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比《狂怒》猛的现实版“黑豹”!这个黑人坦克兵单人打退300德军

可能诸多读者都还沉浸在大半个月前上映的《复联4》当中。随着六颗宝石重回人间,原本消失的诸多英雄也相继回归,与灭霸在地球上决一死战。这其中,就包括了由斯坦李老爷子创造的‘黑豹’——特查拉(TChalla)。身着高科技装备,智商超高的他,比起众多英雄也在电影里有着不俗的表现。不过,可能很少有人注意的是,在二战时期,美军也有一个扬名海外的‘黑豹营’。而这些黑色皮肤的美军坦克手,凭借着一票性能中肯的美式科技,也赢得了‘二战中最具效率的坦克营’‘巴顿猛汉’等殊荣。就是在这一票‘黑豹’当中,出了一个‘真猛男’。

▲身为漫威世界中比肩钢铁侠的富豪,黑豹除了战力爆表以外,也有着超高智商的头脑与坚韧不拔的性格。

▲组建于1942年的761坦克营乃是美军当中少有的‘黑人营’。以‘一往无前’(Come out fighting)为座右铭的他们,虽然在美国和欧洲战区备受歧视,但凭借着出色的战绩,很快也‘打脸’了诸多之前小瞧了他们的美军将领,其中也包括了巴顿!

▲据了解,整个二战中,除了获颁过总统集体嘉奖令外,761坦克营还诞生了1枚荣誉勋章,11枚银星勋章,300枚紫心勋章的佳绩!该营的首次实战时间为1944年11月,能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取得如此战果,也同样证明了黑人坦克手不输于白人这一点。

▲我们本文的主角:沃伦·贾玛列 ·哈丁 ,克雷西(Warren Gamaliel Harding Crecy)中士。

1923年1月4日,克雷西出生于美国德州的圣体市(Corpus Christi)。身处美国南方,饱受种族歧视的他,正如他名字里的‘Harding’一样,坚韧不拔。有意思的是,日后的这位‘全营最吊的猛汉’,在孩提时也有可爱的举动,克雷西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叫做玛格丽特。1935年,玛格丽特9岁,克雷西12岁时,这位黑人少年主动来到玛格丽特家门外,在万事俱备以后向少女袒露了真心。

表白过后的克雷西,一手拿着个冰激凌,一手持着一束鲜花,满脸通红的望着他的爱人。而当玛格丽特答应了之后,克雷西将冰激凌递给他日后的妻子,并表示“请将我把这两份礼物带给你的妈妈!”随即就跑开了。小小年纪竟知道‘贿赂’起了自己日后的丈母娘,实在不得不佩服克雷西的成熟。而克雷西也在日后表示,当玛格丽特年满18周岁时,自己便会来娶她回家,他真的做到了。1941年4月,克雷西进入美国陆军中服役。当时的美军中将莱斯利 J.麦克奈尔(Lesley J.McNair)则是极力要求将这些黑人士兵投入作战,而不是仅仅在后方烧饭、洗碗、扫地了事。然而,联邦法律却并不允许这些黑人与白人在同一个单位中服役。最终,美军高层采取了折中方案,将黑人组成‘独立单位’编入陆军序列,这也是第761坦克营的由来之一。

▲没错,就是这位在诺曼底战役中,被自家轰炸机炸成碎片的莱斯利将军(1883-1944)。

▲尽管在1941年的珍珠港事件后,美国全民参军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但作为有色人种的黑人兵,依旧饱受歧视与侮辱。

就照片上看,克雷西无论如何也和‘猛男’两字扯不上关系:戴个眼镜,有些婴儿肥的他,嘴唇上方甚至只长过丝丝的软毛,连胡子都没长齐!不过,这个‘有些书生气、礼貌、随和、谦恭、大智若愚’的中士,在坦克驾驶员哈利·泰里(Harry·Tyree)的眼中,却是另一番模样:“作为驾驶员的我,时刻担心自己会不会命不久矣,因为我的车长(指克雷西)一旦打起仗来,完全就跟换了个人一样,甚至可以说疯了!”

1944年11月7日,第761坦克营奉上级命令,首次开拔法国摩泽尔省的莫尔维尔莱维克镇,向驻守该地的德军发起进攻。身为‘巴顿黑豹’的他们,在这个月末就已付出了14辆坦克战损、24人阵亡的代价。不过,身为车长的克雷西可谓是毫无顾忌。每当遇到‘德国鬼子’时,克雷西会兴奋的打开车舱,露出半个身子,使用架在车顶的M2重机枪向着德军的阵地一顿猛扫。甚至还会对泰里大吼“给我往德国鬼子多的地方开,我要好好地教训他们!”

▲为了应对空袭和来犯的步兵,欧洲战区的每辆谢尔曼坦克上,基本都会有一挺M2/M1919机枪作为防空武器。而克雷西轻率、鲁莽的举动,在上级看来是‘会让全车一块陪你送命’的行为。不过,同样崇尚装甲作战的巴顿就喜欢这样的兵。

1944年11月10日,克雷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整个美国陆军展示了一回‘什么叫做真正的猛男’。当时,克雷西与其所在的D连在莫尔维尔镇遭遇了德军的偷袭,其座车被毁。他从冒火的谢尔曼上脱身后,又跳上一辆仅装备7.62毫米机枪的吉普车,继续向德军阵地扫射,不但把攻击自己坦克的德国兵打的落荒而逃,还顺带摧毁了2处喷吐火舌的机枪巢!

次日,克雷西领到了一辆新的坦克,并被上级要求为友军提供掩护。任务做到一半时,一名来自陆军第26步兵师的中尉拦下了他,并要求他的坦克开到附近一处制高点,为己方提供视野。然而,在克雷西的车组看来,这不是件容易事。积雪使得地表容易打滑,而履距与德国坦克相比更窄的美式坦克,此时必须更加小心翼翼。由于视线受阻,坦克即将开上山顶时,撞倒了不少树木。不巧的是,德国人的攻击也在此时展开。为躲开德军的攻击,克雷西让泰里倒回附近的灌木丛中隐蔽起来,泰里照做了。由于积雪覆盖,没能看见反坦克堑壕的泰里,一头将坦克开了进去,卡在了反坦克堑壕里头,直接将最薄弱的侧面暴露给了德军。

▲苏军资料中的M4A2中型坦克侧面、后部装甲厚度及倾角显示图。哪怕是一发50毫米的反坦克炮弹,也能在800米的距离上轻松击穿它。更何况战争末期德军大量装备的75炮?

▲隶属第6装甲师的一辆谢尔曼坦克,注意其侧面有一处被击穿的痕迹。

坐以待毙可不是事。克雷西立刻利用无线电,请求友军前来协助。几分钟后,另一辆谢尔曼坦克赶到。冒着敌军的枪林弹雨,克雷西果断打开舱门,跳出座车就往友军坦克跑。他将用于牵引的钢丝绳固定在自己的座车上,试图利用友军坦克把自己座车从壕沟里拉出来。就在一切妥当,克雷西刚爬回座车时,一枚穿甲弹直接击中了座车的侧面装甲。所幸,没有击穿。泰里则一直试图倒车,将坦克退回灌木丛里。然而,深陷壕沟内的谢尔曼纹丝不动。此时,情况已十分危急。负责掩护坦克的美军步兵被德军的机枪死死钉住。为了解救战友,坦克里的克雷西又爬了出来,使用机枪对着进攻的德国兵又是一顿猛打,将其击溃。

最终,坦克得以从反坦克堑壕脱身,不过此时的他们被德军火力的‘重点关照’。步枪、迫击炮、机枪、反坦克炮弹一股脑地砸在坦克上,还击伤了克雷西的几名车组。怒火中烧的克雷西,不顾被狙杀的风险,再一次钻出舱门,使用M2机枪对着任何向他开火的目标不停地扫射,光是用机枪,就成功地摧毁了2处机枪巢,1处反坦克炮阵地。

▲描绘克雷西个人事迹的外文资料,在左上角的宣传画中明确写着“第761营最吊的猛男”(The Baddest Man in the 716st)

按照官方的宣传,光是被克雷西一人击退的德军,就达到了3个连之多!而克雷西自己在事后统计,毙伤的德军也应该有‘300-400人’.不论如何,如此英勇的表现理应获得一枚荣誉勋章作为嘉奖。然而,虽然被上级推荐授勋,但由于种族原因,克雷格只得到了一份战地晋升令。二战结束后,这位‘猛男’在纽伦堡(Nurembreg)担任过警备任务,几年后还在朝鲜战争中服役,最终于1952年因伤退伍,军衔少校。1976年,这位‘猛男’因旧伤在一所军医院逝世,享年53岁。

本文参考资料:

Wikipedia:761st Tank Battalion(United States)

http://www.warhistoryonline.com/instant-articles/warren-g-h-crecy-baddest-man-761st.html/2

http://www.blerdsonline.com/2017/02/black-captain-america-sgt-warren-gh.html

本文为筑垒地域原创作品,主编原廓,原著北部湾。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