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择卿长待,鹤发苍颜

下午的时候打开电脑,对着电脑看了好久,没有找到写文章的灵感,索性,换了衣服出去。

不知不觉间就去了每次都拒绝朋友邀请的烈士公园,在我的意识里面,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墓碑丛生的地儿,虽然风水好,但是阴气重,不好。

没成想,过去以后被美景所震撼,波光粼粼的水面,涟漪荡起不断的冲洗岸边小亭,水中的小岛显得格外孤独,乌云一会儿退去一会儿又遮住太阳,微风儿戏谑,风尘,碎了。

回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突然就想写点什么,嗯,应该是关于爱情的,也有可能不是,名字打出来的那瞬间,实际上我有点迷茫,因为我没有看懂名字是什么意思。

有一瞬间记起来一个故事,关于朋友的,记忆中我后来帮他写过一篇小文章,也许是告白文,也许不是。

如若可以,我许你灯前塌下,即使百转千回,亦将鬓白相伴,许是那深情、许是那流连、许是那余生以及看到你后醉了的我的风尘。

天真等了小哥十年,长白山下,青铜门外,一个苦苦等候,一个生死未卜,殊不知,等待的不仅仅天真一人。

杨过等了小龙女十六年,断肠崖,断崖外,一个孤独寂寥,一个历经沧桑,一个似若神仙,一个苍颜白发。

阴贵人等了刘文叔十七年,一个征战沙场,一个视死如归,一个独居闺房,日日思君不见君。

那日我说,当年一见你,心里一些东西就变了,没有俗气的小鹿乱撞,没有激动地说不出话,也没有惊慌失措的眼神逃避,只有一瞬间的踏实,那时心里默许,是她了,就是她了。

许是你明了了,掩面而笑,这一笑,寒冬腊月,冰雪消融,春天破土而出,我说,你真好看。

虽是美人入怀,风尘都黯然失色,只可惜,年岁作乱,匆匆别离。

那年你十七,我十八,我拥有了全世界,我失去了我的世界。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呐。

这一等就是七年,没有心猿意马,没有灯红酒绿,只有七年前心里的默许,是你了,就是你了。

有时想想天真、想想杨过,想想阴贵人,心亦释然,才七年,才七年,才七年呐。

那日,你流泪了。

才七年,不久,不久。

我说,如果可以,请容我青灯执笔,许你一纸长情,今生,为你书尽这天下情义,为你吟遍那诗情画意,为你千回百转携手路过那悠悠人生。

泪珠未尽,你笑了,说:

好。

其实当时写完,隐约记得我陷入了一刹那的空白,没有任何的依据,就那一刹那,好像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满眼的迷茫瞬间倾巢而出。

我前几天笑话糖糖,我说,丢人不,你是被你老公从公交站捡回去的,以后啊等你们老了,就可以给你儿子说,妈妈当年是被你爸爸在公交站捡的。然后仰头45度,哀叹一声,这一捡就是一辈子。

说着摸摸孩子的头,以后啊千万要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因为妈妈到现在都相信爱情的存在。

孩子懵懂的点点头,为什么妈妈是爸爸在公交站捡的呢?公交站能够捡到媳妇儿吗?我也想去捡一个。

……

其实后来想想,多美好的一个场景,大雨滂沱,糖糖一个人在公交站瑟瑟发抖,白马王子从远处驶近,顺其自然,在一起,结婚,生子,到老。

很久之前朋友说,撩妹的重要性在一个“撩”上面,只有情绪动了,心才会跟着动,毫无偏差,我突然就想起了前年学校一位我很尊敬的老师写过的一篇文章《如何追她会成功》,第一张图就是,“你会喜欢我吗?不会啊,那我教你好了。”文中重点只有四条,第一:看恐怖电影的时候;第二:在101层的屋顶;第三:蹦极的时候;第四:一切恐怖的时候。

解释很简单:在危险的状态下,去甲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心跳加快(情绪唤醒),这种反应与对一个人动心是一样的,当事人会对这种反应进行错误归因,认为自己是对对方动了心,所以表白的概率增加啦!

实际上跟朋友说的“撩”是一个道理,情绪的调动,就是爱的萌动。

朋友说,这个过程最难的就是,若即若离,理她的时候你要站在她的立场,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离的时候,你要站在自己的立场,凭什么总是我找你,凭什么一直让我主动呢?

凭什么呢?

凭心动的太快。

去年写过一篇文章《友达以上,恋人未满》,里面有这么一个案例,有个朋友失恋了,原因是自己的另外一个朋友为情所困,夜不能寐,天天沉浸于往事中,无可自拔,希望能够得到心理干预,尽快脱离“苦海”。当时我更想说的是:“当你们分手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脱离了苦海,你所有的郁郁寡欢只是拿着不甘心在哪里刺挠自己的心,因为你想不明白一点,为什么我这么好,而她就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呢?当年的海誓山盟呢?海枯石烂呢?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呢?”都是扯淡“哪对情侣在一起之前不都是对着这个天,对着这个地,扯着脖子在哪里大声喊着爱你今生今世,然后随着时间的飘移就变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升官发财死老婆呢。”

可是我不能这么说,而我的回复是:“感情的事儿,每一次的咨询不是为了挽回就是为了寻求放下的方法,可是挽回跟放下都很难,这是一段经历,一段感悟更是一种习惯,都是需要自己去慢慢领悟和感受的,也许某一个点就触及到了,然后走了出来。

当你去思念去刻意的控制自己不联系刻意的想要寻求放下的时候,已经将自己逼进了一个死胡同,你需要做的并不是放下,而是拿起来,不能放只能拿着,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任由事态自由发展。

我说,你想念的时候就让自己去想,去看看她的动态,感受她的生活,去联系她,打个招呼,去接纳自己的痛苦,不要抵抗。接纳痛苦就是接纳自己。”

当时感觉很有哲理,就像,“有一种境界叫舍得,有一种心态叫放下”是一样的。

直到自己后来经历以后,才发现,全是扯淡,此等境界,此等心态那还是人吗,简直是神,不,超神。

想想多少人给我说过自己的爱情故事呢?拿着前任的毒苹果来荼毒现任,还要扯着大红嘴唇笑着问,好吃吗?再或者是,每天喝着自己的茶,偶尔出去偷尝一下别人家的酒,还要深情款款的说着,爱情是茶,偷情是酒,茶不能断酒不能少。再或者是,泪眼婆娑,尘埃落地,三观不合,相拥离别……

前段时间有一天晚上无故失眠,凌晨三点多索性爬起来,翻看朋友圈的时候突然发现曾经写过的那部很长的小说,《你我只是落地尘埃》,33万字,电子版售价18.4元。我已经忘了这本书里面写了什么,只是记得,当初写了很久很久很久,后来签了版权转让,了无音讯,除了偶尔在电脑里面看到底稿,我也不知道怎么去看完完整的它。那天晚上心血来潮,我读完了最后几章,结束以后心里莫名出现一句话,“当年真能瞎掰扯,险些把自己看心动”。

其实下午的时候,我并不仅仅只是看到了这些,我还看到,远处跑步的人儿,记得当时还想,这个时间跑步,不怕中暑?我还看到三个女孩子身着古装带着相机拉着一只小白狗在凉亭附近拍照,还看到吃完晚饭开始跳广场舞的大妈以及渐渐人多起来,路灯开始闪耀的园景。

后来朋友跟他的她并没有在一起,那篇文章并没有带来什么喜讯。

糖糖跟她老公过的很幸福,每天在家看看书、带带孩子、打扫打扫卫生、做做美食、跑跑步,过的很舒服,而且最近一直在写作班学习,对我指导很大。

之前给我说学会“撩”的朋友至今没有结束单身生活,还在孤单寂寞的边缘徘徊着徘徊着徘徊着,苦苦等候那个对的他。也有可能是对的时间。

当年大学那个老师我再也没有看到过她写的文章,只是偶尔看她朋友圈的时候才知道,她都在国外,而我们好久没有联系了。

我写的那些文章、那些故事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只是每次写完让我心情很好罢了,除非文章中的故事很感人,否则我会点根烟,粗略的看一遍,然后关了文档。

朋友之前问我,在干什么呢?我说在写一篇文章,他说写的什么,我截图一张,朋友回了五个字,“你这是观后感”。

也许的确是,也许,它仅仅是一时的所感。

都不重要了。

择卿长待时,鹤发苍颜后。

归途。

心理咨询师:魏晋斌

2019年6月13日

备注: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