政治舞台,意味着金正恩的执政风格更加轻松、开放。韩联社分析称,金正恩重用这些女性高级官员,也是为了营造朝鲜是“正常国家”的形象。

但据迈克尔·麦登披露,2011年金正日去世后,崔善姬曾一度在外事活动中担任金正恩的翻译,她是因为工作能力赢得了金正恩的认可。《外交学人》杂志也在评论文章中指出,有消息源称崔善姬在晋升第一副相前就能绕过李勇浩直接向金正恩汇报工作。

今年2月在河内举行的第二次“金特会”上的一个细节,也展现了金正恩对崔善姬非同寻常的信任。有在场美国官员事后对《纽约时报》透露,在不欢而散的会谈中,崔善姬是最后一位与美方团队在谈判桌上交流的朝鲜高官。她在最后一刻向美国亮出了金正恩的底线:平壤愿意把宁边的所有核设施全部拆除。但特朗普方面拿出证据,要求朝鲜同时销毁另一处未公开的核设施。这次被朝美双方以及外界寄予厚望的谈判,就此宣告破裂。

“我的印象是,国务委员长同志可能已经失去了和美方继续走下去、达成协议的热情。”当天夜里,崔善姬满脸严肃地对各国记者表示。3月1日凌晨,出席第二次“金特会”的朝鲜代表团临时在越南河内美利亚酒店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外务相李勇浩出席发布会并宣读书面声明,崔善姬随后回答了现场记者的提问。崔善姬以分享个人印象的方式向世界宣告金正恩的想法:“我们的领导人对美方的‘算计’感到困惑”,可能已经失去了与美方进一步谈判的意愿。”

彼时,外界还将此归为崔善姬的个人化表述。几个小时后,朝中社刊发了一篇言辞和缓的报道,只字未提朝美双方在河内的冲突,反而强调金正恩和特朗普将继续进行会晤。韩美主流媒体据此认定,崔善姬的观点并不代表金正恩。“这只是为下一步谈判争取主动。”《纽约时报》评论道。然而,在一个多月后的施政演说中,金正恩亲口重复了崔善姬的表态。

“(河内峰会)令人怀疑朝鲜做出战略决断和重大决策迈出的步伐到底是否正确。” 4月12日,金正恩在朝鲜第14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发表施政演说时说道。他还解释了崔善姬口中“算计”的意思:“只抱着根本无望实现的打算参加了会谈。换句话说,没做好要和朝鲜坐下来解决问题的准备,也没有明确的方向和方法”。

“最高领导人‘引用’下属的观点,在朝鲜这还是第一次。”英国《泰晤士报》如此评价。韩联社则称,崔善姬已成为“金正恩的发言人”。

两个月后,崔善姬的“发言人”身份再度得到证实。6月29日,特朗普首次在推特上透露,他将在次日访问韩国的行程中前往板门店非军事区,并期待金正恩能在朝韩边界与自己握手、“问个好”。数小时后,崔善姬代表金正恩回应称,这个提议“非常有趣”,但表示暂未收到官方邀请。

当晚,崔善姬同美国国务院朝鲜政策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进行紧急磋商,谈至深夜,敲定流程等方面的细节。次日,她出现在第三次“金特会”现场,陪同金正恩从板门店朝方一侧走向军事分界线。

对于这位既是朝鲜最高领导人的“发言人”又担当着金正恩外交事务秘书角色的特殊人物,韩国媒体分析称,崔善姬这次在与美国进行谈判中所展现出来的地位,似乎比她的前任金桂冠更为突出。

“金正恩用更年轻、更激进的官员取代上了年纪的高级官员。”《纽约时报》分析认为,崔善姬获得重用,意味着此前的温和派谈判路线已被朝方抛弃。正如金正恩今年4月12日的公开表态:“朝鲜并不稀罕也不愿意进行像河内朝美首脑会谈那样的首脑会谈。”

新加坡《联合早报》也指出,金正恩对崔善姬的特别重用一方面固然可以看出他对崔善姬相当信任,但更重要的是说明朝鲜在核问题上的态度难以真正“软化”。即便在特定时候朝鲜会策略性地使措辞缓和一些,但在另一些时候仍会相当强硬,而崔善姬是愿意为金正恩发表一些“攻击性”谈话的。

也有分析认为,崔善姬的“激进发言人形象”是朝鲜外交策略的一部分。美国中情局前朝鲜半岛事务高级官员罗伯特·卡林指出,金正恩和崔善姬的发言其实存在“分工”:金正恩的语气更为积极,而崔善姬则扮演激进的角色。

这样的策略,与金正恩的外交思路有关。在4月12日的施政演说中,金正恩为朝鲜未来参与朝核问题谈判划定了基调:不急于和美方沟通,而是保持积极态度、改变美方思路。“以(河内峰会)这样的算盘,美国再和朝鲜会谈一百遍一千遍,也将不能动摇朝鲜一小步。”金正恩强调,“我期待美国在今天的关键时刻作出明智的判断,并希望好不容易停止的朝美较量的时针永远不再走。”

“金正恩正在为旷日持久的谈判做准备。”《纽约时报》分析称。

但事实上,“转变美方思路”始终是朝鲜领导人努力的方向。早在2017年10月出席核不扩散会议时,崔善姬就曾透露过朝鲜政府的态度:“美国放弃敌对政策,作出‘同拥核国朝鲜共存’的正确选择,就能找到出路”“持续以军事和核威胁以及经济制裁实施打压政策的话,朝鲜不会有半点让步。”

9月12日,旅日朝总联机关报《朝鲜新报》发表社论,题为《成功举行朝美工作谈判的大前提》。社论明确指出,一旦年内无法和美方举行领导人会晤,“朝鲜就不得不在美国举行总统选举的2020年谋求新的道路,特朗普政府不应错过板门店会晤创造的来之不易的谈判机遇。”

在中情局前东北亚事务高级官员罗伯特·卡林看来,如果特朗普政府想在年内在朝鲜半岛无核化谈判上取得进展,可能需作出进一步让步,比如同意崔善姬在2月28日谈判破裂前提出的最后方案:以关闭宁边核设施换取美方解除部分制裁。

卡林认为,取消整个宁边核设施,并允许核查人员进入现场,将是朝着达成长期协议迈出的关键一步。“宁边核设施并非过时或无足轻重,它仍然是朝鲜核工业的关键。”

9月9日,崔善姬在最近一次公开谈话中表明了金正恩政府的立场,“若美方在朝美工作层磋商中再拿出过去的老一套,朝美之间的往来将由此告终。”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