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顾问 | 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当庭暴毙,死因蹊跷?

来源:新闻晨报 首席记者:顾文俊

来源:新闻晨报 首席记者:顾文俊

穆尔西的上台可以说是2011年那场席卷西亚北非的剧烈动荡的产物,然而,这位埃及历史上首任民选总统只执政了一年就被罢免,推翻他的是比当初反对穆巴拉克更大的声浪,迎接他的则是望不到尽头的审讯和牢狱之灾。

17日,67岁的前总统穆尔西在出庭发表了5分钟的自辩后,骤然倒地,不治身亡,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完成了人生的谢幕。穆尔西之死,死得是否蹊跷?

《顾问》本期访谈嘉宾:中国社科院 西亚非洲研究所 首席研究员 贺文萍

《顾问》本期访谈嘉宾:中国社科院 西亚非洲研究所 首席研究员 贺文萍

悲壮的落幕?

顾问:医学报告显示,尸体没有外伤痕迹。他是在休庭期间和其他数名受审嫌犯一同待在铁笼中突然倒地、不省人事的,送到医院已经死亡。死得蹊跷吗?

贺文萍:报道说是心脏病发作,他长期患有糖尿病等疾病。当然,外界也有要求调查的,在他被关押的6年里,有没有正常服药,对他的人道主义对待有没有落实,要知道,糖尿病患者如果被停药,状况就会越来越糟。

现在也有不少阴谋论,拿他的死跟阿拉法特之死作比较,猜测会不会是慢性中毒。不管怎么样,他毕竟是英年早逝,很多人也拿他和现年90多岁的穆巴拉克作比较。而且,去世的地点是在法庭上,死前发表了5分钟的讲话,声称为了合法性愿意做出自己的牺牲,话音刚落还真的就“牺牲”了,更添了一份悲壮,“埃及首位民选总统”以这样一种方式完成生命的落幕,不能不让人唏嘘。

顾问:报道说,他在发言中警告说,他可以披露“许多秘密”,这可以保证自己被释放。但他在庭上没有公开说明,发言完毕后,倒在了笼子里。这个细节引起外界的猜测,会是什么样的“秘密”?这个话跟他的死有没有直接关联?

贺文萍:他讲完这个话之后倒地,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给他喝任何东西或者注射任何针剂,所以不太可能是因为他讲了什么话被封口。

倒是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因为他当庭陈述的时候情绪比较亢奋,而心脏病患者是不宜情绪激动的,是不是心脏病引起,只要解剖一下就知道,不过,按照伊斯兰风俗,死后都得迅速下葬。

至于他声称可以换来释放的“秘密”,我想这些秘密可能是穆斯林兄弟会残余势力的行踪,而不是不利于塞西政府的“秘密”。

现在,穆兄会被当局定性为恐怖组织,穆尔西的意思应该是,他轻而易举就能说出一两个这方面的秘密,足以让自己“立功”获释,但是出于信仰、意志和忠诚,他不愿做这样的苟且之事,而是要证明自己人格的高大。

顾问:回过头来再看当时的乱局,2011年,1500万人聚集起来反对穆巴拉克,后来穆尔西上台执政一年,街头抗议穆尔西的人数上升到了3000万。他确实不堪重任吗?还是老百姓压根儿就不愿意多给他时间?

贺文萍:埃及这些年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权力沉浮,其实都是三股力量的合纵连横,分别是军人力量、宗教力量、世俗力量。

第一次革命(2011年)是宗教力量与世俗力量的联合,把代表军人力量的穆巴拉克给拉下台,穆尔西就是在此情势下以微弱的优势当选,埃及社会再次被撕裂,加上穆兄会的胃口越来越大,权力之手伸到了媒体、法院甚至军队,导致很多对他不满的世俗力量转而又和军人力量结合,将其推翻。

街头的3000万抗议人群其实未必都是反对穆尔西的,也包括穆尔西的支持者,但混乱之中也分不清谁是谁了。最后军方出手,塞西实行铁腕统治,把穆兄会赶尽杀绝,也曾因此引起抗议,当局则用武力清场。闹来闹去,国家也没变好,大家就觉得,还是稳定最重要,只要能稳定,有个强人统治也不错。

顾问:穆斯林兄弟会指责称,在恶劣的监狱条件下生活多年的穆尔西相当于是被埃及政府所“暗杀”。穆兄会要求对穆尔西之死进行国际调查,并呼吁埃及人在世界各地的埃及使馆举行抗议。这个呼吁会引起大的响应吗?

贺文萍:恐怕不会有多大的响应,穆兄会现在的力量并没有它想象得那么大。也不会有任何国际组织来开展调查,除非埃及又爆发大规模的街头抗议,像革命时期那样表达对现政权的不满,以穆尔西之死作为导火索爆发埃及第三次革命,但现在并非这种状况。

首先,穆兄会力量薄弱,有的甚至据称已与恐怖组织合流,很难再聚集起那么大的人群;同时,当局实施了紧急状态,任何人组织任何集会就会被抓起来;再加上穆尔西被关押的这些年,在国际上并没有获得声援,不像当年曼德拉被关押期间,每年都有声援他的活动,穆尔西基本上是被遗忘了,曼德拉的反种族隔离理念可以引起全球共鸣,穆尔西即便把牢底坐穿,也没有什么值得国际上共同捍卫的主义和原则。

他的死最多只能换来一些人生无常、成王败寇的感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