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一个被俘“黑猫中队”飞行员的人生轨迹

国民党败走台湾后,在美国的扶持下,台美双方1958年合作成立空军第34中队与第35中队(因队徽图样,前者又被称为“黑蝙蝠中队”,后者则称“黑猫中队”),分别负责低空与高空侦察大陆的机密任务。在合作过程中,由美国中情局秘密提供飞机、器材、训练、后勤,台湾则提供飞行员与基地。至于侦照成果,则由美国优先取走,送往琉球美军基地冲洗判读,台湾初期仅能留存一份拷贝。

因为任务的机密性与危险性,通过选拔的台湾飞行员俱属一时之选,待遇也颇优渥,享有比一般台军飞行员高出三四倍的津贴,不过阵亡率也颇高。如某“黑猫中队”先后有28名队员结训,但最终活下来的仅有17名。尤其是“黑猫中队”所驾驶的U2高空侦察机,在结构与逃生设计上有很大缺失,稍不留神即容易失速或解体,操纵十分困难。加上大陆解放军后期提升雷达与地对空导弹的性能,U2侦察机难以像初期如入无人之境般来去自如,更使飞行员往往有去无回。

作为“黑猫中队”驾驶员的张立义出生于江苏南京,打小就在日军侵华的铁蹄中流亡,其父亲更于南京大屠杀中惨遭杀害,因此很早就立下保家卫国的志愿,1943年小学毕业后,张立刻进入四川的空军幼年学校就读,接着再随国民党政府撤往台湾,并成为最早换装F-84喷射战斗机的优异飞行员之一。到了1963年底,张立义被征调赴美秘密接受U2侦察机的训练。尽管张立义视能参与此任务与驾驶新锐机种为无上荣誉,但也坦言任务指示概由美国擘划,“我们的角色只是一个照着他们的路线图去飞行的‘司机’,不但有关U2的机械结构不让我们深入了解,连照相工作也只需照着他们指令按个钮。自己所拍的‘成果’我们不得而知,也从不过问”。

1965年1月10日,张立义奉令航向内蒙古包头刺探大陆研发原子弹的进度,没想到才经过呼和浩特没多久,张立义忽然遭解放军发射的萨姆-2防空导弹(SA-2)击中,侦察机顿时爆出一团火球,张立义下意识地紧急启动弹射,自7万英呎高空坠落。等意识较清醒后,右臂中弹的张立义这才发现身处茫茫白雪之中,只得用降落伞将自己裹紧御寒。当晨曦渐明后,张立义勉力拖着冻伤的双腿,前往远处一个飘着炊烟的村落求救。最后在闯入某间蒙古包时,张立义再也撑不住,径自往炕上昏厥过去,令正要打开炉灶准备做饭的女屋主大惊失色。

张立义苏醒后就已经被解放军所俘虏。他原以为会受到拷问折辱,但没想到不仅给他治伤,还很有礼貌地给让他吃了一顿热腾腾的食物,始终没有受到任何令人难堪的屈辱。

1月12日,解放军特地派专机将张立义接往北京解放军空军总医院治疗,保住了张立义濒于坏死的双脚与挫伤的脊椎。 在羁押期间,张立义享有每天1元的伙食标准。同时学习《人民日报》、《北京日报》、《毛泽东选集》等刊物。

1970年3月,张立义忽然接到通知被释放,并派回南京马前村充当人民公社社员。张立义虽因无法返台见到爱妻感到无奈,但随即因重逢阔别27年的老母亲激动对泣。母子相逢的当晚,张立义母亲还特地做了红烧鸭,张立义回忆道:“这是我幼少时最喜欢吃的家乡菜,母亲还没有忘。27年前,在重庆离开母亲到空军幼校去报到的那一天,她为我烧的,也是我终身难忘的,就是红烧鸭”。就这样,母子重续因战乱被迫中断的天伦之乐。且更幸运的是,南京马前村村民虽知道张立义是“蒋匪”飞行员,但仍细心呵护这位归乡的游子。

1975年6月,张立义被解放军空军总部调至南京钢套厂工作,结束农村的劳动改造教育。1981年2月,张立义又被转至南京航空学院实习工厂,担任教学组副组长,不久后还因表现优异而升任工程师,待遇大幅提升。紧接着1982年8月,《人民日报》忽然报道张立义与另名遭俘的U-2飞行员叶常棣尚在人世的消息,大陆批准张立义与叶常棣可经香港返台,并提供他们在香港居留期间的生活费。

然而,台湾坚决阻止张立义与叶常棣返台,甚至连拒绝的理由也不给,令张、叶灰心不已。最后在已转任华航机长的前“黑猫中队”队长杨世驹的奔走下,才联系上曾主管U-2计划的美方人员,最后由美国中情局暗中将两人带往美国生活,并给予优厚的生活费与职业教育。直至1990年后才被允许返台。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