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新闻时评 | “虚胖”的高校,“注水”的博士

《中国美术报》第149期 美术新闻

本期话题

“速成博士”价值几何?

颜培大 /本期策划

【编者按】近日,有消息称江西省一所高校美术专业因缺少师资而导致其课程无法正常设置。究其原因,该专业并非师资不足,而是由于多名教师同时赴韩国、俄罗斯等国家访学或攻读博士学位所致。近年来,为了满足教育部教学评估对师资的“硬性”要求和教师个人职称晋升的主观需要等原因,致使一些高校的教师纷纷外出“混”博士学位,其中不乏艺术类专业的年轻教师,他们大多盯住俄罗斯、日本、韩国、泰国、菲律宾等邻近国家的艺术博士学位。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些国家的一些艺术博士学位很容易通过,性价比超高。”那么,滋生“高校教师出走‘混’博士学位”现象的根源有哪些?而如此获得的这些“博士”学位,其学术水准又到底如何?本期时评,特邀请相关专家展开解读。

本期导读

“虚胖”的高校,“注水”的博士

▲李颖

“唯学位论”可以休矣

黄丹麾

教师的灵魂不能为“名”害“实”

▲沈华清

无心学术,何以博士?

▲刘丰果

“虚胖”的高校,“注水”的博士

□ 李颖

让没有博士文凭的笔者来讨论这个话题,酸葡萄心理昭然于众人之前,颇有种不适应之感。硕士毕业十数年,一直想当个“傻白甜”:教好书,写好文章,若能换来点鲜花掌声,自然心中愉悦;若没有,就自娱自乐,也是好的。后来,才逐渐发现,这种平静感已被破坏,尤其参与院校大大小小会议之后就会紧张,就会自我认知缺失,就会不自信,有时还会莫名狂躁。反应迟钝的我才慢慢发现,周围已经全是金灿灿的博士同事,而我那可怜的硕士文凭,在大学的食物链中已然濒临淘汰的边缘。

所以,我特别能够理解那些为了拿到博士文凭而作出各种努力的大学同仁们。国内的博士点早已人满为患,熙熙攘攘等待的人还排着长队,若能有海外途径进修“博士”,解决燃眉之急,不失为一种手段,然而,也仅仅是一种手段:不可否认的是,这就是一种投机行为。至于是不是“混”,取决于自己对专业的尊重与热爱,取决于真正发自内心的虔诚与长时间的研究投入,与文凭的高低并无多大关联。但对于如今相对严峻的从业趋势与专业人才的同质化倾向,要在大学里安心做事,有博士文凭傍身是一种安全感。说白了,这是生存危机,是饮食男女最卑微的底层诉求,是解决基本物质需求的一种权宜之计。与传统意义上博士所应承担的学术追求、精神铸造以及社会责任风马牛不相及。站在大学教师职业人的立场,我们似乎并不是在讨论博士的含金量,而是几乎可转移为:一个稳定的大学教师的工作,价值几何?这样一转换,利弊就更清楚了。

我也特别能够理解大学的管理层:从标准量化的角度来说,没有什么比一张有相关机构认证资质的博士文凭来得更加公平公正了。那些属于大学师资的知识层面的质量、层次与丰富,以及道德层面的师道尊严与学术良知等等软性指标的考量,如何判断?如何界定?若无统一的标准,会不会演化为人治的乱象?与其陷入不可控的人事管理,不如简单利落地一刀切,这对于任何管理部门来讲,也都并不是什么不应该的事。至于因教职工纷纷出国镀金而造成课程无法正常设置这种低级错误,那就是具体管理者水平高低的问题了。

然而,在层层被理解,种种可执行,看似合情合理、公平公正的标准下,今日的高校却在集体促成一件特别不靠谱,只需要尝试去思考就可以洞悉的极为不合理的事情。这才是事件本身奇哉怪哉、吊诡荒唐之处。这层层加码、虚张声势的规范一旦建立,再没人敢越雷池一步:管理者不敢承担打破规范化管理所带来的问责,教师们要竭尽所能去企及高学历的指标,以保障自己的切身利益。于是集体“造假”,不是文凭造假,是文凭的含金量造假。于是周边邻国与本土掮客看准商机,买卖起那轻飘飘却贵如黄金的一纸凭证来。使人不得不感慨:没有比人类更擅长作茧自缚,却哀叹身不由已的生物了,他们既是标准的建构者,最后又为自己所建之标准束缚,成为了标准的奴隶。

只是这“皇帝的新衣”果真能障目?世人真看不穿这“速成博士”们的空架子?不可能吧!站在生存危机感的立场上,我们对这种“身不由己”、为时势所迫的“苟且”表示理解,给予宽容;站在学术清明与良知的立场,却也不得不有话要说。诚然,我们不能一竿子打尽,认为所有的“镀金博士”学术水平都堪忧——那是一个即便是大数据调研也难以统计的结论。只是,“虚胖”的高校、“注水”的博士、斯文扫地的知识“精英”,已经不断地稀释掉高校的公众认知中原本还算实诚的含金量,不断消耗掉博士所应当具备的著书立说、著作等身、科研探索等等安身立命的本质。在并不遥远的上世纪八十年代,高校大学生曾是“天之骄子”,如今的大学生是何境遇?现在,硕士“人设”已基本坍塌,进入生存意识焦虑人群的范畴。再过十年,博士又当如何?

笔者研究中国近现代史多年,自然深谙在现代教育体系兴起与建构的过程中,高学历并不是高校选任人才的唯一标准,也并不阻碍教育事业的现代化。唯才是举,选贤举能,需要人心清正才可实现,若当年蔡元培、梅贻琦们斤斤计较于高学历的选任,我国的现代教育还得兜兜转转,原地踏步多少年?!有时又转念一想,对于学者而言,“博士”依然还是心向往之的至尊荣誉啊!即便是口碑与影响力如胡适这样的大学者,也还得面对史学家们好长一段时日里对其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文凭是否货真价实的考证。由此也可见,国人对于文凭的执念,尤其是洋文凭的执念有多么深了!

(本栏目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