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人民币、贸易摩擦、金融开放,一文读懂郭树清五道口论坛发言稿

5月25日,2019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开放”举行。央行党委书记、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因临时有紧急安排未到现场,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兼办公厅主任、新闻发言人肖远企代表出席,并代为宣读主旨演讲内容。

在演讲稿中,郭树清对中美贸易、金融对外开放、人民币汇率波动等热点问题分享了观点。第一财经记者特别梳理如下:

关于中美贸易:贸易摩擦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郭树清认为,从中国来看,首先,绝大多数输美产品都非常适合内销,中国正处于消费升级时期,快速扩张的庞大市场会消化其中很大一部分,而不会对现有消费者产生“挤出效应”;

其次,市场多元化取得很大进展,“一带一路”倡议正在见到成效,美国之外的市场欢迎更多中国产品;

第三,相当一部分产品还会出口到美国,有的是因为找不到替代品,有的是因为美国进口商愿意分摊加征关税成本;

第四,中国产业结构调整升级,需要一定比例的生产转移到海外,会加快中国的高质量发展;

第五,中国金融市场目前的韧性显著增强,进一步影响规模不会太大。

此外,郭树清认为,从美国来看,对中国的出口将会萎缩,损害美国企业的利益,一部分高科技公司的收入将会下降,美国消费者和进口商将支付很高成本,中低收入阶层特别是农民和蓝领工人实际损失的福利更多。“美国有庞大的海外资产和负债,比任何国家都更依赖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贸易摩擦势必引起国际金融市场的震荡和低迷。”

另外,郭树清认为,美国加征关说目标是要减少美中贸易逆差,但是由于多种因素很可能效果甚微,甚至适得其反。

首先,将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列入制裁名单,明确禁止美国企业出售产品和技术,等于是直接增加逆差;其次,贸易摩擦影响国际金融市场,人民币汇率走贬,美国政府马上又担心关税的作用被抵消;第三,大幅加征关税会推高物价水平;第四,遏制住中国对美出口,空缺必然由其他经济体的产品弥补,逆差总额并不能减少。

关于人民币汇率:经济基本面决定了不可能持续贬值

近年来,人民币篮子汇率在全球货币中一直表现稳健,中国政府努力在提高汇率灵活性和保持汇率稳定性之间求得平衡,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认可。

但值得注意的是,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美国不断以“操纵汇率”的指控威胁中国。按美国财政部目前定义,汇率操纵需同时满足3个定量标准:对美贸易盈余超过一年200亿美元;经常项目盈余占到GDP的3%;通过汇率干预买入的外汇超过GDP的2%。

“中国2018年经常账户盈余仅占GDP的0.37%,也没有大量买入外汇,更没有靠汇率贬值获取贸易竞争优势。美国政府很难给中国扣上这顶帽子。”在演讲稿中,郭树清强调。

郭树清认为,过去十几年里,凡是人民币出现较大幅度贬值,基本都是由于外部原因,而非有意为之。

他强调,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是正常的,但是长期看,我国经济基本面决定人民币不可能持续贬值。中国仍是世界经济增长的最大引擎,具备极好的市场空间和增长潜力,随着经济发展质量提升,人民币市场汇率将不断向购买力平价靠近,投机做空人民币必然遭受巨大损失。

关于金融业开放:警惕境外资金大进大出和热钱炒作

相对于商品贸易,我国服务业开放程度相对滞后,金融是服务业的重要领域,为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和人民生活的需求,必须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2018年,我国宣布了15条银行业、保险业对外开放措施,今年5月份又宣布了12条新的对外开放的措施。郭树清演讲稿中称,目前正陆续落地实施,效果良好,未来开放的空间还很大。

目前,外资占中国A股市场的比重只有2%,占中国债券市场的比重也只有2.9%,外资银行资产占全部商业银行的比重为1.6%,外资保险公司占比为5.8%,都还有很大提升的空间。

郭树清表示,特别欢迎那些拥有良好市场声誉和信用记录,在风险管控、信用评级、消费金融养老保险、健康保险等方面具有特色和专长的外资机构进入中国,丰富市场主体,创新金融产品,激发市场活力。

当然,扩大金融开放的同时,金融风险的传染性和复杂性也会增大,如何防控好金融风险特别重要。对此,郭树清认为,要特别警惕境外资金的大进大出和“热钱”炒作,坚决避免出现房地产和金融资产的过度泡沫。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