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屏幕”培养“学霸”:一个深度贫困县高中的逆袭

山下的雷波中学 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廖瑾 图

“我想考到南方沿海,暖和一点的地方。”在大凉山里生活了18年,四川凉山州雷波县雷波中学网络班的高三学生芦登秀想出去看看蓝莹莹的大海,她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最好能到浙江大学吧。”

再过不足半月,上千万学生将共同步入高考考场。此时,在国家深度贫困县雷波县,842名高三应届生在县城唯一一所高中——雷波中学进行着最后的冲刺。这其中,包括173名过去三年一直在上成都七中网络直播课的“网络班”学生。

从2003年开始,处于落后地区的雷波中学和成都七中通过一块屏幕连接起来,共享优质教育资源。十几年来,从以前的“连上一本线都不敢想”,到考出第一个清华生,现在的雷波中学“网络班”的学生有了更多的自信,憧憬着理想中的大学。

作为全县唯一的高中,“屏幕那端的”雷波中学几乎承载了当地的希望,而“网络班”则是最受期待的。“所有人都看着呢。”近日,雷波中学校长徐华对澎湃新闻说。

深度贫困县唯一高中的逆袭

雷波县是大凉山腹地的深度贫困县。据县政府官网介绍,该县人口27万,其中以彝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占59%,幅员面积2932平方公里,山高坡陡谷深、悬崖峭壁路险。

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教育成为孩子们走出大山、见识外面世界的重要途径。由于处于基础薄弱的地区,雷波中学的教学质量曾并不如人意,2003年成都七中与雷波中学结对帮扶,开办网络直播班,相隔400公里的两所学校开始分享优质教育资源。

最初的对接并不顺利,雷波中学进行了漫长的适应和探索。

高中网络班上课的教学楼

“从2003年开始,当时完全不太懂,按照前任校长的说法,‘反正有网络教学,我们的老师就在下面听就好了’,所以也走过一段弯路,2003年到2011年成效不大。”徐华说。

渐渐地,雷波中学探索出了自己的优秀生培养模式。徐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雷波中学在学生入学后,重新组织分班考试,将学习成绩最好的学生编为网络班,同时尽可能配备教学水平最高、愿意尝试新教学模式的教师,并鼓励教师大胆探索。

2014年,雷波中学培养出了该县历史上第一个本土成才的清华大学学生,这所山坳坳里的学校因此受到关注。“这是当时的最高峰!当时全校只有1个直播班,叫理网(理科网络班)。之后网络班逐渐增加,从1个变成3个,分为理网、文网和教改实验班。”徐华说。

“以前还不敢谈一本线,只说上本科线,每年就七八个,好的时候十来个。”徐华说,2011年之后,学校学生的高考成绩不断取得突破, “去年(2018年)又创了历史新高,978名应届毕业生,600分以上28人,上一本的105个人 ,二本上线人数第一次突破300。”

这些高考优秀生,出自网络班的占大多数。徐华说,2018年高考中,雷波中学网络班之一的教改实验班的53名学生中,48人过了一本线,过线率超过90%,其中19人高考分数超过600分。

高考前停止网络课

雷波中学校门外墙上,“雷波中学网班,雷波人身边的成都七中”红色大字标语,说明着学校对网络班的推崇。

进校后,校长徐华抬手指了指左侧的五层白色教学楼介绍:“高中网络班学生都在这栋”。

徐华说,虽然此前一直跟着成都七中的进度,但5月15日后,已经停了网络直播课。

“最后都是培优,我们的(学生)可能跟不上成都七中。”徐华说。

高三网络班正在看往期直播复习

“跟不上”的感觉平时也存在。网络班学生芦登秀称,平时跟成都七中的“学霸们”一起上课,就感觉智商随时“被碾压”,“我们的最高分相当于他们的平均分”。

徐华说,现阶段针对不同层次的学生,学校也有自己的培优计划,“目前都是以考代训,高考平时化,到最后就不那么紧张”。

考前,雷波中学为学生安排了更多考试,比如一般高考前有三次摸底诊断,但雷波中学的学生考了六次,凉山州诊断考三次,成都三次。

徐华说,对山外面的中学来说或许很容易,但对基础教育极度薄弱的雷波,出高分犹如艰难爬坡。

冲刺阶段,芦登秀觉得有时候会有点紧张,但大多数的时候还是“该学就学,该睡就睡”。

高三毕业班学生的晚自习已经增加一节,延长到晚上11点,早自习7点20开始,学校周六周日会有一天半的补习。

芦登秀笑呵呵地说,自己晚自习后回宿舍楼就睡,不会熬夜,“睡好了,第二天精神更好”,紧张时会跑步减压。

高三网络班正在看往期直播复习

同班的李想解压的方式有点不同。“一般会做套题冷静下。”她告诉澎湃新闻,紧张的时候就看下书,做下题分散注意力,不要想那么多。

学生周瑞峰觉得自己目前心态还比较好,“很多知识掌握得都差不多,还有小的一些地方需要注意”,进入了查漏补缺的阶段。有时候陷入学习瓶颈也会听民谣放松。

根据往年经验,徐华说,“最后一个月的时候,学生会进入高原期”,“从怀疑自己,到怀疑老师,到怀疑学校”。“所以,现在老师应该带着学生做工作,疏导。”他表示,“我们不需要杀气腾腾的临战,需要春风化雨的辅导。”

比起以前“连一本线都不敢想”,现在的雷波中学学生们对“想去的大学”已经有了很多想法。

希望考上浙大的芦登秀说,姐姐在网络直播班的同学去年就上了浙大,自己也想去这所“离海更近”的大学。

李想还没想好去哪所大学,但希望“先把分考上去”,之后最好能到沿海城市,学自己喜欢的建筑、设计或金融专业。

周瑞峰想留在川内,对经济感兴趣的他最想考到西南财经大学。

徐华说,希望学生们能考上自己想去的大学,做个有用的人。“我不一定要培养那么多清华北大,但是我一定要培养有用的人才,最好是本土人才,不走的人才,要为家乡做贡献啊。”他说。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