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警法

【扫黑除恶】宁夏政法机关连续打掉多个"村霸"!(附6个典型案例)

2018年初,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场轰轰烈烈的除“霸”安民战争在全国打响!2018年2月,自治区党委、政府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对全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行安排部署,重点打击11类黑恶势力。其中,将把持基层政权、操纵破坏基层换届选举,垄断农村资源、侵吞集体资产的黑恶势力和利用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百姓的“村霸”等黑恶势力列入重点打击范围,打击锋芒直指“村霸”。

近日,自治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加强重点行业领域专项整治的指导意见》,对非法占有农村集体“三资”问题等14个重点行业领域突出问题进行专项整治。各级政法机关打头阵、攻堡垒、出重拳、下重手,紧盯农村涉黑涉恶问题线索,对准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各类黑恶势力,连续打掉多个“村霸”。

“村霸”倒了,人心齐了,老百姓纷纷点赞。本期,我们聚焦我区部分典型案例,带你认清“村霸”真面目。

兴庆区“纳家军”覆灭记

特征:把持基层党组织,操纵基层组织选举,强行阻工

历经一年多侦办和一周庭审,银川市“3·15”涉黑案日前一审宣判,32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年至25年不等有期徒刑。在这32名被告人中,既有前后两任村支书,也有村委会主任、村委会成员和村组队长。大新村是银川市兴庆区大新镇的一个村,在过去10多年时间里,该村“两委”这个管理村里事务的基层组织逐渐蜕变为一个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迫交易、开设赌场等诸毒俱全的黑社会组织。

随着银川城区的扩张,大新村3000多亩土地逐渐被开发,一座座楼盘拔地而起。在大新村的征地拆迁过程中,村里的“能人”纳金宝走上“政治舞台”。

随后,纳金宝参选村支书,采取请客、送礼、威胁等手段为自己拉票。“他派人在队上挨家挨户给村民送钱、送烟拉选票。”村民回忆当时的情景。纳金宝如愿当选,并一肩挑担任大新村村支书、村委会主任。上任后,他就利用职权撤掉了大新村部分队长的职务。在推选新队长时,纳金宝采用撕选票等非正当手段,扶持亲信王兵、郭向东等人当选,一步步把持了大新村的基层组织。

组织村民非法挡工、强揽工程的闹剧,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连续上演,尝到甜头的纳金宝等人愈发丧失底线。2018年3月15日,冲突升级,连前来维持秩序的民警都遭到村民殴打。

终于,一个侵蚀农村基层组织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团伙被一网打尽。“3·15”案件的成功破获,为基层组织建设敲响了警钟。

特征:家族势力、横行乡里、阻挠工程、组织闹访

今年2月,青铜峡市法院对以马自清为首的恶势力团伙多次实施寻衅滋事的犯罪行为进行宣判:判处主犯马自清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6000元;判处马存忠等4名被告人有期徒刑1年至4年不等,并处罚金。宣判后,马自清等4人不服,向吴忠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吴忠中院审理后依法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世纪90年代,马自清在外承包小工程、搞房地产,产业越做越大,成为村里的富户。2000年以后,随着市场行情变化,他的生意每况愈下,价值观发生扭曲,横行乡里,一发不可收拾。曾有一陈姓外地人在高家湖村喂养土鸡,平日里,马自清父子没少从他家赊鸡。可当他索要3.3万余元欠款时,却受到马自清父子的威胁。

2014年3月,吴忠市修建开元大道市政工程同心街道路。马自清以没有拆迁他们10余户村民房子为由,纠集马存忠、马存福煽动村民采取堆砌土坝、辱骂、殴打施工人员等方式,强行阻拦施工长达半个月之久,给施工方造成37万余元的经济损失。

凡是村上搞项目建设工程,马自清都要插手,不达目的不罢休。马自清曾经嚣张地放话:“在高家湖村没有我摆不平的事,这个村我说了算。”

2017年11月20日,马自清、马存福、何耀德来到高家湖村村委会,以拖欠工程款为由起哄闹事,马自清将村委会办公桌掀翻,3人在村委会大吵大闹,辱骂村干部3个多小时。之后,马自清等4人到利通区检察院控告申诉大厅继续闹访,对工作人员百般辱骂,导致控申大厅无法正常工作。

受尽马自清等团伙人员欺压的百姓向当地公安部门写了一封匿名举报信,请求政府依法铲除“村霸”。

最终,在强大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攻势下,专案组逐渐掌握了马自清团伙的犯罪证据,并将其一网打尽。

特征: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暴力索债、强收农田水费

今年6月15日,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石嘴山市首起“村霸”案进行公开宣判。

2003年至2018年李治国担任平罗县头闸镇永惠村水利协会会长期间,殴打他人、暴力索债、乱收农田水费,严重扰乱了当地的社会管理秩序和村民正常的生活秩序。

数年间,李治国恶行累累。2010年10月22日,李治国将同村汪某某殴打致轻伤。2014年6月的一天,李治国在同村陈某某夫妇经营的商店里打麻将,期间向陈某某借钱未果,便掀翻麻将机,抓走一把麻将并辱骂、恐吓陈某某夫妻二人,阻止其继续经营商店,连续10天不让他人到陈某某商店买东西、打麻将。2016年2月19日,李治国、李治军、李杰在平罗县城某宾馆对同村贺某某拳打脚踢,致贺某某重伤。

今年4月25日,平罗县法院对这起“村霸”犯罪案件作出一审判决,判处被告人李治国犯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6个月;被告人李治军、李杰犯故意伤害罪,均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3名被告人向石嘴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石嘴山中院经审理认为,在案证据能够证实3名上诉人的伤害行为与被害人的损伤结果具有直接因果关系,鉴定意见合法有效,原判认定李治国犯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并依法判处正确;没有证据证实被害人存在过错,3名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利通区王金玉扰乱银西高铁建设秩序

2016年9月,银川至西安高速铁路建设工程吴忠市利通区郭家桥乡山水沟村段项目开工建设,时任山水沟村队长的王金玉认为发财的机会来了。为了承揽高铁建设工程,谋取经济利益,他利用山水沟村队长的身份,多次纠集王志林、丁小平、王涛以暴力、威胁手段实施强迫交易、寻衅滋事犯罪,为非作恶,横行乡里,暴力欺压村民,扰乱银西高铁建设秩序和利通区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形成恶势力。

为了扩大团伙在社会上的影响力和势力,该团伙拉拢刑满释放人员入伙,为非法承揽工程、获得巨额非法经济利益,煽动山水沟村各生产队队长组织村民,先后多次实施阻挡施工、聚众闹事等违法犯罪活动,并对承建方辱骂、威胁,使得承建方敢怒不敢言并产生恐惧心理,被迫退出工程承包市场。

几年来,王金玉、王志林、丁小平、王涛以威胁手段强迫他人接受服务和退出特定的经营活动,交易数额1505000元,情节特别严重;多次辱骂他人,情节恶劣,4人的行为均已构成强迫交易罪、寻衅滋事罪。目前,该案已一审宣判。

海原县马正山操纵村委选举、私刻政府印章

特征:把持基层政权、敲诈勒索、扰乱村委会秩序

2010年至2018年,马正山、杨生义、杨万林经常纠集在一起,利用宗族势力,通过滋扰选举活动、干扰各代理村支书工作,采取捏造事实举报、威胁村支书、村干部等方式,操纵破坏海原县曹洼乡白崖村“两委”换届选举,控制村级政权。在白崖村推广实施优质牧草“紫花苜蓿”种植项目、实施“整村推进羊补栏”项目中,马正山通过阻挠和威胁丈量组工作人员及村支书、村干部的方式,实施寻衅滋事犯罪2起,非法获取惠农补贴资金7590元。

2016年底,在白崖村换届选举时,马正山、杨生义、杨万林利用马某某连任白崖村村支书的心理,凭借其能够控制党员选票、操纵选举的能力,要求马某某连任后“操作”其3人分别担任村会计、村主任及村监委会主任。为保证该条件能够实现,胁迫马某某为其3人分别出具5万元借条。马某某连任村支书后,三被告人未能选任相应职务,马正山遂持借条通过诉讼获得5万元,杨万林也以诉讼要挟向马某某索要借款未得逞。

2017年12月,马正山伙同杨应虎私刻“海原县曹洼乡人民政府”印章一枚,并在贫困证明上加盖该印章,先后为个人和他人骗取国家民政救助资金10500元,构成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

2019年3月14日,海原县法院一审依法对被告人马正山等人犯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诈骗罪涉恶案件进行公开宣判。

灵武“老钻”马海龙自定帮规划定势力范围

特征:开设赌场、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强迫交易

今年6月4日,灵武市法院依法对被告人马海龙等31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罪一案公开宣判。被告人马海龙被判2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其他同案犯被判1年6个月至20年不等有期徒刑。这是灵武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取得的重大战果。

2011年马海龙(外号“老钻”)刑满释放以来,利用亲友、同学等关系网罗刑满释放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先后纠集被告人杨志军、吴生广、马海洋、马伟、王保力、丁云、尤向龙、马浩、查亮、吴亚龙等人,持续在灵武市崇兴镇周边、宁东镇等地开设赌场攫取非法利益,逐渐在灵武市形成了一股恶势力。

马海龙对其组织成员采取恩威并施的管理手段,采用统一的手势和口号,通过日常管理和有组织地实施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形成了一套约定俗成和普遍认同的组织纪律和惯例,并以组织成员集中娱乐、发放工资、派发红包、提供毒品以供吸食等方式对组织成员予以拉拢、控制,最终形成了以马海龙为首,骨干成员基本固定、层级结构明确,人数众多,势力庞大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为维护非法权威,该组织在宁东镇、灵武市等地,通过有组织地实施开设赌场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支持该组织活动、发展,并大肆实施聚众斗殴、非法拘禁、寻衅滋事、敲诈勒索、故意伤害、强迫交易等多种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社会秩序和经济秩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老钻”马海龙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记者 马涛 通讯员 靳琳)

●“保护伞”

能让“村霸”在基层有恃无恐横行霸道,首先与其背后的“保护伞”有关,而这类“保护伞”主要分为宗族和“权力后台”两种情况。宗族势力往往控制村庄,很轻易就可以对异族或者反对者进行打击报复。所谓的“权力后台”,是某些上级官员有意无意成了一些“村霸”的靠山,成为“村霸”有恃无恐、无法无天的后台,对党和政府形象的杀伤力,不可低估。

由于各种制度的不完善,包括贿选、选举暴力、家庭宗族控制、黑恶势力渗透等在一些地方一直难以解决,有些坏人就靠钱开道,进入村子里的领导班子中,变成“村霸”干部。

●农村监督真空

农村基层公共安全产品相对缺乏,部分村干部利用手中的职权,把持领域,成为“审判官”,由于得不到有效监督,时间长了逐渐变成“村霸”。例如石嘴山“村霸”李治国,长期利用村水利协会会长身份,乱收农田水费、暴力索债,严重扰乱了村民正常的生活秩序。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随着基层政权建设的加强与改进,农村民主法治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的加强,“村霸”的滋生土壤将被逐渐消除。 (据央广网)

最高人民检察院原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曾指出,“村霸”是对农村一些流氓恶势力的通俗用语。“村霸”的特征有七个,符合其中之一的,一般均可归属于“村霸”范畴:

一是横行乡里,称霸一方,严重干扰破坏村民正常生产生活秩序的;

二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聚众闹事,危害农民群众利益,群众不敢惹、乡村干部不敢管的;

三是倚强凌弱、强拿强要、强买强卖,欺行霸市或坐地纳贡、结伙哄抢的;

四是有组织、有固定成员,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扰乱和危害农村社会治安秩序,严重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

五是对乡村干部不满,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或者依仗其家族、亲属势力或利用其物质财富操纵农村基层组织选举的;

六是诬告陷害,利用热点难点、矛盾纠纷煽动群众,操纵闹事,破坏农村安定团结的;

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督导进驻宁夏期间(2019年6月12日-7月11日)设立专门举报电话:0951-8737110,专门邮政信箱:银川市1999号信箱。督导组受理举报电话时间为每天8:00-20:00。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主要受理宁夏回族自治区涉黑涉恶方面的来信来电举报。其他不属于受理范围的问题,将按规定交由宁夏回族自治区有关部门处理。

全国扫黑办智能化举报平台已正式上线。举报人通过扫描专用二维码、网上搜索“12337”或者点击中国长安网、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微信公众号和微博等举报链接,就可随时随地登录举报平台,举报信息填写并提交成功后,全国扫黑办即可及时受理。

来源:宁夏法治报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