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青青稞酒引入“劲牌系”战投,难称是谁在借谁的势

强强联合,可以取得“1+1大于2”的效果,但是劲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劲牌“)与青海互助青稞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青稞酒”,002646.SZ)的结合,或许很难取得这种效果。

近日,青青稞酒引入“劲牌系”湖北正涵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正涵”)作为该公司的战略股东。事实上,青青稞酒此前便与劲牌有过渠道上的合作,此番深度合作,被市场解读为劲牌对青青稞酒的进一步渗透。

但有业内人士认为,双方此前曾有合作,并且劲牌前营销工作人员目前在青青稞酒担任高管,以解决青青稞酒营销难题,但是目前双方都面临各自的困境,未来发展如何取得互补,仍需关注。

“劲牌系”渗透青青稞酒,不排除借壳可能

近日,青青稞酒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与湖北正涵签订《战略投资合作框架协议》,后者拟通过受让前者控股股东青海华实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实投资”)3%的股份,成为前者的战略股东。

协议显示,双方将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整合各方资源,就青青稞酒产品研发、推广、营销、市场拓展、渠道建设、人才培养等方面进行业务合作;同时,本次战略合作可以为青青稞酒引进更多的战略及业务资源,有利于优化青青稞酒股权结构,符合青青稞酒的战略发展需要。

资料显示,湖北正涵注册资本8000万元,股东为吴少勋和劲牌公司,分别持股99%和1%。而吴少勋持有劲牌99%的股份,为劲牌的实际控制人。

基于此,对于青青稞酒引入“劲牌系”的湖北正涵,有分析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劲牌与青青稞酒之前便有合作,比如青青稞酒的孙公子西藏纳曲青稞酒业有限公司中便有双方的身影;同时,劲牌的前高管目前在青青稞酒中任职,再加上本次“劲牌系”的进入,或许是劲牌在慢慢渗透进青青稞酒中,未来实现借壳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在青青稞酒业绩说明会上,有投资者向该公司副总经理鲁水龙提问,“天佑德和劲酒之间的合作仅限于渠道上的吗?还有没有其它方面更深层的合作?比如劲酒控股青青稞酒或者双方考虑更深层次的合作?”彼时,鲁水龙表示,作为两家独立的酒类企业,合作仅仅限于纳曲青稞酒项目的合作。

而对于外界的猜测,劲牌方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此项目与劲牌无关联,仅仅是湖北正涵正常的商业投资。”

青青稞酒证券代表王永昌在接受蓝鲸产经记者采访时,仅表示:“劲酒此前与青青稞酒便有合作,本次合作会在研发、市场人员等方面。”

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则向蓝鲸产经记者分析称,青青稞酒与劲牌的合作是由来已久的,青青稞酒拥有高原生态概念,但是缺少全国性网络,劲酒拥有全国性网络,但是缺少新的概念增长点。同时,两家理论上都属于大健康酒水产业,符合两家品牌互补、渠道互补的利益,从最早的人员补充,到目前的资本市场合作,不排除劲牌借助青稞上市的可能。

“劲牌通过青青稞酒上市的意图其实是非常明显的,因为劲牌作为保健酒公司,体量过百亿,该公司战略布局应该随着整个企业的发展而不断的扩大,但是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进行快速有效的布局,借壳青青稞酒会是一种选择。所以,双方的结盟,配合度的步伐会加快。”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告诉蓝鲸产经记者。

青青稞酒陷业绩牢笼,困守态势难破

数据显示,青青稞酒的业绩在2013年到达顶峰,当年营业收入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4.38亿元和3.73亿元,但是自此以后,业绩开始逐渐走上下坡路。虽然在2016年营收有过短暂回温,但是在2017年便又开始大幅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416万元。

蓝鲸产经记者还发现,在2017年年报披露以后,青青稞酒高层开始频繁换人。资料显示,2018年7月,王君辞去青青稞酒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继续担任北京互助天佑德青稞酒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佑德”)总经理、中酒时代酒业(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酒时代”,主要业务为中酒网)董事等职位;9月,董事王鸿辞去公司董事职务,董事、总经理王兆三辞去公司所有职务;10月,陈立山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8年7月份,青青稞酒迅速补充上两位副总经理,分别为鲁水龙和张芬军,二人此前均在劲牌任职,鲁水龙曾任劲牌有限公司区域营销总监,张芬军曾任劲牌有限公司区域营销总监、销售总监。

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青青稞酒职位出现调整的人员或许是为业绩买单,从补充上来的副总经理职位的人选,可以发现青青稞酒或许意识到自身营销模式有所缺点,而两人均来自劲牌,通过以往双方的合作,也可以看出劲牌有进入青青稞酒的意味。

另外,蓝鲸产经记者查询数据获悉,2018年,青青稞酒净利润实现扭亏为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由-9416万元增长至1.08亿元。但是,好景不长,2019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的营收、净利润又开始双双下滑。

王永昌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2017年出现亏损并不是公司经营出现问题,而是因为计提商誉减值,导致亏本,2018年实现盈利则属于正常现象。而2019年第一季度,因为每个季度波动较大,无法看出全年的业绩状况,并且一季度业绩与春节营销有关,因为春节营销有不完善的地方。”

但是,蓝鲸产经记者却在该公司2018年年报中发现,青青稞酒的经营情况并不乐观。该公司酒及酒精饮料业务仅同比增长3.46%,其中普通青稞酒、热巴青稞酒及其他品牌酒类分别同比下滑18.92%、77.71%和18.47%。

(青青稞酒营业收入构成)

除此之外,青青稞酒主要控股参股子公司在2018年共有四家,其中天佑德与中酒时代虽然在2018年业绩都实现增长,但也仅仅是减亏。

(青青稞酒主要控股参股子公司经营情况)

有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中酒时代在收购当初是为实现青青稞酒全国化的战略,但是目前不仅该公司自身亏损,青青稞酒全国化进展也并没有起色。数据显示,青海省内仍为青青稞酒的主要市场,但营业收入仅同比增长5.53%,青海省外营业收入则同比下滑7.75%。

蔡学飞认为,青青稞酒由于地处容量较小的西北市场,因此发展必须要进行全国化,但是收购中酒网弯道超车失败后,青青稞品牌建设乏力,跨区域销售遇阻,造成了青青稞酒目前的困境,该公司目前属于防守态势,稳定青海等西北市场应该是第一步。

双百亿战略压顶,劲牌自顾不暇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番合作对于劲牌来说,是由于自身双百亿战略压顶驱动。

此前,劲牌推出了毛铺苦荞酒,该公司内部的战略规划是希望毛铺苦荞酒能与劲酒并行,承担劲牌“双百亿品牌”战略。然而,有媒体报道称,毛铺苦荞酒2016年销售额达到20亿元后则呈现增长乏力的状态,距离百亿目标相差甚远。

不仅如此,2016年,劲牌实现销售收入约为92.15亿元;2017年,销售额实现104.9亿元,同比增长13.84%。而在劲牌第二十届经销商恳谈会上,劲牌方面透露,2018年度劲酒销售额同比增长11.51%,销售增速出现放缓趋势。

此外,劲牌为从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大冶支行借款,进行动产抵押,被担保债权数额2亿元,期限从2018年6月4日至2020年6月3日。企查查信息显示,抵押物为55度小曲清香型基酒2.5万吨,计价值5.5亿元,目前存放在金牌有限公司(黄金山厂区)。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近年来,白酒行业逐日回温,白酒上市公司的业绩也都在逐渐向好,现金流也较为充沛,劲牌虽然在保健酒市场有较大的市场份额,但是从抵押借款可以看出,该公司现金流目前或许吃紧。

此外,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还获悉,在2019年年初,劲牌为缓解经营压力,对旗下部分产品进行提价,价格调整包括劲酒系列125ml35度、258ml35度、520ml35度、520ml35度盒装,在流通渠道售价分别不得低于15元/瓶、28元/瓶、50元/瓶、55元/瓶。同时,在餐饮渠道,以上产品终端售价分别不得低于18元/瓶、32元/瓶、59元/瓶、68元/瓶。

“劲牌业绩放缓、现金流吃紧,是因为保健酒消费人群远不及啤酒和白酒,并且,目前年轻消费者成为消费主力,他们基本上选择葡萄酒或者啤酒;白酒则是毛利率高,消费者都是属于经济能力稳定的群体,劲牌竞争力则稍显较弱。”该人士告诉蓝鲸产经记者,劲酒涨价是为了减轻部分经营成本压力,但通过涨价也可以看出保健酒行业的竞争压力在不断增加。

而全国性酒企也开始抢占保健酒市场,也对以劲牌为代表的保健酒品牌造成压力。如茅台保健酒公司推出的茅台不老酒,五粮液推出的龙虎酒等。当然,面对一线白酒企业的入侵,劲牌也在进行相应的对策,布局非保健酒领域。资料显示,劲牌在2016年以1.7亿元收购贵州台轩酒业有限公司95%股权,借机布局酱酒产品;还与青青稞酒、奇正集团合作,推出纳曲青稞酒,布局清香型白酒。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劲牌产品主要定位于中低档市场,全国性酒企推出的高端保健酒会对其进行冲击。同时,劲牌没有上市,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自身的发展速度。此外,青青稞酒由于所处的地区、口味等问题,即便是通过在央视、体育赛事对品牌进行营销,也收效甚微。

“目前,劲牌即便给青青稞酒渠道等方面的支撑,但是,效果也不可能立竿见影,更何况双方自身都遇到一些困难。”该人士直言。(蓝鲸产经 杨泽世yangzeshi@lanjinger.com)

掌握50万亿的机构,他们在买什么股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