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你永远不知道刷屏的热文里有多少故事是编的

就在三天前,你或许还想象不到如此魔幻的一幕,会切实发生在自己的朋友圈——

中国自媒体“北美留学生日报”和美国老牌报刊《纽约客》的支持者们,正互相攻击究竟是谁比谁更擅长“歪曲事实”?

究竟是谁在“说谎”?

事情的起因是8月19号,《纽约客》发布一篇名为The “Post-Truth” Publication Where Chinese Students in America Get Their News 的,对北美留学生日报团队的专题报道。

文中提到,北美留学生日报(以下简称“北留”)一篇被多家官方媒体转发过的爆款文章《我给叙利亚的朋友看除夕中国放鞭炮的视频,他哭了…》的作者Deng He,在采访中承认文章的细节“纯粹是捏造的”、“是老板让我写的”。

随后,《纽约客的原文被@加拿大和美国必读译成了中文,并在标题中直指这个在中国年轻人中有很大话语权的自媒体,是“靠编故事收取智商税”。

《纽约客》报道中译文截图

就在这篇译文短时间内刷爆了朋友圈,众人纷纷讨伐北留的“捏造”行径之时。

北美留学生日报立刻在8月21日开展反击,发表文章《西方如何歪曲报道中国?你能从纽约客对留学生日报的报道找到答案》,称“造假”的不是自己,而是《纽约客

并列举了对方的几大罪状——中文版标题故意错译;“西方无良媒体”带着目的性来采访;2月份就做完的采访,偏偏等到8月份北留怒斥香港时间时发稿;此前用“奇怪的隐喻”来“恶心中国”的种种黑历史等等。

同时在每一点下面,附上了一个微笑脸表情包。

北美留学生日报文章截图

就这样,双方你说我捏造,我说你断章取义,沟通几乎是不可能了。

虽然至今都没人站出来澄清或驳斥,北留那篇引发争议的“我有一个叙利亚朋友”的文章究竟是不是在说谎。

但在舆论场引发的争议,却一波接着一波。

支持北留的粉丝,接二连三的举例西方媒体污蔑中国时的假新闻,以证明“纽约客也不是什么好鸟”,此举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是居心叵测;

也有人表态“纽约客订阅数2013年时候才100万出头,还没有自媒体北留的订阅数多”,暗指对方在“蹭热度”。

反对者则对北留不正面回应内容真实性、只顾着和对方打嘴炮的行为,表示失望。批评其只知道“煽动情绪立靶子”、扒作者han zhang的个人资料,殊不知连人都搞错了:该记者并非21世纪前雇员,只是重名。

此外对于北留口中美国记者是“专挑敏感时机发稿”,@方可成等媒体人也并不赞同。他认为“二月采访、八月发稿并不是什么稀奇事”,核查员花长时间证实采访内容的可信度,反而更证明其严谨性。

北留晒出的与纽约客记者的聊天记录中,也提到了事实核查员(factchecker)的存在。

这不是自媒体大号北美留学生日报,第一次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了。

2019年7月29号,北留刚刚因“涉及低俗、性暗示或色情信息”,被限制跳转至公众号主页。

只因此前发布的,一篇题目异常“吸睛”的刘强东案相关文章。文中称依据警方公布的档案显示,是女方主动邀请刘强东去公寓,并在车内激吻、同洗鸳鸯浴、发生关系后一起熟睡数小时。

此文一出,立刻有网友去查阅了警方披露的149页英文档案,发现北留的文章不仅整篇站在男方的立场。

还把女方口中的“强吻”、“强行把她拉进浴室”等证词,翻译成了“激吻”、“鸳鸯浴”等带有性暗示意味的标题。

网友纷纷指责此举“对当事人来说无异于又一次强奸文化的羞辱”。事实上,在去年9月,北留自己还推过一篇《借着刘强东性侵案侮辱女留学生的人,可以别这么无耻吗?的文章。

时间回到2017年2月10日,“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的选手@文杰Jackson,还曾发现北美留学生日报在一篇揭露“外国渣男”的文章中,未经允许使用了自己的肖像。

甚至把照片和“嫌疑犯放在了一起,文章的高传播率给他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文杰Jackson朋友圈截图

“知音体”又现江湖

近三年,北美留学生日报的名声越来越大。但同时也一直在不停收到对其专业性的指责,“标题党”、“博眼球”等批评不绝于耳。

北留被指责“标题党”的内容

曲解夸大事实、脑补案发现场细节等举动,也被人吐槽过是“把白纸黑字的警方报告,写成了情色地摊文学”。

在《纽约客》的文章里有这样一句话:“不管你写什么,总有人会骂你。但尽管如此,你还是在从他们身上赚钱,就当向他们收智商税了。”

《纽约客》称是采访对象Deng He自己说的。而北美留学生日报则反驳道,这句话是Deng He形容早前被封禁的“某蒙”等自媒体同行的。

但这倒是反映了一个双方都点出的事实——

的确是有不少人在热点事件中,热衷于做贩卖添油加醋的“假真相”的生意的。

在向来真假混杂的舆论场上,这不是内地的独有现象,也不是近两年才有的事情。

去年美国传统媒体,就围剿过facebook假新闻事件;早年间的香港八卦报纸最喜欢干的,就是靠着几张照片,脑补出明星情侣的心理对白。

而伴着80、90后长大的《知音》等著名“绿皮车读物”,也是靠此在草根中深深扎根的。

“我现在看的书都是一种社会人文类的,比如说知音和故事会。”——中·罗玉凤

他们擅长的是意淫明星爱情故事的种种细节,配合着封面看着就很刺激的字眼,拨动读者的肾上腺素——

《蔡依林爱的抉择:有个骑士在默默守望》

《王菲和李亚鹏的娘:从麻辣婆媳到情同母女》

《章子怡依偎妈妈,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如今我们回头看这种文风觉得无比荒谬,殊不知翻翻朋友圈,才发现“知音体”早就有着死灰复燃、甚至掌控舆论之势。

吴谢宇弑母案中,有文章言之凿凿说他是gay,有人“爆料”他跟妓女谈恋爱。还有的称吴父出轨,并对当时的情景进行了绘声绘色的描写——

吴谢宇没有玩伴后,一个人回到家中。当他推门进去时,却看到晓芳正坐在自己父亲的大腿上缠绵。他愣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只是从书架上拿了一本吴父公司专业的工程书,关上门,去外面读书了。

吴谢宇没有玩伴后,一个人回到家中。当他推门进去时,却看到晓芳正坐在自己父亲的大腿上缠绵。他愣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只是从书架上拿了一本吴父公司专业的工程书,关上门,去外面读书了。

这篇稿子被广为流传,让很多网友都信以为真,直到陆陆续续被媒体采访中的相关人士否认。

今年7月的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某某涉嫌猥亵女童案中,一篇10万+文章在警方调查结果公布前,就对作案现场进行了细致入微的“画面描写”。

性侵女童案文章截图,发布者@喵哩国已经被封禁

上海17岁男孩跳桥事件里,这种堪比讲评书式的写作更是被发挥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公众号@今夜九零后连受害者和母亲在车内的规划已经“推测”出来了——

母亲说“想跳桥,你去跳试试看?”,于是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母亲说“想跳桥,你去跳试试看?”,于是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直接把这位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的母亲,又推到了道德的砧板上批判。而此前,所有公开的视频和事实中唯一能确定的信息,只是母子两人发生了争吵,其实细节全都来自作者的想象力。

类似的文章把真真假假的信息拼凑在一块,在合适的桥段加入一些批评原生家庭、大骂恋童癖、宣扬爱国情绪等的观点。

剧情一环扣一环着,就赚了个盆丰钵满。

以讹传讹后,洗了谁的脑?

被事实依据打脸后再回头看,无稽的推测式写作和知音体文案,颇具反智色彩。当一些热点事件爆发,真相到来的速度,追不上人们好奇心扩大的速度时,它们能够钻空子也是不可避免的。

部分警惕性不够高的看客,在不明就里之时,就更容易跟着煽动者挥舞的大旗振臂高呼。

而在一些抨击北留的文章下,还有一种声音是:“大家都知道它(北美留学生日报)是营销号,你为什么要跟‘故事会’较真?

事实上,比知音体写作在当时引发的好奇、带来的轰动更值得警惕的,其实是对舆论场造成的后续影响,和对真相的毁灭性打击。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知音》里那个像是“蹲在胡歌病房外边听来的故事。至今“胡歌和薛佳凝牵着手表白”的假细节,都在各种回顾当事人情史的文章中被当做引证流传着。

如果说当年还是大众接触信息渠道太闭塞,而对如今接收了过多蜂拥而至信息的看客们而言,就更难分清自己得到的每个信息点的来源、以及是否可信。

同样,也更容易被一个情绪最激烈、细节描写最栩栩如生的发声者牵着走,并把编的最假、却最高声的怒骂印在脑子里。

久而久之,甚至把它们当做了“真相”。

于是,17岁男孩跳河事件中那句推测的话被无数人误以为真,然后以“愿天下父母都不再用语言杀人”对男孩的母亲进行新一轮精神施虐;

于是,谈起去年的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直到今天都坚信“冷漠乘客自作自受”的人依然不在少数。即使那么被指责不制止司机活该的乘客中,有两位甚至是不满三岁的孩子。

于是至今你用“激吻、裸睡”依然可以搜到大量类似的文章,几乎都是在北美留学生日报已经删除的原文中,添油加醋了更多荒唐的细节。

发生关系两分钟,变成了全套两分钟

北美留学生日报指责那篇“檄文”的中文标题里,“编故事”、“收智商税”是恶意翻译。而在《纽约客》的原标题里,他们把这种自媒体的写作风格定义为了——

“Post-Truth”,也就是“后真相时代”。

这是一个被收录进《牛津词典》的热词,最早指的是2016年美国大选中的盛行的假新闻风潮。

后意扩大为“无视客观事实,使用断言、猜测、感觉等表达方式,强化、极化某种特定观点,攻讦抹黑对手、或博取眼球效应和支持率的行径。更狠了,也更荒谬。

若一定要给如今盛行的的荒谬行为,寻找一个体面的合理性——

或许是想在博眼球之余,达到抨击黑暗、引起社会关注、弘扬爱国情怀的目的。

只不过在用极尽夸大之事来编故事、用脑补来充当真实被揭穿之后,连这个初衷都变得无法自圆其说了。

点“在看”

多长个心眼↓↓↓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