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全歼“天下第一旅”,在关键时刻,失踪的王牌团起了大作用!

1946年9月,胡宗南调集15个旅,约10万兵力,以第1军军长董钊为前线总指挥,与阎锡山一起南北夹攻陈赓率领的太岳纵队。

陈赓只有3个旅,2万人。如何破敌?

他不按常规,决定将部队隐蔽运动到临浮公路,选择敌最强的敌第1军第1师第1旅——“天下第1旅”打,照准老蒋的心窝踹一脚。

战局的进程果然不出他所料。

9月21日,敌整编27旅、167旅攻占浮山县城,继续东进,便遭陈赓13旅的迎头痛击。敌军长董钊命令第1旅旅长黄正诚率部从侧后偷袭13旅。可是黄正诚只派了一个团——第2团沿临浮路单独冒进,结果该团一到距浮山和临汾各15公里的官雀村,就被陈赓11旅突然包围。敌团长王亚武一面转入防御一面告急,黄正诚令他固守官雀村,亲率旅部和第1团出临汾城,前去救援。

清晨,突然枪声骤起。第1旅先头部队在上陈村和老母村一带,被陈赓第10旅30团堵住。黄正诚不慌不乱,向董钊报告:“职部在上陈村一带发现共军主力,请速派飞机配合,各部队向我靠拢。”

就这样,双方在上陈村大干起来了。

10旅的29团为预备队。突然,团政委吴效闵接到陈赓电话:“我命令你们团立即插到临汾至陈堰的公路上去,活捉董钊,动作要快!”

吴效闵一听去活捉董钊,立即集合部队,跑步出发了。

经过急行军,全团跑到公路边,吴效闵下令: “占领公路两侧,准备活捉董钊!”

可是,从早晨等到中午,一个个小时过去,董钊并没出现。

黄昏时,太阳西沉,董钊还没露头!吴效闵认为情况肯定有变!可是,部队出发时就与上级失去联系。他判定董钊肯定跑了,缩回临汾城了。

“向后转,打第1旅去!”吴效闵果断下令,“跑了军长跑不旅长,捉黄正诚去!”

为什么去打敌第1旅?

吴效闵判断,敌我经一天激战,黄正诚慑于夜间被解放军聚歼,可能做出两种选择,一是沿公路退回临汾城;二是退入陈堰村,借村落固守。于是,率部以临战态势直奔临汾方向而去。

而就在29团与上级失去联系这五个多小时中,战局已发生重大变化。黄正诚从早晨5时开始向上陈村高地进攻,连炸带攻,各式美式武器都试过,整整攻了17次,除丢下两百多具尸体外,战至下午5时也没进展。

黄正诚于是下令撤军,往临汾方向急退,但是他心里直打鼓,到了临汾城内见了董钊,他肯定会骂娘,走着走着,他见公路边的陈堰是一个大村,砌有防土匪的石墙,马上决定进村里宿营,待明日再攻,不回临汾城内了。

黄正诚收缩时,陈赓拿起电话焦灼地问10旅旅长周希汉:“吴效闵还没消息吗?怎么搞的?捉住了董钊,那该飞马来报,扑了空,也该归建呀!”

周希汉对29团失控长达五个小时也在着急,回答说:“骑兵到处找,都没找到他们,吴效闵肯定在往回赶的路上,他是有脑子的人,不会在那里傻等。天亮前,我一定把黄正诚交给你。”

此时,吴效闵正站在距陈堰村一公里外的一个山丘上,望见村外炮火闪烁,敌军纷乱地从高地下来,前头离陈堰南门很近了,后面望不见尽头,立即兴奋地说:“机会来了。部队以战斗队形向陈堰村隐蔽前进。乘敌尚未部署完毕,尾随敌人一起进村。”

有人说:“我们稳妥的办法是围住陈堰,与上级取得联系,布好包围阵地。”

“这样不会犯错误,但会失去战机。”吴效闵说,“现在敌人正在进村,对我没防备,而且建制混乱,等他布置好防御再打,必然会增加攻击难度。”

(吴效闵)

然后,他又下令:“1营从西门突入村内,2营进北门,3在村外作预备,严防敌人从西南方向突围。各连尽量不要开,大胆往村里插,把敌人搅乱。”

可是,半个小时过去,村里还没有动静。吴效闵坐不住了,一会儿爬上房顶观察,一会儿看表,突然电话铃声响了,2营长赵桂海报告说:“政委,我营全进北门了,占了三条街还没看到敌人,是不是弄错了?”

“不会错,敌人是从西南门进村的,大胆插进去!”吴效闵坚定地回答。

就在这时,村子里传来手榴弹爆炸声,战斗打响了。赵营长兴奋地对着话筒大声说:“敌人!……敌人进来了,乱成一窝蜂……没有戒备,偷袭成功!好,我上去了。”

接着,1营长阙启普的电话接着打来:“前卫3连一枪没放,就捉了两百俘虏,全是汤姆森冲锋枪……”

“不要恋战,不要俘虏,告诉3连往村子中心插进去!尽快找到敌旅部!”吴效闵对他说。

不料,2连抢先发现了敌第1团团部,一阵激战,敌团长刘玉树在屋顶上被解放军狙击手击伤,当了俘虏,敌团部被端掉了。

就在29团缠住敌人的时候,第13旅赶过来了,旅炮兵连也赶过来了,于是,各路大军一起对着黄正诚和残部开始猛烈进攻。

到天亮时,敌第1团2000多人当了当俘虏,黄正诚也混在俘虏中。吴效闵把他从俘虏群众挑了出来。

“天下第一旅”全军覆没.成为了震惊全国的头号新闻。胡宗南痛心疾首,大骂董钊:“无能,害得我一世英名化作乌有!”蒋介石也勃然大怒:“娘希匹,我最有光荣历史的第1旅堕落,当年无往不胜、战功赫赫的第1旅栽在了胡宗南和陈赓手中!”

陈赓则说:“这个吴效闵才可真够虎的。我让他去捉军长,本是突发奇想的即兴之举。谁知道他带部队一下子跑到了临汾城下五里地,胆子大呀,猛呀,把我都给吓了一跳。”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