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援非手记】药师张小花:勇战蝇蛆罕疾,攻坚药事管理

6月20日,温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副主任药师张小花所在的中国援中非共和国第17批医疗队抵达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开展为期583天的援非医疗工作。

张小花药师投入援非医疗工作中已近两个月,她用真挚的笔触记录下不悔的援非岁月……

援非药师 张小花

来非洲之前家人提醒我:“安全、卫生、疟疾、芒果蝇都是要特别特别注意的事情”在城市里生活的我没有把最后一项重视起来,以我们医护人员的卫生常识“芒果蝇”好像是很遥远的事情,但是事实并非如此。

被芒果蝇蛆虫寄生

不打麻药挑出蛆虫

▲烈日下的芒果树是纳凉的好去处,但累累果实掩映下危机四伏

在非洲这个动物的天堂中各种昆虫生活的无忧无虑。他们干扰到人们的生活也是肆无忌惮的。我们驻地外面有几棵芒果树,上面结的芒果也是又大又甜。驻地的院子是我们饭后乘凉聊天的好地方,然而问题来了。这几天我腿上突然起了个小包,红肿刺痛,昨天更是感觉里面好像有东西在肉里钻,疼痛感真是难以言表。

我突然想起电影里的那些情节,是不是就是那些老非洲们说的“被芒果蝇虫子寄生了”?是不是晾在外面的衣服被芒果蝇虫卵寄居了?我越想越害怕,想想虫子在大腿里一点一点长大,最后从里面钻出来那些电影恐怖桥段。我一夜无眠,欲哭无泪。

终于,熬到了天泛鱼白,我急忙去找队里的外科暨玲主任给我检查。虽然他经验丰富,但是对于这个在中国少之又少的特殊病例也是有点拿不定主意。他说,稳妥起见,最好切开看一下。

在中非班吉友谊医院我们这个要奋斗2年的地方,医疗条件比较差。手术室的照明不理想,室温也很高,所以我们决定在驻地房间里手术。但是在驻地做手术最大的难度在于没有帮手,需要我和医生高度配合。

他问我要不要打麻醉,我当时想,如果麻醉了,我也不好配合他。直到他再三问我:“你确定不打麻醉?”我狠了狠心说“没事,我还要配合你呢”。瞬间,我有种夜读春秋,刮骨疗伤的感觉。在他的指导下,我调整伤口。看着他消好毒,用那晃人眼睛的刀片小心翼翼割开包块中央,刀锋的寒光触碰到伤口时我竟然忘记了疼痛,注意力都集中刀口的走势上了。

看到他放下手术刀,再拿起镊子和血管钳伸到伤口里面面慢慢探查,才想起来这是我的身体,作为女生的我是不是该害怕一下?作为一个从来没见过血的药剂师,居然现在眼睁睁看着外科医生给自己做手术,我还要给他当助手配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他的手上,祈祷一定要揪出那个恶心的虫子。

时间花费得不算很多,芒果蝇被医生挑出了伤口。“可能就是它了”暨医生终于停止了在切口里的探寻,用镊子夹住一个比米粒还小的东西,对我说,“这个东西我没见过,现在也太小,不能肯定,你需要等一下,我去医院化验室用显微镜再确认一下,不行我再回来找一遍!”暨医生给我包扎好,就匆匆叫上检验科方深慧主任离开了。我松了一口气,这才感觉到伤口的疼痛。

▲这就是从我大腿里取出来的芒果蝇蛆虫,网上可供查阅的资料很少,这可能是第一次这么细致的观察它,全身布满黑色的刺状突起是他们定植在人体内的武器之一,其他生物学行为我们还会进一步观察研究。也算是我们为这个疾病诊治交出的一份很重要科研与教学资料吧。

过了十来分钟,他们回来了并确认了这是蝇蛆病。看着他们用手机对着显微镜镜头拍下来虫子的照片,队员们一个个惊呆了,家里人得知了这个情况,也吓得不轻。我安慰家人:“这其实也没什么,在来之前就已经知道这里条件差,疟疾和艾滋病很普遍,这个小小蛆虫寄生又算什么呢。”

因为蝇蛆病一般发生在热带丛林,我们之前从未接触过,于是队里马上召开了紧急会议,大家一起学习蝇蛆病的资料,并对驻地进行了消杀工作。

建立管理制度和流程

规范药事管理

蝇蛆病终于告一段落,算起来到中非已经1个月了,很多困难都是之前没有想到过,或者只是停留在想象中的。作为一名药剂师,刚接手药房工作时,我有些不习惯:这里药品摆放混乱,柜子和药品上到处积满厚厚的灰尘,柜子上、墙上布满了蜘蛛网,桌上药品摆放凌乱,还存在很多过期药品(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有些药品效期比较短,运输时间又比较长,运到中非就过期了或者马上要过期,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日常没持续做好药品的养护工作。)

▲药事管理是个学问,尤其在中非这个地方

之前的医疗队是战后复派的第一批,工作生活上遇到了很多的困难,也都是在摸索中慢慢前进,为我们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经验。我们作为继任者,应该在吸取他们的经验教训上有所改进和突破。

虽然硬件设施差,但是我想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加强药品的管理,盘点库存与有效期,及时和医生们沟通怎么利用这些数据来指导药品消耗。于是,我和医疗队队长宫贤惠主任说了我的计划,并得到了全体队员的支持。我们开了一个小会,成立了属于医疗队的药事管理委员会,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制定了适合中非医院的药事管理的规章制度。

然后,在大家的帮助下,我把柜子、桌子、窗户、窗帘、药品等逐一进行清理:把药品按给药途径进行分柜摆放(口服药品、外用药品、注射用药品等);每种给药途径的药品又按药理作用(抗微生物药、心脑血管药、呼吸系统用药等)分门别类摆放;高危药品和精神药品等特殊管理的药品,按国家有关规定设专柜摆放,有统一显目的警示标示,专区管理;拆零药品,集中存放在拆零专柜,保留了原包装的标签和效期,保障拆零药品的质量。另外,为了药品的质量,我制作了整箱药品摆放的底垫,保持药品和地面之间有一定的距离,避免直接摆放在地面上。

▲药房焕然一新,这也是展现我们中国医务人员风采的窗口

▲每种给药途径的药品又按药理作用分门别类摆放

▲高危药品和精神药品等特殊管理的药品,按国家有关规定设专柜摆放,有统一显目的警示标示,专区管理

如今在国内工作条件优越,在自己医院的药事工作已经完全实现电子化、信息化,而在这里,却连一份电子版资料都找不到。为了保障临床工作的顺利开展,记录药房的库存和效期是当务之急。我马不停蹄地手工记录每种药品名称、规格、厂家、效期和数量,按药品的摆放位置及效期的先后顺序整理出药品的电子版资料。

这些工作都是为了让各科医生能知道自己科室有哪些药品,有哪些是快过期的,哪些药品是数量不多的,可以先给必须或急需使用该药的病人使用,或者可以拆零给患者使用,可以有效利用药品资源,这样做可以避免以后无药可用的局面,还可以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

由于中非班吉医院长期处于缺医少药状态,为了可以及时和各科医生沟通,我在药房墙上贴上“效期一览表”,做到每个月的近效期药品一目了然,医师们如果开具相同药理作用的药品时就可以率先使用近效期的药品,减少药品的不必要浪费。

▲赴非前婆婆写的小诗,被队员们打印出来贴在会议室,它承载了每一位队员家属的不舍与默默支持

有人很好奇问“你怎么都不怕?”。我想说,无论是谁看到这里恶劣的环境,都会担忧和害怕,更何况我一个平时看到蟑螂和老鼠都会吓个半死的人。我承认我害怕,但更多的是拥有毅然与勇气。所有的援外医务工作者,有了大爱无疆的情怀和坚守岗位的信念,有了祖国亲人的牵挂支持,一切困难就不是那么可怕了。

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路漫漫其修远,在援非工作中也许还会有很多艰难,但我们在不断成长,再多的困难也会笑着等闲视之。

猜你想看

👇

市中西医药师赴中非,开展583天援非医疗服务!

听温州医生讲述接力“援非”的故事

供稿:张小花

编辑:叶娇慧

审核:张李琦

配图来源:张小花

本文由温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宣传统战科编辑发布,如侵权或其他疑问,请于本文发布30日内联系我们。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