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既然不寄信,要邮票有何用?

2019世界邮展点燃了初夏的武汉。开幕式上,人潮涌动,人气爆棚。官方预计8天展期内,参观人数将达到40万左右。不少参观者从世界各地赶来武汉,只为一睹小小邮票的芳容。

如此盛况很是出人意料。在更多普通人眼里,我们不是已经与邮票告过别,目送它远走了?

如今的社会,超出了邮票的想象。人正在成为亿万个数据点,组成世界上空巨大的无形之网。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将地球的此地与彼地随心所欲的即时相通,共享同一时刻。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的诗意,遥远到我们已无法代入,车马慢书信远的情感发酵,也很难向今天的互联网原住民解释。技术革命带来生活方式颠覆,正在成为我们认可的时代发展定律。我们告别了蒸汽机、胶卷和无数“旧”技术时代的产物,就像我们不断向竹简、毛笔、马车、牛耕告别一样。

世界第一枚邮票诞生于1840年英国,正是工业革命兴起之时,信件代表的便捷信息交流互通,成为工业革命新要求。邮票的问世,让当时按纸逐件计价的高昂邮费大大降低,信息互通既可能,也可用。作为邮费计价标签,邮票从此开始了它长达100多年的世界穿梭旅行。

1840年英国发行的世界上第一枚邮票“黑便士”邮票

从何处来,复何处去。信息技术革命浪潮之下,邮票理所当然成为过去式。既然不寄信,邮票有何用?

十年一度的世界邮展,是世界顶级邮票交流盛事,对集邮爱好者来说,固然是躬逢盛会,对普通人而言,却是一个视野的全新转角处,在这里,充满诧异与惊喜,与更美的邮票重逢。

邮票很小,只在方寸之间。正因为小,更能浓缩美学价值和艺术价值。邮票由国家和地区发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总会把时代与地域中最美的东西呈现于邮票,于是有了时代价值、教育价值和收藏价值。

邮展开幕第一天,无数“邮盲”涌入国博。是的,即使看不懂一张邮票的标记,估不出它的价格,也不会妨碍被它的“好看”震撼。

在庚申年8分猴邮票跟前,很多人不会知道,这张图出自画家黄永玉之手,由名家雕刻制作,是新中国第一张生肖邮票,也是新中国增值最快的邮票,但这并不妨碍,无数人被这张邮票绊住脚步,一个凝视中被邮票里金猴的眼神深深打动。

是的,我们不懂集邮,但我们还是会对酷似马克思的马克思集邮高手会心一笑。

这就是美的魅力。越美的东西,越可共鸣,越有可交流性,这也是世界邮展规模越来越大,人气越来越旺的原因。在这场世界级的文化盛会上,语言不通有什么要紧,邮票一指,心有灵犀,交流与共鸣尽在不言中。

从此处的邮展往回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由时光孵化蚕蛹般的邮票蜕变史。与邮票的重逢,未必不是我们急速变迁的快节奏社会中的一曲慢板,不必着急,有些东西,时光自会为我们留存。

昨天上午

《中国2019世界集邮展览》

评论员:鲁珊 长图主创:李玉莹 张莉 编辑:王戎飞

了解更多中国2019世界集邮展览↓↓↓

为了买这个,世界各地的人在武汉排起了长龙!8.4元一套,买到的人太值了!

湖北最严禁犬令来了!这35种狗狗都在名单上……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