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原创 八旬谷建芬忆往事:我写老百姓喜欢的歌

(谷建芬 当代著名作曲家。第八、九、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政协第六、七届委员,致公党第八、九届中央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副主席。 摄影/本刊记者 董洁旭)

谷建芬:写老百姓喜欢的歌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徐方清

发于《与共和国同行——各民主党派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团结合作70年纪念专刊》

最近的十多年里,谷建芬潜心于儿童歌曲创作。但今年,年过八旬的谷建芬有意“回归”阔别已久的流行歌曲创作,推出一首非儿歌范畴的新歌。

1980年,谷建芬创作了歌曲《年轻的朋友来相会》;2000年时,她创作了《20年后再相会》。“2020年是第三个20年,我想完成一个三部曲。”谷建芬说。在前面两首一经发表就广为传唱的歌曲基础上,如果能再来一首,“三首歌曲连在一起,就是走过60年,应该是很有意义的”。

老百姓情结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中国。清晨我放飞一群白鸽,为你衔来一枚橄榄叶…… ”从1989年开始,每年的国庆节期间,歌曲《今天是你的生日》都是很多大型庆祝活动上的必唱曲目。

这首歌并不像很多人所认为的那样,是为国庆而作。1989年初,北京市政府开展活动,募集纪念北京市解放40周年歌曲。拿到词作者韩静霆的词后,通常都是“慢工出细活”的谷建芬,一气呵成完成了这次谱曲。让谷建芬很受触动的,是歌词用第二人称来称呼祖国母亲,“就像自己和母亲面对面,不用高声呼喊,是一种真挚的心灵沟通”。

因为还没到国庆节这首歌曲就开始传唱,起初歌名为《十月是你的生日》,后才改为《今天是你的生日》。有不少歌手在后来的演出中怀着比较高昂的情绪来唱这首歌,其实“并非这首歌创作的初衷”。

身为全国政协第六、七届委员,第八、九、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致公党第八、九届中央委员以及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委员,谷建芬的音乐创作和人生经历,也有着浓厚的“侨”“海”特色。

在创作“20年三部曲”的第一首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时,谷建芬曾经历了不少争议。

在上世纪80年代,流行音乐一度被称之为“靡靡之音”“流氓小调”,创作了《小花》的作曲家王酩和演唱了《乡恋》的李谷一,曾在一次会上被点名批评。当时,“文革”刚刚结束,主流观点认为,“只要不是歌颂党、国家和人民的歌曲,就都是‘流氓歌曲’,特别是青年人爱听的流行歌曲”。但谷建芬坚持站在被批判的一方,她直接顶撞了领导,称自己要“专门给‘流氓’写歌”,写青年人喜闻乐见的歌。

在看到词作家张枚同创作的歌词《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后,谷建芬很快谱了曲,用刚劲简洁的节奏表现出年轻人的精神状态,歌名也改成《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相比于她所获的无数荣誉以及通过“谷家班”培养出的一大批明星歌手,谷建芬更看重来自老百姓的评价。“就是你们说的那句话,听我的歌长大。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奖励,足矣。”谷建芬说。

这种深厚的“老百姓情结”,或多或少和谷建芬早年在日本的成长经历有些关系。祖籍山东威海的谷建芬,1935年出生于日本大阪一个华侨商人家庭,6岁随父母回到辽宁大连。

在日本大阪生活的6年里,日本人相互间的以礼相待以及对上天、对人的敬畏心,在她内心留下了深刻的印记。“睁开眼往上看,那是天;平着眼看,全是大众,没有人在下。”谷建芬说。

就在接受采访的当天上午,谷建芬将自己很有感触的一句话拿给了韩静霆,请他写词,然后想就此再创作一首歌。这句话是谷建芬偶然看到的:你对自己怎么样,世界就对你怎么样。

为了能让孩子们有歌唱

在充满朝气的《春晓》和《敕勒歌》的歌声中,谷建芬在演出行将结束前走上舞台,与台上的儿童和台下的观众齐声歌唱。在欢快的歌声和热情的掌声中,大家都仿佛回到了童年。

从2017年起,《谷建芬“新学堂歌”音乐会》连续三年于“六一”儿童节期间在国图艺术中心上演。如今,该音乐会已经成为中国东方演艺集团的一块艺术品牌,目标不仅是让孩子有歌可唱,也让他们借此得到音乐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启蒙和教育。

不过,谷建芬坦言:“这个事情做晚了。”

2004年秋,中央召开未成年人教育工作会,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在见到谷建芬时不无感慨地说道,现在的孩子们都没有歌唱了,“你去给孩子们写歌吧”。曾经专门为儿童创作过《歌声与微笑》的谷建芬深以为然,她决定告别已经几乎是以“我的心伤着你的痛,你的眼流着我的泪”为创作基调的流行乐坛,专心为孩子们创作歌曲。

谷建芬自己的童年,就是在音乐的陪伴下成长起来的。她很早就展现出超越同龄人的音乐天赋,两三岁时,一听到歌曲就能有板有眼地跟着哼唱起来。这与日本注重音乐教育有密切关系。小时候,谷建芬的床边就放着音响,小朋友们的玩具也大多会带有音乐。

从2005年至2017年,谷建芬创作完成了50首儿童歌曲,于去年结集成册出版了《新学堂歌》。从《游子吟》开始,谷建芬先期用两年时间,选取了20首唐诗宋词进行谱曲。此后,她扩大了古诗词的遴选范围,包括《三字经》《弟子规》都收录进来。

做出这样的选择,也和当下比较单一和缺乏创造力的创作环境有关。“舞台上好似星星满天,而创作上却颗粒无收。”遇到一首好的歌词都不容易,而谷建芬需要的是几十首。

童年在日本长大,刚回到中国后又待在“伪满洲国”,谷建芬对于中国传统诗词并不在行。她先从中小学教材上的唐诗宋词中选,之后范围逐渐扩大。为了加深对这些古诗词的了解,谷建芬还找到多位文化学者,请他们进行深入讲解。

每一首歌曲,谷建芬都是仔细打磨,写完了之后隔几天再听,然后再改,往返回复,时常熬到凌晨三四点钟,甚至是熬一个通宵。“这一头要考虑诗词的年代意境,使音乐能和内容融合在一起,那一头要尊重孩子。”谷建芬的心愿是,希望这些作品能够经受时间的考验,不仅现在的孩子们爱唱,十年后的孩子们爱唱,还要“等他们成为父母了,也能教给他们的孩子唱下去”。

谷建芬家人还透露,创作和录制《新学堂歌》,除了 2005 年得到文化部的 20 万元拨款外,谷建芬个人共计投入近 200 万元,用于录制等环节。

2018年3月,谷建芬带着孩子们一起登上了央视《经典咏流传》的舞台。《游子吟》 《刺勒川》 《春晓》这三首“新学堂歌”,经由孩子们稚嫩的童声唱响。随后,谷建芬谈及自己的创作经历和心愿,点评嘉宾以及全场观众三次起立鼓掌表达敬意。

中国音乐学院院长王黎光是点评嘉宾之一,他特别介绍了音乐创作的一个细节,“写少年儿童歌曲,在作曲技术上是非常难的,因为孩子们的音域有限,在有限的音域内,又要完成色彩,又要完成旋律的流畅,而且好听易唱”。他还强调,《新学堂歌》中所反映出的能让寻常百姓喜闻乐见特点,其实就是“人民性”。

《新学堂歌》问世后,很快引起巨大反响,并于2018 年正式经北京市教委立项、北京市财政局招投标,进入全市 1630 所中小学校,融入学生的社会实践活动中。

谷建芬如今的心愿,是让《新学堂歌》走进全国中小学课堂,让全世界的华人儿童和愿意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所有儿童都能有歌唱。在采访中,谷建芬多次表示,会继续努力写下去,“为孩子们创作,让我觉得最充实。”

在谷建芬看来,《新学堂歌》比她之前的创作都更有意义,也是她这十几年里所做的最快乐和最重要的事。

“2035年,我就一百岁了。2040年能不能再写,可以期待一下。我还不老,还有好多想法。”谷建芬微笑着说。

(实习生李昨非对本文亦有贡献)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