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一个让日本人恨得牙痒的中国女人,她能让日本沉没

她一个弱女子,却以一己之力去抗争一个国家,也被美国历史学家谢尔顿评价为:“只要有两个这样的中国女人,就可以让日本沉没!”

她就是日本731部队细菌战诉讼原告团团长--王选,一个让某些日本人恨得牙痒痒的中国女人。

01

1952年她出生于上海,17岁那年下过乡,后来她考入杭州大学英语系,做过8年英语教师,1987年与丈夫一起赴日留学,在留学期间,成绩全是A的她,受到了不少知名教授的欣赏,毕业后,她在日本获得了一份优越的工作。

然而1995年,一个偶然的消息,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

她从英文报纸上读到一条新闻:第一届有关731部队的国际研讨会在中国召开,几位来自义乌崇山村的中国农民,准备起诉日本政府,控告其在二战期间使用细菌武器。

而义乌崇山村,正是她父亲的家乡,也是她插队生活多年的地方,她也曾听父亲粗略讲过:1942年的一天,一架日军飞机低低飞过这座浙中小村的上空。十几天后,村子里爆发可怕的瘟疫,400多名村民痛苦地死去,她家就共有8位亲属死于这场瘟疫。

当父亲讲到小叔叔因染瘟疫受尽折磨惨死时,父亲脸上露出的痛苦而恐怖神情,至今让她难忘。

据父亲讲,当时村民并不知道灾难的原因,后来一支自称防疫部队的日军来到崇山村,把这里变成活体解剖的实验场。而之后她查阅资料发现,那段真正的历史,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更灭绝人性!

二战期间,日军陆军中将,医学博士石井四郎认为:缺乏资源的日本要想取胜,只能依靠远比普通炮弹杀伤力广,死亡率高的细菌战。因此在他的倡导下,日军派遣多支部队来到中国,进行细菌武器的研制,并发动了细菌战。而其中最臭名昭著的部队,就是石井四郎领导的731部队!

731部队在中国横行霸道,为了得到干尸,他们会用高热风,把鲜活的中国人活活烤死,为了所谓的感染效果,他们会故意拿注射过细菌的馒头给中国人吃,为了需要的器官,他们甚至直接拿诱骗来的儿童进行解剖。

据731部队成员回忆:“有个中国人,大概十来岁,在活着的时候被做解剖,只见伊藤一刀,就把这个中国人的心脏割除来了,血就像水龙头那样流出来,松下忙用纱布堵住血口,不一会儿整个纱布就变成了红颜色。那颗心脏还在伊藤手中跳动, 我们依次从他身上取出肠、胃等内脏,计量时,他内脏还在蠕动……”

在如此惨无人道的解剖过程中,他们没有流露过丝毫的怜悯之心,一个活生生的中国人,在他们看来,这不是人,只不过是一块原木而已!如此禽兽不如的行径,如此血腥残忍的真相,让人不禁头皮发麻!

为检验试验成果,日军在中国多次发动细菌战:1943年,日军播撒霍乱病菌,造成鲁西北、河北、河南等地,超过20万人的死亡。1939年至1945年,他们又在浙江宁波、衢州、义乌等地,多次播撒病菌,造成230万人患病,高达65万人死亡。……

日本投降时,他们在中国遗留了大量的化学武器,直到现在这些武器还是当地的重大安全隐患。战争已过去多年,那些在细菌战中侥幸活来下的中国人,却因为细菌得了烂脚病,伤口烂至骨头,生不如死,有人因此终身未婚,有人因此受尽歧视…

然而罪行累累的731部队成员,在战后却是名利双收,有人任文部省教科书主任调查官,有人任日本京都府医科大学校长,有人任日本北海道副知事,他们中无一人接受正义的审判。

更悲哀的是,我们很多中国人却将此彻底遗忘了……

02

看完这些真实的种种情况,王选哭了,一种使命感油然而生。她坚定地说:我已经看到了伤害,就不可能再背过身去,装作不知道!”。

像细菌战这样的罪恶,违反人类社会基本伦理道德,将它调查清楚,将真相告诉世界,是对人类生命尊严的一种维护,是对整个世界的道德提醒!

于是她毅然放弃了日本的工作和生活,在1996年,王选正式参加民间细菌战调查团。后来王选成了来自浙江、湖南等地180名细菌战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一次次将日本政府告上了法庭,要求赔款,并还历史以真相。

她前前后后出庭29次,她一个人带着这群七八十岁的受害者去日本,一个人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一个人负责起他们的安全,直到2002年,日本才终于宣布一审判决结果,而结论是:“个人无权向政府索赔”。

败诉了,可正是她的这场起诉,让日本法院竟首次全面认定,日军细菌战的真实历史,判决书上这样写道:“不得不说旧日本军实施的,该战争行为,是不人道的”,之后日军细菌战,被正式写进了日本教科书!

也正是因为她的勇敢坚持,被西方主流媒体专题报道之后,让当年日军的丑恶行径,一一被揭露。

2005年,在出庭11次后,二审判决也宣布了,她再次败诉

2007年,已经是她对日诉讼的第11年了,然而终审宣布,她还是败诉……

这些年来,为了打官司,她已经花光了自己的全部积蓄,好几次她都是孤身一人哭着出庭,看到结果再哭着离开……当初那个坚定的身影,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更不利的是,受害老人正在不断地离去,很快,这世上就再也没有见证细菌战的人了,她感慨道:“时间是最大的敌人,也是日本政府的武器。”

03

如今的王选,已经66岁了,她的身体不好,生活也过得不好。

曾经有一段时间,她的精神差点崩溃, 她将半生心血,全部花费在了细菌战的调查上,可外界对她的谩骂声就没断过,日本右翼份子骂她就算了,可甚至有些国人都在骂她,有人嘲讽她跟日本政府打官司,就是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有人恶意猜测她,之所以拼命做这些,就是想从背后取得了巨大利益.……

她也曾无数次问过自己:还要继续这样做下去吗?

最后,她得出了这样的答案:

刻意隐瞒过去的罪恶,是正在发生的罪恶。

为了让细菌战不被历史埋没,为了向日本讨回一个公道,

为了在历史上留下受害者的声音,必须有人去做!

而最了解她的丈夫说:“王选只有一个频道。细菌战是她的全部,她就是有一种气概:全世界的人都要放下手中的事,站住,听她说,细菌战是一种什么样的罪恶!”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在这个中国人容易集体遗忘伤痛的时代,

她勇敢的站了出来,虽力单势薄,却历经劫难从不妥协,以一己之力去抗争一个国家,去揭露人类最丑恶的一面!

这样一位勇敢而坚强中国女性,这样一位顶天立地的中国人!

今天,她值得被更多人知晓,值得我们所有中国人,向她致以最高的敬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