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婴

父母老吵架是我的错吗?

房间内又传来母亲的嘶吼以及父亲摔杯子的声音。

这已经是这周第三次了,我记得第一次父亲摔了家里的茶具,茶具是新买的,刚刚摆到茶桌上十几天,就在母亲的嘶吼下,父亲挥手过去,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掉在地上,变成了一地碎片。六岁的妹妹站在墙角哭的很厉害,可是没有一个人管她。

第二次的时候,父亲砸了家里的电视,毫无征兆之下,父亲拿起桌上的烟灰缸丢了出去,不偏不倚,正中电视中心,哐一声,电视发出咝咝啦啦的声音,然后冒出一阵白烟后,结束了它的寿命,我想,应该修补好了吧。算了,修好了也难逃下一次的厄运。

第三次,就是这次,我刚刚回家,就听到房间内传来的声音,我没有进门,转身离开,去了最近的那家网吧,打开电脑,登录游戏账号,暂时将家里的一切抛在脑后,因为我知道,无论是现在我回去还是迟点回去,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饭菜只有无尽的吵骂。

从小每一次父母打我后都会说一句,棍棒底下出孝子,古有遗训,所以我们打你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为了你好,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

当然我是在心里悄悄说的,我不知道,而说出来的话却变成了“我知道。”

我不敢反抗,因为每一次的反抗都会带来更严重的打,记得有一次春节,妈妈给我买了一套新衣服,我开心的穿着出去,那天真的很开心,一年没有穿过新衣服了,可是我滑到了,就掉进了离家不远的那个大水沟,沟不深,我站起来刚刚到我腰上,但是,很脏很臭,我的衣服瞬间就看不得了,更让我难过的是,一根铁丝挂在了衣服上,一道很长的口子出现。

我知道,回家以后的后果。所以,我没有回家,跑到附近的那条小河,在寒风刺骨中将衣服和自己洗干净,然后瑟瑟发抖满身铁青的回到家。

多少年后再想起来,北方的冬天,那么冷的天气,我能够坚持那么久。我很庆幸我还活着。

回到家的时候我就晕倒了,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是在村里的门诊部躺着,我没有立刻睁开眼,而是眯着一条缝观察四周,我看到那个老医生跟母亲坐在火炉旁聊着什么,隐约间我看到老医生看了眼我,然后对母亲说,孩子命大呐,你不知道那条河的水多冷,表面都结冰了,不过很薄。

母亲抹着眼泪,点了点头也看向我。

我第一次因为干了坏事没有挨打,从此我爱上了这种状态,只要是做了坏事我就假装生病,要么是肚子疼要么是头疼,实在找不到假装的东西我就会拿把小刀在我的手上割一刀,然后看着鲜血然后整个手掌,我才欢快的跑回家,进门前,赶紧调整情绪,假装很痛苦的进去。

有人问我,疼吗?

不疼。

有些东西,比割一刀还要疼。

直到,那天,我拿着鲜红的39分的试卷然后抱着肚子回家,我才再一次体会到棍棒的威力,这一次,他们将之前的旧账全部算了一遍,我才知道,原来之前就是我自作聪明。装病真的很幼稚。

父母第一次因为我吵架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父亲维护我,可能是看我扛不住了吧,护住了我,随即母亲连父亲一起揍。

在我影响中父亲是一个软弱的人,从来不敢跟母亲吵,生起气来只做一件事,砸东西。

从那以后,但凡是我做错了事儿,母亲都不在相信我生病,打骂完我以后就开始数落父亲没用,父亲这个时候会抽着闷烟,然后一言不发,实在忍不住了,手边有什么就摔什么。

我想,我是这个诱因,因为我引发了他们之间的战争。是我给这个家带来了灾难,我想,我应该离开。

第一次尝试自杀的时候是在我18岁的时候,我早恋,被母亲发现了,我拉着初恋的手在大街上走着,母亲突然出现,一言不发,一把拉过我,然后转身就走,我胆战心惊了一路,回到家又是一顿毒打,父亲那天生意上有应酬回来时候喝多了,母亲又是对父亲一顿数落,然后家里被砸的稀巴烂。

第二天,我的初恋就跟我分手了,于是我想,是我带来了灾难,我是一个不祥的人,我留下了一封遗书以后爬上了房顶,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我想,那时候我真的很傻,我们家住的是平房,房子本来也就高三米多吧,跳下去以后,我摔断了腿骨,并没有其他的损伤。

第二次的时候,是我24岁的时候,大学毕业刚刚工作,我发现我做任何事都小心翼翼,我不敢跟任何人起冲突,所以很多人都找各种忙让我帮,起初我乐此不疲,后来杂事多了,导致我的工作经常完不成,要熬夜到很迟,晚上睡不好,白天没有精神,后来被公司开除。

是的,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这么结束的。

回家以后,我才发现我得了抑郁症,母亲经常数落我,这么大人了还要让家里养着,时间久了,我更加不敢出门,我怕周围的人问我工作状态。这次我是买了一堆感冒药,是药三分毒嘛,我是这么想的,我全部吃了。

送到医院洗胃,真的很痛苦,比吃药的时候还要痛苦。

父母又大吵一架,是因为母亲说,我出现这种情况全部因为父亲的懦弱。

是的,我就是那个一直导致父母吵架的导火索。

可是我真的不愿意他们吵架。

有看过心理咨询师吗?

我开口说了来访者说了很久以后的第一句话。

没有。

那我明白了。我说。

我没有给来访者做任何的分析,因为第一次我希望他释放情绪为主。我只是告诉他让他回去写十条父亲、母亲还有他自己的优点、缺点。然后下一次咨询的时候带给我。

我觉得,我需要给他注入正能量的东西,我选择使用很少使用的“双向价值观澄清技术”。

但是离开的时候我给来访者说了一句话,我说:

他们吵架不怪你。

我看到来访者笑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