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美国民间成立针对中国的“当前危险委员会”

编者按

近期,国内高度警惕一个名为“当前危险委员会:中国”的组织。该组织2019年3月25日成立,自称“完全独立和无党派”,但有明确的政治议程和目标,即,渲染中国威胁论,影响选民进而影响未来政府。该委员会多数成员拥有丰富的政府、军队任职履历,领导层与特朗普现班底存在一定联系,包括特朗普竞选总统时的早期支持者,也有以散布过激言论著称的智库创始人。虽然该委员会在美国国内媒体上曝光率不太高,风评以“不可信”为主,但先天的军政联系和背景导致其言论不可避免地影响着华盛顿政治圈。

成立意图

向美国公民和决策者渲染中国威胁,主要是中国“加快军事建设及对美实施信息战和政治战、网络战、经济战”带来的威胁,希望以所谓“事实”影响选民,推动未来当选官员采取一切可能手段,保护美国经济利益与公民安全。该委员会将中国与苏联相提并论,指称中国是美国当前面临的存在主义和意识形态威胁,需要汇聚国家安全、人权、宗教等各领域专家,以集体的智慧和能量加以对抗

主要观点

(1)中国长期寻求全球霸权,当前尤甚。

(2)中国视美国为实现目标的唯一真正障碍。

(3)中国长期利用不对称的金融、经济、网络、信息、政治战等削弱美国。

(4)通过组合利用各种硬件、战略性海外港口机场和基地、战略性矿产和其他资源垄断、航天及其相关能力、掠夺性投融资、现代化的核力量、国家和非国家代理、基于网络行动和电磁脉冲的新作战方式,中国也日益具备了向全球投送力量的能力。

(5)中国很快将成为美国的超级大国竞争对手。

(6)中国近期已成功通过多种手段破坏和颠覆西方民主社会,包括:控制和利用海外留学生、教授、科研人员等侨民;实施影响西方媒体和学术界的行动;利用在中国投资或与中国存在商业往来的企业及个人。

(7)中国窃取美国普通公民的个人信息,以颠覆他们的观念和行为。

(8)美国必须动员一切国家权力工具予对抗来自中国的威胁。

(9)战胜中国需要首先了解中国。

(10)只要中国共产党执政,中美之间就没有共存的可能,委员会更乐见中国实现和平演变。

(11)委员会将致力于使美国的决策者和人民了解中国威胁,并建议和支持政府为打败中国而进行必要的政策修正。

人员组成

委员会目前共有52名成员。从来源上看,一半以上成员曾在美国白宫及政府各部门、军方、国会任职,以国防部及军队前官员最多,占到委员会成员总数的四分之一强,国务院、中情局、白宫前官员占比次之,这其中不少官员曾跨军政界任职。这些前军政官员中很多人级别较高,比如前教育部部长、前中情局局长、前助理国防部长、前助理国务卿、前空军代理部长、前太平洋司令部情报与信息战主任等;从专业领域看,这些成员主要来源于情报、战略及外交政策领域,也包括智库专家、大学学者、律师和企业家,甚至还包括几名中国异见人士。

与特朗普政府关系

其主席布莱恩·肯尼迪是保守派智库克莱蒙特研究所前主席,该研究所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却在特朗普还是总统候选人时就已成为其早期支持者。副主席弗兰克·加夫尼是声名狼藉的“反穆斯林阴谋论者”,曾担任里根政府核力量与军控政策助理国防部长帮办,但却被排除在美苏军控谈判之外;曾被提名为里根政府负责国际安全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但代理该职位7个月即被罢免;后来创建极右翼智库安全政策中心,至今仍是该智库执行主席,不过,该智库主要活动聚焦于暴露所谓的圣战主义威胁,其很多说法已被广泛斥为“不可信”,比如宣扬美国与穆斯林兄弟会之间的联系等。2017年以来,多名与安全政策中心存在联系的人员陆续加入了特朗普政府,比如凯莉安妮·康韦2017年出任总统顾问、查尔斯·卡普曼2019年出任副国家安全顾问。创始人之一史蒂夫·班农曾担任特朗普首席战略顾问7个月,辞职后因接受图书采访发表了有关特朗普团队的不当言论,被特朗普否认关系。不过,班农被美国《时代》周刊形容为是特朗普胜选背后的“伟大操控者”。

主要活动

委员会成立不足4个月,已举行至少6场“威胁简报”活动,每次活动均已会议形式围绕一个中国威胁主题展开,邀请所谓高端人士出席并发言。其中,4月25日、5月2日、6月28日活动渲染“中国对美超限战”;5月7日、6月6日活动的主题是5G竞争,渲染中国谋求“全球数字霸权”;6月3日活动特意选在我敏感日期前夕举行,渲染人权问题。此外,该委员会的官网基本上可以看作中国威胁论的意见集散地,日常主要收集美国政府官员、国会议员负评中国发展的言论、智库和媒体的相关报告报道,以及中美当前摩擦进展等。

历史背景

据称,美国不同时期冠以“当前危险委员会”之名的组织在20世纪50年代、70年代及本世纪初共出现过3次,前两次针对苏联,第三次针对伊斯兰恐怖主义。第二次启动的“当前危险委员会”对美国政坛影响很大。1981 年上台的里根内阁,起用过33 名“当前危险委员会”的成员,分别担任国务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驻联合国大使等,里根本人1979 年也加入了那次启动的“当前危险委员会”。

初步认识

“当前危险委员会”历史上基本上扮演着集中反映主流利益集团外交政策倾向的角色。“当前危险委员会:中国”则直接将矛头对准中国,反映出美国民意对中国威胁的强烈担忧。虽然该委员会从性质上看只是一个言论偏激的民间组织,但其成立释放出中美竞争乃至对峙深化的危险信号。委员会右翼极端言论对媒体和民众的持续洗脑,以及对政府决策的不断影响,可能推动主流意识形态向排华方向持续偏转。

来源 :美国当前危险委员会网站/图片来自互联网

军事科学院军事科学信息研究中心 王璐菲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防科技要闻”(ID:CDSTIC)

人工智能

陆军

海军

空军

航天

网络空间

电子信息

核武器

基础科学

技术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