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成都互联网风云

" 整完这 2.5 平方公里,你也就该退休了。"1988 年,领导对时任高新区管委会第一任主任的张学果说道。

彼时张学果奉命筹建的成都高新区还是肖家河的一片农田,规划面积是 2.5 平方公里,开办费 40 万元,张学果团队人数只有 3 个。

谁也没想到,三十年后,2.5 会变成 615,农田成了城市的互联网中心。

如果说春熙路是惬意生活的开始,那么高新区则是年轻人梦想起飞的滑行道。

丁磊的母校电子科技大学,有八成的学生都不是四川人,但是却有六成愿意毕业后留在四,留在成都。过去华为公司每年都在电子科技大学招聘 600 人,设立华为成都研究所后,电子科技大学毕业的人都抢着要回来,人数过多最后只好 " 抽签 " 决定。

在六年前的《财富》和中央电视台特别圆桌论坛上,央视主持人直言:" 对很多世界 500 强企业来说,好像把员工派驻到成都,都是相当于一个福利一样的。"

而前不久 boss 直聘发布了一份数据显示,2019 年应届生期望工作的前 10 个城市分别是北京、广州、成都、上海、杭州、深圳、武汉、郑州、西安、南京,成都排名第三,已经超越了上海、深圳及杭州。

这些远到、归来和停留在成都的人,几乎都不约而同地涌向了同一个区域高新区,一个被互联网网住了的地方。

万年游戏场

上个月,成都市发布了一份《2018 年成都市互联网络发展状况报告,报告显示截至 2018 年 12 月,成都市网民规模达 1142 万人,较 2017 年增长了 5.6%,去年成都市互联网的普及率为 69.9%,高出全国 59.6% 的互联网普及率 10.3 个百分点。

此外,2018 年坐落在成都市的主要互联网企业实现的营收为 437.4 亿元,同比增幅为 32%,而在这当中,游戏企业增速位列全国第一,营收占据了整个收入的半壁江山,高达 207.3 亿。

" 以前还有人说成都不适合做游戏,很有意思的是,当《王者荣耀》成功后,本来说成都不适合做游戏的人都改口了。" 王者荣耀之父姚晓光曾经这样说过。

是的,成都在游戏泡沫中浮沉了很久。泡沫最大的时候是在 2014 年,仅仅是这一年的上半年,成都手游提供商一度超过了 1000 家,那个时候成都被赋予了继北上广后第四座手游城市的光环。

这种疯狂很大程度上源于手游市场的起步,以及的游戏团队与游戏厂商对成都的青睐。

早在头一年,开发出了《找你妹》热门游戏的由四川人组成的云中游科技公司宣布逃离北京,入驻成都高新区移动互联网创业大厦。那时,这款游戏拥有的全球玩家超过一亿三千万,在全国各类游戏榜单中长期霸占头把椅子。

腾讯是在 2007 年走进的成都,直接在天府软件园买下两栋楼,《找你妹》回成都的时候,腾讯宣布自己要开始做手游,姚晓光从腾讯上海调来了一支 0 经验却精研手游的团队,成立了一个工作室,取名天美艺游,在成都开始开发王者荣耀。

姚晓光一直都想做一款颠覆性的游戏,1998 年他在自己的随笔写道要为中国游戏业呐喊,希望在千禧年的时候能看到国产游戏精品诞生,结果千禧年到了,他在这篇随笔后又补了一句:到 2000 年了,还是没看到经典的国产游戏。

在盛大担任《神迹》首席制作人的时候,姚晓光就曾在自己办公室门口贴过一条标语,让我们悄悄地超过暴雪。

结果,腾讯实现了他的梦想,或者说,是他的团队实现的,毕竟开发的时候有人问他 " 你的团队够不够拼,张小龙他们刚开始的前 11 周可是每晚 12 点回家 " 时,他说他们也没有人 12 点前下班。

泡沫越大越容易破,成都的游戏市场基本上是由姚晓光,以及与姚晓光差不多的创业者打开的。

腾讯走进成都的那年,丁磊的校友杨祥吉跟两个朋友也在成都创办了个尼毕鲁科技,当时乔布斯刚刚发布了 iPhone 产品一个月。

软银、经纬等很看好尼毕鲁,2011 年其研发上线的《银河帝国》获得了全球 7 个国家地区 App Store 畅销榜第一,2012 年的《王者帝国》上线仅三天就爬到苹果 App Store 中国区畅销榜第一,随后《愤怒的小鸟》也登上 App Store 手机游戏北美畅销榜榜首。

2016 年库克来华的一场闭门会议里只有一家手游公司参与了面谈,这家公司就叫尼毕鲁科技。

另外一个不得不提的,是天象互动,成名于 2015。霍建华与赵丽颖主演的《花千骨》在当时成为最流行的古装影视剧,趁着东风天象互动借势推出了《花千骨》手游,一度霸榜 App Store 数月,最高的时候月流水超过 2 亿。

一招鲜在游戏行业很适用,那两年天象互动 CEO 何云鹏被邀请到各种行业会议,分享其在这款手游中的成功经验。

随着一些现象级游戏的诞生,越来越多的游戏研发公司到成都建立研发中心。

成都变成了游戏公司们的后花园。

巨头独角兽云集

2017 年 12 月,马化腾、杨元庆、罗振宇等人在浙江乌镇参加了一个关于时代与新经济的企业家见面会。

在现场有记者问马化腾玩不玩王者荣耀,马化腾说自己基本不玩,比起竞技类游戏他更喜欢休闲类。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王者荣耀在成都的成功,他说,王者荣耀是成都团队创造的一个惊喜,是成都无意中送给腾讯的一个礼物。

当然,腾讯内部也讨论过一个问题,为什么是成都?最一致的看法是,因为成都安逸,所以能开发出好游戏。

除了腾讯,阿里巴巴也对成都充满期待。阿里巴巴一岁的时候马云就来过成都,但当时整个电商的环境还不够成熟。五年后马云来成都招人,去逛了一下打卡景点锦里,那时候马云就已经透露出要扩大在四川投资的想法。

到了 2006 年成都网商数量达到 20 万人,在所有西部城市中排名第一,马云又来成都会谈了本地主要电子商务渠道商。成都的互联网蓬发超出了马云的想象,马云很看好成都人的性格和脾气,趁着 2009 年阿里创立十周年之际,马云与成都高新区签署了阿里巴巴西部基地项目投资合作协议。

" 不仅阿里巴巴要来,淘宝要来,支付宝要来,阿里软件要来,阿里投资也要来。" 马云说要在成都打造另外一个阿里巴巴。

成都九眼桥酒吧一条街里的 Live House " 音乐大篷车 ",至今都还保留着一张 " 总裁专用卡座 ",那是两年前马云跟几位阿里高管包括彭蕾坐的位置,他们当天晚上在那里喝酒,玩骰子。那时,赵雷的《成都》刚把成都和成都的酒吧唱火。

除了巨头,还有盛大、新浪、搜狐、聚美优品、百度、携程等都前后入了川。

于是今天以成都高新区银泰城为中心,往北走 1.5 公里你可以看见腾讯,旁边是阿里巴巴西部基地,基地对面是携程,而基地旁边则是前段时间 1700 名阿里员工去年刚搬进去的蚂蚁金服 C 空间。

最让成都人失落的,是锤子与货车帮。

2016 年下半年开始,锤子科技就陷入倒闭疑云中,上半年亏损 1.92 亿元,2015 年全年亏损 4.62 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 99%,且 6 次被传倒闭,5 次被传收购,3 次被曝光资金链危机。

结果一年后罗永浩透露锤子科技完成了接近 10 亿元融资,不久人们才知道,原来 10 亿里有 6 亿是成都市政府领投的。

网友们还编了个段子:成都市正为经济发展郁闷时秘书长过来问,领导投什么?领导生气了直接就回,投个锤子,于是秘书长就拨通了罗永浩的电话。

段子归段子,锤子科技在接受投资后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在成都生根的,一直说不买房的罗永浩,都在成都买了第一套房。

去年 8 月份在锤子科技北京发布会上,罗永浩对于锤子科技的定位是,来自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的知名企业。

但很可惜,这个大价钱引进的互联网科技企业还是没落了,当初锤子在成都的办公点也变成了成华区税务局。

与锤子相反,一度被称为货运界 " 滴滴 " 的货车帮是开花在成都,最后跑到贵阳去结的果。货车帮的总裁罗鹏在成都有十五年的职业生涯,度过了人生当中最青春的岁月,而货车帮的创始人戴文建更是毕业于川大。

显然,这是一家地地道道的成都企业,以致于它跑到贵阳去设立总部的时候有人还说成都走失了一只独角兽。

2017 年罗鹏参加了成都市召开的全市新经济发展大会,他在现场说了三点成都没留住货车帮的原因。

第一需要猎头人的鼻子,寻找到有机会成为新经济企业带头人的人;第二要有投资人的眼光。第三有孵化器的心态,不是企业的孵化器是生态的孵化器;第四要从在岸上做啦啦队,到跳下来一起干,真正意义上成为和创业者一起创业,一起推动创业的推动者,而不是指挥者;最后一点,不做领导,做知音,懂创业者。

有一点责怪,有一点抱怨,也有一点释怀。

也许,货车帮的出走和锤子的失落一定程度上给成都作出了预警,至少在引入企业以及扶持本土企业发展的道路上有了醒目的警示牌。

" 网红 " 之城

2003 年,成都请张艺谋拍了部城市宣传片,名字叫《成都,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

十六年后微博第三届超级红人节在成都举办,红人们都说,成都是一座来了离开不了的城市。

这个离开不了,不止是指美食与风景,更是指整个红人经济与生态。

成都有将近 10 万的微博认证用户,是产生红人最多的地方,再以网红经济从业者来说,全国直播平台有 27 家,超过 87 万名主播,其中成都主播数量排名仅次于北京与上海,排名第三。

而从抖音公布的城市形象短视频播放量排行来看,排名第三的成都是东部最网红城市杭州播放量的 3 倍。抖音上的小甜甜、二十吃垮成都、代古拉 K、中国头部网红办公室小野等,都走红于成都或者位于成都。

去年 11 月 28 日至 12 月 1 日,第六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在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举行。这个中国网络视听领域规格最高、被称作 " 年度风向标 " 的行业盛会选择成都的原因就在于市场给出的肯定,成都在该领域优势明显,多位行业人士也表示成都是短视频重镇。

国内最大的短视频 IP 自主研发机构洋葱集团,一个国内最大的短视频 IP 出海机构,就位于成都,而办公室小野、代古拉 K 等都在其旗下,另外还包括七舅脑爷,大嘴博士,爷爷等一下等。

当然,这个 " 网红 ",除了指字面上的网红外,还包括创业赛道上的互联网网红,无论在不在成都。

得益于川大、电子科大、西南交大、成都信息工程大学等高等院校源源在不断地给互联网输出人才,哔哩哔哩董事长兼 CEO 陈睿出身成都,毕业于成都信息工程大学,去年 4 月哔哩哔哩已经赴美上市。

与陈睿同为成都七中 96 级同学的王小川,是搜狗 CEO,也是一名互联网网红企业家;陌陌创始人唐岩则毕业于成都理工大学,陌陌成立两年后唐岩就在成都成立了研究所;李飞飞也来自四川,是全球知名的 AI 科学家。

而在腾讯校友的创业城市选择中,成都是榜单的 TOP5,仅次于北上广深。

今年国漫的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同样出自成都,杨宇(饺子)2008 年完成了第一步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11 年后做出了《哪吒之魔童降世》。

这中间的力量一个是杨宇团队的创作,一个则是成都数字新媒体创新孵化基地的支持。

参与《哪吒之魔童降世》制作的 MORE VFX 也是一家位于成都高新区的公司,其中敖丙与哪吒在生日宴上打斗的镜头,合成制作部分就是由这家公司完成,《流浪地球》的制作也有其的参与。

动漫在成都崛起的说法,其实一点也没错。

成都就像是游戏的后花园,巨头的欢乐场,网红的根据地,或许未来更会是动漫的滑行道。

从游戏到巨头,从巨头到独角兽,再到 " 网红城市 ", 成都的互联网,像它的火锅一样在沸腾。

来源:鹿鸣财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