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你还相信爱情吗?相信啊……

一个多月前随着朋友去了一个偏远的农庄,地儿虽远,但是景色优美。

山水相依,绿植盎然,清湖游鱼,山庄门口有条三四米宽的铁桥,桥边有个离地三米高的亭子,顺着陡峭的阶梯往上爬,站在有些摇晃的亭子上,周围美景尽收眼底。随着水倒流的方向一路走到底,是一个大坝,大坝四面被巨石山围绕着,石山上面的树木苍翠欲滴,大坝水一直绵延而上,山体一侧有一条一人宽的裂缝,四周绿意更浓。

思绪飘飞,顺着裂缝穿延而入,起初裂缝很小,仅仅够一人侧身而入,往前行进二十米,缝隙变大,视野变的宽敞许多,四周的石头像是被人工斧凿过一般,又似天然促就,鬼斧神工之间苔藓横生。继续前行十几米,裂缝再次宽敞,足足能够容纳三五个人同时行进,缕缕阳光从上方缝隙抛洒下来,点点星光,在青苔碧石上欢欣雀跃,视线前移,不远处隐约传来一阵嘈杂的人声,语言中透漏着古朴之气,微微人影闪动见,惊起浪花一片……

同行的朋友呼喊一声,“太阳又照起来了,有些热了,回去吧。”

思绪拉回之间,再次回归自然。

中午是在农庄吃的饭,同行的有位朋友是做娃娃鱼的,带了娃娃鱼,在我的印象中,娃娃鱼跟美人鱼是混淆的,看到成品时候,我有些懵,原来端上桌的碟子中的鱼跟普通的并没有什么区别,入口有些粘稠,但是嚼劲很足,肥瘦配合,别有一番风味。

农庄的主人是个六十几岁的大叔,旁边是合伙人,酒过三巡,我说,“问您一个问题,希望大家不要笑。”

饭桌安静了下,我转头看向他,“您还相信爱情吗?”

场子紊乱了一下,瞬间爆笑。

大叔笑着喝了杯酒,“我相信”。然后话题由大叔控制,一直在聊他的感情史,足足聊了一个多小时,整个过程我并没能完全理解,大叔一直用的家乡话,而我并不是很懂,只能全程配合着傻笑着,或者点头肯定端着酒杯敬一杯酒,继续傻笑着。

直到很长一段时间后,有朋友找我聊起婚姻中一些问题的时候,我又一次想起这位大叔,朋友的婚姻经历很坎坷,我听到的时候想到了那句话,“爱,是一个人孤独的游戏。”

朋友问我,你为什么一直都不找个女朋友呢?该找了,每次我的回答都是,找不到,没房没车没存款没才华没颜值,哪家姑娘看的上我嘛。每每如此,朋友都会笑着,直到有一天有一个阿姨,我忘了她多大了,也忘记了她是哪位了,她说,其实你不是找不到,而是你眼光太高了。阿姨说到这儿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其实也不能说眼光高,而是你想找的人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普通的这种交往的情侣关系,对象关系,你肯定不甘于平淡的这样去跟一个人过一辈子,你想要一个能够有精神层面沟通的人。

我没有否定。

说话间,桃源的心理学会的谢妈妈突然联系我,我们两个每次打电话的开场白都很简单,“HELLO HELLO ”,然后就是互相大笑几声。

谢妈妈说,找到女朋友了吧,我说,你怎么知道呢?她说,我肯定知道咯。

只可惜没有咯。找不到的。我说。

谢妈妈说,给你介绍的那么多,没一个成的?

没有。

然后简单聊了几句后,约好明天来长沙过来家里吃饭够就挂了。

医院的一个姐姐调侃我,你喜欢成熟型的还是可爱型的呢?姐弟恋接受得了嘛?

我说,我喜欢喜欢我的。

医院姐姐笑道,“有些小自恋哈”。

聊起医院姐姐的婚姻观的时候,姐姐说,自己想找一个能够跟她心灵沟通的人,灵魂可以碰撞出火花的那种,或者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我说,“心灵沟通,那就是不仅仅将爱情局限于普通的身心层面的满足,更多的是精神层面的水乳交融”。

姐姐说,知道我下一句要说什么吗?不等我回复,她又说,已经存在了。

我有些惊讶,还真有?

她说,“真的有,我比你多吃了8年饭哦,在你以后的这8年里面应该会碰到这样的人的。”

“其实我并不想碰到这样的人。”我没有犹豫,“感情中最有趣的就是朦胧美,什么都知道了那么这个朦胧就没有了,同样的惊喜也没有了,起初也许会存在,但是时间长了,总会厌倦,感情归于平静后再次创造吸引力,很难,因为彼此太熟”

早上的时候有个大学的同学联系我,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你在感情中经历过最无奈的事情是什么?”

我说,“在自己最无能为力的年纪,遇到最想守护一辈子的那个人”。

同学突然将微信聊天改为语音,我接了,他的语气有些急促,我也是。

“遇见了?”我说。

嗯。

很简短的一个嗯,却包含着浓浓的无奈,语气具有强烈的穿透力,直接刺激着一个人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他以前没有感情经历,所以我想,我理解他,并且他知道我理解,所以第一时间联系了我。但是我没有办法给他更好的答案,也没办法去解惑,因为我想,这段经历是需要他自己去领悟的,每个人都是这样痛着爬过来的。

就比如……

你还相信爱情吗?

相信啊,我只是不相信我还会遇见爱情而已。

很早以前,也许是我刚刚接触爱情的时候,我坚信不疑的是,爱情就是两个人在一起,一直走下去,并且我一直坚持,每个人都会遇见爱情,所以当时我对爱情的定义是八个字,“走走停停,相扶相携”。直到后来,有一段时间,我推翻了这个想法,在一起,相扶相携,把对方宠成一个小女儿,并不是真正的爱情,爱情不是一个名词,而是一个动词,就像两条线,只有向着同方向并且在同一条轨道上,才能够更快的相交,完全的融入,持续的蜿蜒到每个角落,如果仅仅是一方不停的走,就算是到了终点,那么也会累到精力全无。

后来啊我觉得,爱情就是,你在笑,她在闹。

再后来,我说,当我看到她,听着她的经历,心疼到想要保护她,并且她也愿意的情况下,才是最完美的。

她的出现,就是这样,不管是一瞬间的还是长久存在的,我都愿意帮助她跨过心理潜藏着的那些不堪的往事。

就像是,想要扮演一个救世主一样。

即使,只有一瞬间。

仅此而已。

去年老家的一个朋友找我,第一句话是,介绍个女朋友吧。

我有些诧异,怎么想到我了呢?

朋友说,你身边女孩子多嘛。

我说,先不说我身边多不多,就算有也不会在老家嘛,虽然我身边的确很多,但是我们都是兄弟姐妹,我也介绍不了。

时过境迁,白驹过隙,那个农庄再也没有去过,如果我一个人的话,肯定是找不到的,当时思绪飘飞时候也许会步入的桃花源未来也不会再出现。

身边的朋友单身的越来越多,离婚的、恐婚的、找不到的、互相安慰着高呼着单身真好的、又叹息着大家都是孤独的人,真的想有个人能够陪伴着的、亦或者是被感情伤过,一直在逃避着的、再或者是像……

你还相信爱情吗?

相信啊,我只是不相信我还会遇见爱情。

而我,愿意,相信,并且也会遇见。

也许,很快。

也许,需要一辈子。

心理咨询师:魏晋斌

2019年6月15日

备注:文中所有图片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谢谢。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