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他是唐朝功臣,皇帝高兴时为他立碑撰文,生气时就要抹去他的功绩

元和十四年(819年)七月,唐宪宗下诏磨去韩愈撰写的《平淮西碑》,命其他翰林学士重新撰文勒石。一时间,天下物议纷纷。

安史之乱后,唐王朝像是返回了春秋战国,藩镇纷纷自主开来。一些藩镇不仅自己任命属吏,连节度使这样的一把手也自行废立。蔡州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自从建中四年(783年)淮西节度使叛唐开始,蔡州一共经历了三姓四将,并进行了长达半个世纪的军事准备,时刻准备着跟朝廷翻脸。

唐宪宗是个有施政理想的皇帝,他不顾朝中多数大臣的反对,在宰相裴度等人的支持下,下诏对蔡州用兵。最初几年,双方互有胜负。元和十二年十月,裴度部将乘敌不备,在风雪掩护下昼夜行军,突袭叛军老巢,活捉叛军首领,结束了长达五年的平叛任务。同时,裴度还建议唐宪宗分清首恶与胁从,严惩首恶,从轻处理一般军官与士兵,愿意回乡的一律放行,蔡州因此得以稳定。

这场战争结束后,唐宪宗封裴度为晋国公、金紫光禄大夫,并授意韩愈写了《平淮西碑》,勒石竖于汝南城北门外,以表彰裴度的不朽功勋。然而,《平淮西碑》竖立不久,裴度就与唐宪宗因宰相人选问题发生了激烈冲突。

按唐制,宰相由数人组成,入驻门下省的政事堂。裴度平乱后,在朝宰相共有四人,其中裴度主持朝政。元和十三年七月,两位宰相调出,九月,唐宪宗任命两名财政官员替补宰相空缺,但裴度反对这两个人出任宰相,因为他觉得他们不称职。裴度在淮西前线主持军事时,负责后勤供应的就是其中一位,军队在前方节节胜利,后勤保证却时有时无。另一位长期手握财经大权,而裴度觉得管钱的人少有廉洁的。于是裴度拉着剩下一名宰相的手,在延英殿当面向皇上表示万不可用此二人。唐宪宗没有同意。裴度回宅后一夜未睡,连夜给皇帝上疏,他在奏章中称那两位候选人是“市肆商徒”“佞巧小人”,一旦将他们放到相位上,一定会“中外骇笑”,甚至“亿万之众离心,四方诸侯解体”,说到激动处,还直接批评起皇上来,最后甚至以挂冠而去相要挟。

读了这篇上疏,唐宪章愤怒至极,他对周围的人说:“裴度党见太深,如此激讦之言岂是君子所言?”自此,唐宪宗逐渐疏远了裴度。元和十四年四月二十九日,唐宪宗将裴度赶出京城,任命其为河东节度使。这样做还不解气,三个月后,唐宪宗又下令磨掉韩愈写的《平淮西碑》。

宪宗下诏磨掉《平淮西碑》,表面的理由是参与裴度平叛的将领与将领家属对碑文所写的内容有意见,实际上是要向裴度使些“脸色”,借此警告裴度。幸好唐宪宗是个有作为的皇帝,因此,他的“脸色”使得还算有限度—只是皇帝可以随意向大臣使“脸色”,大臣却无可奈何,那天下自然也就成了皇帝一个人的牧场。

有趣,有料,有深度

关注公众号淘历史,和T君一起读历史

作者|游宇明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