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2019年上半年系统性金融风险:信用违约风险或在银行业复苏阶段显现

5月25日,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新清华学堂举行。论坛现场,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周皓发布了《2019上半年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报告》,据周皓介绍,这是报告团队首次发布半年报。《报告》总结了2019年上半年中国宏观和微观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特点,以及遗留问题,并从长期和中短期两个时段做出政策建议。

宏观系统性金融风险——整体较2018年有明显下降

周皓认为,得益于2018年宏观经济政策和央行政策的调整,2019年上半年系统性金融风险较2018年有显著降低。无论是逆周期调节的货币政策,还是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的“六稳定”基调,反映在2019年上半年各项经济指标上,体现为整体情况向好,尤以第一季度社融数据的回升较为显著。

《报告》指出,宏观层面系统性风险指标与这一阶段经济数据与金融市场走势相互印证,既反映出前一阶段所出台政策的良好效果,加强了对中国经济的韧性和决策层丰富有效的政策工具箱的信心,同时也精准识别了短期内对市场造成巨大负面效应的外部事件和可能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内部冲击来源。

对于短期内会对市场造成巨大负面效应的外部事件,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表示,目前投资者对于中美贸易摩擦能较快达成协议的预期不再像初始阶段那么乐观。不过,他也表示,基于中国整体负债率保持平稳,全球投资者,尤其是中长期投资者对于宏观风险仍较为乐观。

微观系统性金融风险——银行业占主要位置

周皓认为,总体看,银行业在整个系统性风险占主要的位置。虽然宏观经济的系统性风险有所下降,但是银行业在今年第一个季度还是有所上升的。如果把银行业分成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来看,最近三个月,国有银行系统性风险的一些指标达到了历史的最高点;而城商行在2018年底和2018年大部分时间资本对预期损失的覆盖率都是不够的,低于信用违约能够产生的损失能够被它自有资本所覆盖。

对于中小银行的风险问题,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朱海斌则指出,中国几百家的城商行或者是上千家的农商行,单个来讲都微不足道,但如果出现同步的镇痛,系统性风险便有可能发生。对于民企的信用违约问题,朱海斌认为,目前金融体系的风险定价模式存在缺陷。传统银行贷款授信通常需要担保和抵押,或者是需要以前的信用记录,但很多民营企业在这方面恰恰是“三无”企业,这也是为什么过去几年一直鼓励通过社区银行或小微银行的模式来服务小微企业,但实际上这些银行是不是真正在解决信用评估、风险评估模式突破的问题,目前有待观察,尤其是大数据、风控领域有没有得到改善也是很大的疑问,他特别提到了包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问题这一昨日热点新闻。

遗留问题——信用违约存在滞后性,或在银行复苏阶段显现

周皓指出,违约风险一般是在银行的帐目上推迟出现的,一般到银行进入复苏阶段信用违约才体现出来。另一方面,大力支持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会在贷款上提供一些优惠,包括利率方面的优惠,但是中小企业的抵押能力和资产能力仍有一定差距,风险也较高。综上,一个是经济周期的滞后效应,一个是中小企业的信用风险自然较高,造成了银行业信用风险有所上升。体现在数据上,可以看到近期贷款不良率有所上升,尤其是四月份以来。

政策建议——金融供给侧改革和短期适度宽松协同

周皓认为,中国主要的经济问题还是在于内部,所以长期的政策,即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还是应该聚焦创造一个竞争性的市场环境。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在这次企稳复苏当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这在长期结构性改革中应当引起重视。中短期来看,银行信用风险和不良贷款这些内在弱点仍存,同时伴有外部贸易摩擦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因此,短期宏观政策可以倾向于适度宽松来抵消外部贸易摩擦带来的不良影响,也可以适当润滑银行体系消化不良贷款的过程。

朱海斌对于改善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提出三条建议:

1.关注点不再局限于银行体系。银行体系更多是债权融资,是一种间接融资;应该更多通过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融资体系,例如股权市场的直接融资等来助力问题解决。

2.基于风险的基础定价是政策的核心。

3.金融改革和金融风险的防范必须要和实体经济改革同步和配套。

1.关注点不再局限于银行体系。银行体系更多是债权融资,是一种间接融资;应该更多通过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融资体系,例如股权市场的直接融资等来助力问题解决。

2.基于风险的基础定价是政策的核心。

3.金融改革和金融风险的防范必须要和实体经济改革同步和配套。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