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吴谢宇父亲朋友透露:母亲常很严厉说“回去看书”,案发现场搜出很多性工具

吴谢宇父亲朋友透露:母亲常很严厉说“回去看书”,案发现场搜出很多性工具

关于吴谢宇的弑母动机,对于他说的“帮母解脱”和“协母自杀”自述,很多网友表示坚决的“不相信”。

不过,前天微信公众号透【小昼 极昼工作室】露几个个细节,看一看是否发现吴谢宇弑母的部分真相——

1.吴谢宇:借钱父亲朋友的钱60万。

这与8月17日的 澎湃新闻报道是一致的。

吴谢宇弑母后,曾向父亲生前朋友借”钱,开口就要20万,几个朋友总共借60万 。

“吴谢宇借的钱,我们和警方说,是借他的,不是诈骗,我们签了谅解书”

吴谢宇考上北大的时候非常低调,我们一直给他妈妈打电话,说要请他们吃饭,去家里拜访,整整张罗了一个月,谢天琴都不肯。一直到吴谢宇去上学的前一天,他们才同意和我们吃个饭。因为吴谢宇他父亲去世了,考虑到这个,就是有什么我都去帮忙,谢老师也会打电话问我,咨询我一下。

出事之后,第一个借给吴谢宇钱的,就是我。

2015年7月18日,我在出差,正好住的宾馆外面有个大湖,我在湖边散步。他给我打电话,一直从晚上8点多打到10点半。

一开始聊东聊西,我问他学业怎么样,他跟我说想去留学,说学校里和导师做了一个很好的课题,但导师已经调回美国去了,老师想推荐他去美国念书,说了两个学校,一个布朗大学,一个麻省理工。

前一个学校的名字我没听说过,就问,麻省能不能进?他说有点困难,但布朗肯定没问题。

他说,去那个学校至少要两个还是三个老师的推荐信,已经在推荐了,但要借一点钱。

借钱这事,我肯定不会拒绝的。我心里的期望值是40万,超过这个数,我就帮不了了。结果他说,20万。

我说,我借给你,但你要让你的老师给我做个方案,路费多少,生活费多少,你妈肯定也不太懂。你要有个清单给我。但到最后他也没给我。

他还了解了我们公司的一些事情,很清楚。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公司情况。他口气马上变了,说,“之前和别的叔叔打电话,他们说的。叔叔,现在为难您了,你也没那么多钱。”

你看,根本没有漏洞,我就问他,什么时候要?他说,大概11月份左右。我说回去考虑考虑。

我回去就拨他妈妈的手机,打过去就被按掉,然后短信发过来。

现在想起来,当时真是鬼迷心窍,换了别人,肯定会怀疑。但他妈妈性格就那样,之前也是经常打过去,一般都会被按掉。他发来短信的口气和他妈妈一模一样,特别长,数量还很多,我看到就没怀疑。但那会儿股票大跌,我一直拖,舍不得套现,8月底,吴谢宇生气了:“叔叔到底借不借?不借拉倒!”

钱借出去,以他家的收入和现状而言,几乎就是给出去的,我本来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就先给他汇了第一笔10万块钱,到他名字的账户。当时我们校友会吃饭,我就把信息给他们看,在福州的三个同学马上就说,你怎么能自己承担?

结果他们一个6万,一个3万,一个1万,把剩下的10万凑齐了。我把钱给他,说,这个、那个是你某某叔叔的钱。

年底的时候,他又自己找这几个叔叔借钱了。理由是,美国要看所办签证的家庭资产流水,把钱打来5天之后,再给打回去。这样,有两个同学每个人打了20万。吴谢宇借的钱变成60万。

加上别的亲戚借出去的钱,一共144万,后来知道,他在福州挥霍,一夜花了几十万,都花在了嫖娼和赌博上。

他借完钱以后,我还一直和他联系。

他妈妈还是一直不接电话。第一次电话,吴谢宇说,妈妈倒时差,已经在床上睡了。我问,你在美国学习怎么样,他说叔叔我要去做实验了。我看着时差给他打电话,说你妈妈怎么总不接电话?让她给我回电话!他说妈妈在洗东西,后来几次他又找了别的理由搪塞过去。

我也只是作为长辈关心他的学习状况,也不信他们一家人会骗我。之前流水打过去,有个和他们家来往不是很多的同学有点担心问了我三天,我还说没事,别想太多。

可是钱一直没还。后来我同学才反应过来,说,你真是傻了你!我们打电话到国内的等待声音是“嘟--嘟--”但是国外的电话是“嘟嘟嘟--嘟嘟嘟--”

他一直都在国内啊!

他舅舅给他的钱是借贷做生意挪过去的,现在也还不上了。

吴谢宇被抓之后,我和几个同学都去说,这个钱是我们借他的,不是诈骗。警方让我们签一个书面的谅解书,我们都签了。

当你想到他爸爸,真的恨他不起来,觉得很可惜。他家的房子还没有卖掉,要是卖掉的话,债务大概是够还的。(微信公众号透【小昼 极昼工作室】

2.吴谢宇:母亲即便是朋友在,也会直接严厉地说“回去看书”。

谢老师是非常典型的一个仙游女人,对吴谢宇要求比较严, 我们去他们家里,有时候吴谢宇在外面玩,母亲就很严厉地说“回去看书”。吴谢宇爸爸可能对他宽一点,毕竟他搞工程,也不总在家。

“谢天琴比较传统教条,对名、利淡薄,讲话直直的,也很要强”。(微信公众号透【小昼 极昼工作室】)

3.吴谢宇:家里面的案发现场搜出很多性工具

吴谢宇家里面的“当时的案发现场,他们家那个柴火间(编者注:指杂物间)里,就搜出很多性工具。

我后来也看了一些,说他“完美主义”,这个多少跟他妈妈有些关系,因为谢天琴就是很“完美主义”的人;我后来也咨询过他那个病(性瘾)的事,当时的案发现场,他们家那个柴火间(编者注:指杂物间)里,就搜出很多性工具。

他在河南的时候,有三部手机,警方手里有一部,还没有完全销毁,还原出了很多视频,发现他购买了大量性工具。有了解这方面的专家就曾和我说,人在躁狂的时候,那方面的欲望就特别强。

吴谢宇被抓之后没有人见过他,我们找了两个律师,也都没有会见成功。他奶奶在他被捕之后半个月就去世了,本来想瞒着老人,但邻居吵吵闹闹就知道了。最后家里就剩下一个“继爷爷”。临走的时候,他奶奶还提到他,大概意思是说,你们能救他,就救救他吧。

上个月我就去把衣服什么的买了,还给他500块钱生活费,上面写了我的名字。我给他表哥打电话,他们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我说你有空给他写一个明信片,写上“爱你的哥哥”,让他觉得社会上还有人爱他。他哥哥也答应了。

我们(和同学)在一起都很少聊这个事情,大家心里都难受。对我们也有一定的影响,对孩子什么的会更加注意,自己会每天都陪孩子。我甚至想他在里面能写一本书,对社会的家庭教育能有参考价值,让我们反思该怎么教育下一代。(微信公众号透【小昼 极昼工作室】

3吴谢宇:家里面案发现场发现2具“尸体”,假人“木乃伊”在床上,母亲在床下

警方就又找,在床下找到了真正的尸体,那个才是谢天琴。而床上的“假人”像谢天琴的尸体那样,被包得一模一样。

有接触到吴谢宇口供的人和我讲,做“假人”是为了营造“仪式感”。

他说,吴谢宇看了很多西方灵异方面的书籍、电影,假人是超度妈妈上天堂仪式中的一个“道具”,超度三天后,妈妈能去天堂和他爸爸一起。

你知道,谢天琴的尸体为什么放在吴谢宇的卧室,而不是他父母的卧室吗?

看过吴谢宇口供的人说,吴谢宇杀他妈妈不在她屋里面杀,因为妈妈是很好的人,而爸爸更好,他们两个的灵魂都是干净的,他不想让血迹什么的那些脏东西玷污父母的床。这会让整个天堂肮脏,他说,希望爸妈永远是干净的人。

他试着处理妈妈尸体的头部。但后来紧张,头昏了,就放在那里。在那一瞬间,他感到恐惧,原本他想自杀,突然不想死了。(编者注:知情人士透露,吴谢宇相信人死后的灵魂集中在头部。“他一开始想抱着妈妈头去自杀。”)

当时我也去做了笔录,有知道信息的人和我讲,吴谢宇之前在北京的时候就想过自杀,在一个建筑的22楼徘徊过几次,情绪躁狂,也去看过病。有一次他回福建,和他妈妈提过一次,大概意思是想自杀。他妈妈回了一句:你想自杀?那我也活不了了,我也想死。如果你要自杀那不如我先死。(微信公众号透【小昼 极昼工作室】

4.吴谢宇:母亲在丈夫有病期间甚至连家里亲戚都不让去拜访

他们家就是“不求人”的那种。后来我才知道,吴志坚做过一次手术,当时可以选做“介质治疗”或是做切除,他们选的介质,结果没有得到有效治疗。吴志坚去世后,谢老师和我说,当时可能选错了。

吴志坚手术后恢复了一段时间,单位就在三楼给他弄了一个独立的小办公室,我过去喝茶。我说:“你上什么班?你身体这样还干嘛?赶快休息! ”他说,家里也没什么事,不要操心我啦。

有一两个月,我很忙,突然有一天,发现他没去上班,打电话听说他又生病了,我说:“去你家看你好不好?”说了几次,他都说不要来。后来问得多了,就直接和我说“我老婆不让你来”。

可能人的性格不一样,她(谢天琴)甚至连家里亲戚都不让去拜访,硬要来看,也不能住。但她在学校里对同事、同学都非常好。有次他们去我(驻地)那边玩,说说笑笑的,很融洽,但就是不提家里的私事。

后来,我就每个星期打一次电话,问吴志坚,他跟我说他越来越难受。有次,我回来问他在哪里,他说在外面打吊瓶。我赶紧过去,他很惆怅的样子,整个人窝在那边。再后来,就是接到他去世的电话了。

他大概是半夜3点半走的,吴谢宇一大早请假从福州赶回去。我们单位,加上同学,四五十人开车赶回去,吴谢宇和他母亲都没说话,一直掉眼泪。

当时他们班里的同学和我们都没上山,就站在路边商量,决定成立一个基金会。因为他爸爸不在了,少了一个经济来源,同学们就商量每年过年都存点进去,算贴补一些,这个钱,谢老师不肯过手,意思就是,这个钱留给吴谢宇的爷爷奶奶,直接给那边就好了,直到她出事之前,大概有五六万吧。(微信公众号透【小昼 极昼工作室】

5.文章摘要:关于“吴谢宇弑母案”,莫念青看过一篇自媒体文章,称“吴谢宇亲眼见到父亲出轨”、“死者谢天琴有洁癖”、“吴父去世时众同学好友捐钱被拒收”等等。这些“很多都是臆测”,莫念青说。

他太了解这个家庭了:他和吴谢宇的父亲吴志坚是高中校友,看着后者恋爱、结婚、生子,查出肝癌,直至病逝,后来他也成为“吴谢宇案”的报案人之一。在吴谢宇逃亡“诈骗”的144万里,第一笔借到的钱就来自莫念青。

逃亡3年多后,2019年4月20日,吴谢宇在重庆江北机场送机时被警方抓获。4月28日,他被移送至福州,关押在福州市第一看守所。8月12日,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向媒体表示,该案已由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报送至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时间待定。

被抓获后,由于吴谢宇已经没有直系亲属,莫念青帮他请律师、走相关司法程序,但至今未能和吴谢宇会面。

莫念青告诉极昼,“他的求生欲变强了”。之前,一位接近相关办案人员的知情人士称,吴谢宇将“杀母是为了帮母亲解脱”的表述改为“协助母亲自杀”。(详情点击查看《改口协助母亲自杀,案发后想享受“花花世界” | 吴谢宇的弑母供述碎片》)

莫念青讲述了吴家的过往和生活,他所了解的吴谢宇,以及案发过程等相关情况。

现场有两具“尸体”,吴谢宇表现出求生欲 | 吴谢宇父母密友还原“弑母案”
来源于 小昼 极昼工作室 3天前

文 | 王一然

编辑 | 冯翊

作者简介

王一然

独善其身,兼济天下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