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益

“东日本大地震”以来8年:一名渔夫的灾后故事

“我曾无数次想过,那时候如果死掉该有多好”——一位来自岩手县山田町的原渔夫·大川贞男先生(77岁)回想起东日本大地震之后的日子,如是说道。

大川贞男先生经历过海啸后,左肩腱板受伤,左臂不能抬高也不能干重活,已达残疾人标准,持续了半辈子的打渔生涯也只好放弃。

被说 “不用工作也能维持生活”

2011年3月11日

发生剧烈摇晃后,大川贞男先生快速驶动停泊在大海中的渔船回到港口后,和另外4名渔夫同伴一起从堤坝眺望大海,发现海水已经退至前所未有的程度,几乎可以看到海底。“看来海啸就要来了!” 大川贞男本想立即去避难,但一听到同伴们说“不可能会发生比堤坝还高的海啸”,又站住不动了。一个人回到离大海仅100米左右的家中,正整理着贵重物品,浑浊的海水便从玄关处涌来。

回忆起被海啸吞噬的那一刻,大川贞男先生说:“像被卷入了洗衣机里的漩涡一般”瞬间失去了知觉。

大川贞男在讲述东日本大地震发生时的情况(拍摄:笹岛康仁)

等恢复意识的时候,大川贞男先生发现自己躺在已成废墟的房子的屋檐下面。抬眼望去,距内陆高台前200米左右的一切,连同瓦砾一起被冲走。大川贞男先生的小腿皮肤开裂,左手有3片指甲剥落,左臂也使不上力气。也许是被灌了很多海水的缘故,当时的大川贞男只觉得胸口难受,于是用手指抵在喉咙里,催吐了好几次。从房檐下爬出来,就听到从上边传来了有人在呼救的声音。孤独无助的他环抱着自己被冻僵的身体,去到避难场所的小学。

之后才知道在一起的另外4名渔夫同伴已经在海啸中去世了。

正在进行重建工作的山田湾海堤

大川贞男的失去神经的左手总是冰凉的。手指变细了一圈(摄影:笹岛康仁)

住院半年后,大川贞男先生及其妻子·姬子女士(75岁)搬进了镇内修建的毛坯房暂时安顿下来。但由于被海啸吞没时左肩腱板受伤,留下后遗症,成为了残疾人。不得不放弃渔夫的工作后,却常被其他人打趣:“你这样真好,不用工作也能维持生活。”

然而,看着逐渐复兴的港口,大川贞男先生只觉得自己被抛弃了。内心对亡友的罪恶感也在不断增加。渐渐地,大川贞男先生变得不爱出门,整日窝在临时住宅里。

回忆起那段日子,姬子女士说:“因为即使是亲戚也是有界限的,所以没有能一起商量的人,空有一番想努力的心情却怎么也提不起干劲。”

全家的收入来源仅剩下夫妇两人的国民养老金,存款也在不断减少。姬子女士去了行政窗口,方才得知没有专门针对因震灾造成残疾的支援政策,生活的不确定因素正在增加。再加上周围没有相同遭遇的人,大川贞男夫妇处于一种孤立无援的状态。

“但是我是不会认输的,我会继续支持他(大川贞男先生)的“姬子女士说。

大川贞男面对妻子说:“多亏了这个人,我才能向前看”(拍摄:笹岛康仁)

在灾害中致伤残疾的人,根据灾害抚恤金法可获得“灾害残障慰问金”。但是,该项法规只限定于因灾害引起的断臂断腿、双眼失明等极其严重的残疾。据调查,在东日本大地震中该项法规的受益者仅有104人。

震灾4年后,迫于生计,大川贞男先生从事了一份送报工作。每天凌晨02:00起床去上班。在姬子女士的劝说下开始打高尔夫,现在也是大川先生唯一的乐趣。

大川贞男先生说:“一想到存款就很不安。但是比起我们,希望在今后的灾害中幸存下来的人们能够得到大家的帮助。”

实际上,日本曾经发生过多起类似东日本大地震的毁灭性灾害,如阪神·淡路大地震、熊本大地震……也有许多像大川贞男先生那样灾后幸存却因灾害成为残障人士的受灾者,如大川贞男先生,他们也在为生活而咬牙坚持,为获得灾后的生活保障而努力奋斗。

“还在谈论地震的事吗。”

在1995年1月阪神·淡路大地震发生后,灾害残障人士的存在首次被详细报道。

一位住在神户市的冈田一男先生(78)。在阪神·淡路大地震中,经营的咖啡店兼自家房屋全部被毁坏,冈田先生以直立着的跪姿被钢筋泥土压住。

冈田一男经营的咖啡店兼自家一楼在阪神 淡路大地震中倒塌(本人提供)

冈田一男在经过18个小时后被救出,但已造成肌肉坏死,患上“崩溃综合症”导致肾功能衰竭和心力衰竭。由此又导致臀部肌肉钙化,坐卧困难,断了腱的右脚无力伸长,被认定为灾害残障人士。

冈田一男(拍摄:本桥敦子)

冈田一男不听使唤的右脚踝每天必须用绷带绑住固定(摄影:本桥敦子)

曾经有过自杀想法的冈田一男在经过治疗出院后,为了生活,开始在百货店做警卫工作。还因为担心会失去工作,曾一度隐瞒自己是残障人士。当得知冈田先生组织灾害残障人士集会后,他的同事却无关紧要地说:“你还在谈论地震的事吗?”

神户的集会

阪神·淡路大地震后,作为灾害残障人士之一,冈田一男先生作为发起人,召开了仅限震灾残障人士及其家属参与的“集会”。以冈田一男先生为中心,当事者们一起致力于推动政府把握实际情况和充实支援制度。

集会始于2007年,距阪神·淡路大地震已经过去10余年了。

神户市灾民支援团体“万事相谈室”理事长牧秀一先生(69岁)是冈田经营咖啡馆的常客。两人于2006年1月偶然碰面,牧秀一先生在听所冈田一男先生的情况后,深感自己从来没考虑过因灾害而受伤的人的痛苦,之后,以主办咨询室的形式召开了“集会”。

万事相谈室”理事长牧秀一先生(摄影:本桥敦子)

希望不会再出现像我们这样的人了

2010年,兵库县和神户市首次对阪神·淡路大地震灾害残障人士的实际情况进行调查,距离震灾已过去15年之久。

据残疾人手册的申请内容可了解,判明为灾害残障人士数量为349人。由于申请文件原因栏没有“自然灾害”项目,因此大部分人的残障原因没有明确记载是震灾,但该调查也并不能完全掌握实数。再按照同样的调查方法,可知东日本大地震的灾害残障人士有112人,在熊本地震的灾害残障人士有8人,但实际上,起因于震灾的残障人士远比调查多得多。

灾害残障人士的需求,到底是什么呢?

2017年2月,“万事相谈室”理事长牧秀一先生、咖啡店店主冈田一男先生等阪神·淡路大地震灾害残障人士及其家属拜访了东京厚生劳动省,并与副大臣古屋范子进行了会面。

访问了厚生劳动省,与当时的古屋范子·厚生劳动副大臣会面的灾害残障人士和家属=2017年2月(拍摄:本桥敦子)

冈田一男先生等人呼吁:“希望不要再出现像我们这样的人了”,并要求在残疾人手册申请文件的原因栏加上“自然灾害”选项,以及降低灾害残障慰问金的补助条件。

2017年3月,厚生劳动省向承担残疾人手册发放业务的都道府县下达通知,要求其在申请文件原因栏增加“自然灾害”选项。至2019年1月,日本全国范围内的都道府县都实现了修改。如此,日本政府终于具备了能够把握灾害残障人士实际情况的机制。

接受当事人们的要求,残疾人手册的申请样式终于加入了“自然灾害”的选项(拍摄:本桥敦子)

此外,牧秀一先生们还建议,在消防厅要求各自治体在发生灾害后提交的灾害报告中添加关于“由灾害引起的残障人士数量”和“残障程度”的报告。

牧先生说:“如果知道灾害残障人士的存在和痛苦,人们一定会愿意提供支援的的。这种心情,也会成为当事者从灾害中站起来的原动力吧。人和人之间是相互拯救的。”

另外,也有相关人士要求重新审视现行的灾害法制的动向。

至2019年夏天为止,关西学院大学灾害复兴制度研究所(兵库县西宫市)总结了将现行的受灾者支援法制统一化的“受灾者综合支援法”的试行方案。目标是根据受灾者个人的重建需要,扩大选择范围,在恢复复兴的过程中,不遗漏任何支援,挽救落选者。对于因灾害而遭受创伤的人,则在试行方案中加入增加灾害残疾抚恤金的支援对象等。

讨论现行受灾者支援法制问题点的研究者们(摄影:本桥敦子)

该研究所的野吕雅之主任说:“震灾残障人士,会遭受失去家园、家庭、健康等重度伤害,但根据现行法律规定,抚恤金支援条件严格,几乎所有人都不属于支援对象。通过新法案,降低残障人士的抚恤金支援条件,认同他们的存在,为其重建生活提供一点帮助。”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