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原创 《下一任:前任》:先蹭《小时代》,后蹭《前任》,唯一没有自己

《下一任:前任》也算是今年院线电影的奇葩。它在豆瓣上,被网友众口一词地称着烂片,很多网友打出一星的评价,更有网友称这样的电影宁愿被盗版杀败,也不愿意这个电影赚得票房,很显然,一个劣质电影在院线里游戏一回,却能赚得盆肥钵满,看起来是一次营销的胜利,但是副作用却是后患无穷。它会带来电影拍摄更多的投机式运作,让那些炒作类的影片能够拥有更多博弈的底气,造成唯利是图的投机影片蜂拥而来,最终会给中国电影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尽管《下一任:前任》恶评如潮,但其票房却取得不菲的业绩。截止5月15日,这部电影上映十五天,票房达到1.18亿元,对于这样一部低成本的电影来说,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弹冠相庆了。而另一部拍摄艰苦程度明显要高于此片的《雪暴》最终却只有2780万元。两相比较,实在要让人慨叹电影市场的残酷与不公。

《下一任:前任》拍摄于2015年,一直找不到上市的机会。影片最早的片名叫《时间差》,而这个片名,来自于影片里的一个算命的求签条,其内容如下:

爱情本无法,真爱如昙花,是罚不是罚,一生时间差。

这一求签条,来自于女主人公小时候曾经扮成算命的代言人,其身份相当于《小二黑结婚》中的小芹的以算命为业的母亲。

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在电影里配合自己的外公,靠算命骗人,并且电影从一开始就宣扬这种迷信八卦文化,本身就是三观不正,而这样的设计的主要原因,是因为电影的拍摄主体是台湾的电影从业人员,所以,《下一任:前任》里在一定程度上宣扬了非常强烈的迷信色彩,张扬的是一种霉变陈腐的文化,散发出一股俗不可耐的愚腐气息,可以看出主创人员的格调不高,趣味低下,定调浅薄。

电影的恶俗倾向还体现在台词上。影片里女主人公有一段向闺蜜倾诉的内心独白:“除了黄克群以外,我不确定,我还愿不愿意让其他人进入我的生命里。”

她的闺蜜在聊天时立刻回应道:“让别人进入你的身体中就行了。”

显然这句聊天语带有一种恶俗的戏谑意味。

整个电影的故事情节,放置在台湾一隅,可以说是一个抽空了时代、地域、文化的架空的爱情故事,甚至影片里的人物职业,都是不需要任何实际指认的编辑、程序员、设计员,也就是说人物的现实履职空间也是虚构的。这样,整个电影里几乎看不到一丁点社会现实的影子,完全是胡乱拼凑成的廉价的情节拼装成连一个基本逻辑线都没有故事链条。

而影片里的两个以闺蜜身份出现的女性角色郭采洁与谢依霖组合,完全像是从《小时代》中割舍出来的。可以合理地联想一下,《小时代3、4》两部电影正是2014、2015年走进电影院线的,当时也算得是炙手可热,《下一任:前任》显然是看中了《小时代》的赚钱效应,立马冲进了这一题材领域,并且让《小时代》中的两位台湾籍女演员郭采洁与谢依霖保持原样的角色身份,移师到《下一任:前任》里,意图借助《小时代》的余威可贾,再到电影市场里的浑水摸鱼一番。

有了这一保险还不够,电影看到《前任》系列的火爆,又立马把《前任》中的标配性脸谱郑恺请到片中来,以作为招揽的幌子,甚至到最后,直接把原来的电影片名《时间线》给抛弃了,而以蹭《前任》热度更明显的《下一任:前任》来作为“市招”,这一招还果然起到了市场诱惑效果,很难想象,如果电影没有与《前任》搭上一点边,这个电影的票房下场将会是何等的触目惊心的惨淡。

郑恺在影片里的出现,可以说是生拉硬扯地插进去的,本身他的出现,就如空降人物一般,是通过影片里郭采洁的闺蜜通过她设计的一个莫名其妙的交友软件,无中生有地找到的,这样,便消蚀了一部文艺作品最基本人物的相识与相知过程,也就是说,拉郎配的人物碰撞关系,给电影提供了毫不动脑筋的情节线索,然后电影就直线型地介绍了一段郑恺与郭采洁的爱情碰撞,直到两个人结婚,之后,又突然之间郑恺别生他心,甩袖而去,整个电影生硬地插进了这样一段完整的故事线,单线条地交待人物关系的发展,然后又一下子让这一段情感线戛然而止,整个电影的情节的薄弱由此可见一斑,这完全可以看成是电影对《前任》的核心元素的移用与克隆,但又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个元素融合到自己的电影体系里,只好孤立地派生出这么一段类似于无根之木、无源之水的情感情节线。

倒是女主人公最后收获的那一段爱情,也就是电影主题里指称的“前任”的爱情,电影里不断地通过闪回的方式,交待了这一段爱情为什么会好事多磨。而在这里,电影再次犯了一个中国电影中的大忌,而这种忌讳,却在台湾电影里成为一种常态,那就是把中学时代的学生恋情扩大成一种可见可摸、如火如荼的爱情盛景,并且将这种并没有形成恒定的爱情价值与意识的朦胧感情,视着爱情的最高典范。前一阵子,在同样可以堪称烂片却收获高票房的《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中,也是把中学时代的爱情上升到一种无以复加的定型固化的高度,这一切都体现出台湾电影身处在亚热带地区的环境里而生成出的对早熟爱情的过度迷恋,而这种爱情的定位,在我们大陆的现实情境中,不仅会受到现实教育环境的压制,也会在父母那里受到高度警戒的防范,缺乏基本的合理性与存在感。

但这一切在台湾电影中是不存在的。在《下一任:前任》里,因为整个电影的情境置于台湾的环境氛围内,所以,中学生那种溢于表层的约会、表白、游玩都以一种无所顾忌的方式呈现出来,而这种情境在大陆现行教育体系下,完全是格格不入的。电影里张扬的一种早恋的文化情境,不仅有悖于中国的现实文化氛围,即使在影片里的小演员的稚嫩的表演演绎中,也给人一种拔苗助长的不适感。

这形成了电影里的另一种三观不正。而正是电影里设定出的中学生时代的爱情的动因,也就是女主人公陈述的爱上男生的三点缘由:会打球、长得帅、功课好,给影片里的爱情价值观烙印上了一种庸俗化、媚俗化、低俗化的诱导与诱惑引力,把一个时代的浅薄的爱情论调大言不惭地推演出来,发扬光大。这一点上,又使得它与《小时代》形影相随,难分伯仲。这形成了一大批当代中国爱情电影以炫富、炫帅、炫美的模板大行其道,但细究其精神内质却空空荡荡。

《下一任:前任》的所有故事情节与地域环境都是以台湾为局部一隅,为了打入大陆市场,拉来了两三个大陆演员参与其中,但这种角色的介入,却毫不触及到剧中人物的关系考量问题,我们可以合理地联想一下,郑凯的角色是什么原因来到台湾的?这一切,在电影里都是不置一词的,反正电影里拉来了《小时代》的角色遗钵以及《前任》系列的形象要素,然后基本没有任何情节方面的构思与编织,单线型、流水账式地交待女主公的两段爱情经历,蜻蜓点水,轻描淡写,一切完备后,投放市场,收获票房无数,实在是捞金绝招,但正如我们在开头所说那样,对电影市场的伤害将是遗害无穷。

这种靠套取现成的电影模式,靠蹭热度方式打造的跟风电影,不仅会给予电影内容本身制造了空洞无物的劣质情态,同时也给电影市场带来投机取巧、毒化电影市场的恶劣影响,这一方面需要电影制作人员锤炼更加自律的职业道德,同时电影市场的监管力量也应该进一步加强,对这类投机式电影给予更严格的管理力度,从萌芽状态绝不放任电影制作的投机机会,这也是电影市场监管的应有之义。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