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原创 蒋玉菡明知袭人和宝玉偷试云雨情,为何还愿意娶她为妻?

《红楼梦》第六回,宝玉和房里的大丫鬟袭人初试云雨情,袭人本是贾母指派给宝玉进行性启蒙的通房丫鬟,以后也是要做宝玉的妾室的,因此当二人有了肌肤之亲时,她更是将宝玉当做自己的归属,将自己视为贾家的一份子。

袭人因为规劝宝玉搬离大观园,以防众人口舌诋毁,受到王夫人的赞赏,给了她和贾府中赵姨娘等人一样的待遇。不仅赏了她两碗菜、加一倍的工钱,又意在日后为宝玉收房。这种种的迹象都表明,袭人以后也是要做贾府姨娘的。

然而,袭人的判词中写得清清楚楚,“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袭人无缘与宝玉走到一起,嫁与伶人蒋玉菡才是她的归宿。

第28回《蒋玉菡情赠酋香罗》,宝玉与蒋玉菡初次见面即惺惺相惜,互赠礼物。宝玉以玉玦扇坠和袭人所给松花汗巾赠予蒋玉菡,而他则回赠以北静王所赐茜香国女国王贡奉的大红汗巾。他们二人的交往是非常亲密的,因而蒋玉菡不可能不知宝玉和袭人的关系,可他最后为什么还是愿意娶袭人呢?

蒋玉菡是忠顺王府戏班的名角,擅唱小旦,在清代,奴婢和优伶同属于贱籍,他们只能在本阶层内通婚。即使蒋玉菡比较有钱,即使他最后脱了贱籍,但还是无法摆脱外界的歧视。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就说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做了总镇的官员,因为是像姑出身,所以只能娶丫头和妓女。蒋玉菡的情况亦是如此。

而本该是贾府姨娘的袭人,却因宝玉的出家,却因有实无名无法留下,离开贾府是她唯一的选择。说完这些后话,我们再来看看曹雪芹早为袭人和蒋玉菡姻缘所埋下的伏笔。

第28回,冯紫英设宴,贾宝玉和蒋玉菡初相识,席上行酒令,蒋玉菡手执木樨吟道:“花气袭人知昼暖。”彼时蒋玉菡并不知有袭人其人,而无意间却道中了袭人名字,冥冥中二人缘分由此结下。

席上宝玉赠给蒋玉菡的松花汗巾原属为袭人所有,而蒋玉菡所赠的那条“血点似的大红汗巾子”,夜间宝玉却悄悄系到了袭人的身上。宝玉此举,在象征意义上,等于替袭人接受聘礼,将袭人终身托付给蒋玉菡。

所以,不管从缘分还是社会地位来说,袭人和蒋玉菡的结合,既是一种既无可奈何,却又相对美满的结局。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