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Uber上市:硅谷的一个时代结束了

尽管已经把发行价定在了区间底部,Uber还是没有逃过破发的命运。上市当天,Uber收于41.57美元,较发行价下跌7.62%。

但是,Uber的上市仍然代表着硅谷的拐点。Uber代表的一票公司,资金能力雄厚,这或许得益于金融危机后创纪录的低利率红利。风投资金激进地涌入一个又一个初创企业,期望能再造一个苹果,或是谷歌。

CNBC专栏作家Matt Rosoff认为,这些新崛起的硅谷公司,似乎再也没有那么石破天惊的理念了。它们基本瞄准都市年轻人的基本需求。例如,网约车公司Uber和Lyft,解决了无车族的出行需求,还有解决工作族用餐需求的外卖平台,解决单身人士交际需求的约会平台,解决旅游者住宿和体验风俗需求的民宿平台。

通过Instagram,用户可以在他人的分享中获得灵感,规划自己的婚礼或是行程。Facebook在2012年以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时,后者的员工还不到20人。

这些硅谷新贵们,不乏一些真正具有创新能力,而且找到了坚实的用户基础的公司。Uber就用十年时间,成功地让共享出行成为习惯,而且影响力是全球性的。但总体而言,它们和曾经的硅谷,与那些发明个人电脑、互联网、移动设备等传统的硅谷公司,仍然相去甚远。

更重要的是,Uber崛起背后的技术文化,是以用户的信息进行个性化匹配。这种创新在隐私性方面是有争议的,但它却是今天的硅谷的主流思想,在Facebook、谷歌等老牌硅谷公司的身上也有体现。

硅谷新贵们的创新能力,似乎有些淡化,而另一方面,硅谷的传奇色彩,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拿着大笔资金的生力军,激情四射地给投资人画饼,背后却没有盈利的底气。

移动互联网时代,资讯传播迅速,Uber代表的硅谷新贵们,也和科网泡沫时期的互联网公司一样,业务不断增长,规模持续扩大。但是,几乎没有谁能保证稳定的利润。Uber的招股书里也已经说得很清楚——“预计在可见的未来运营支出会显著增加,可能不会实现盈利。”

暂时没有稳定的利润,在华尔街不是什么新鲜事,亚马逊就是最大的成功案例,Salesforce和奈飞上市的烧钱史也都持续了多年。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崛起的硅谷新贵们,虽然有效仿“前人”亏钱的觉悟,却未必能亚马逊那样有明确的盈利目标。亚马逊从一开始就明确表示,公司聚焦营收和现金流的提高,并强调有意把利润重新投入到长期增长中。

这些硅谷新贵们,不乏一些真正具有创新能力,而且找到了坚实的用户基础的公司。Uber就用十年时间,成功地让共享出行成为习惯,而且影响力是全球性的。但总体而言,它们和曾经的硅谷,与那些发明个人电脑、互联网、移动设备等传统的硅谷公司,仍然相去甚远。

更重要的是,Uber崛起背后的技术文化,是以用户的信息进行个性化匹配。这种创新在隐私性方面是有争议的,但它却是今天的硅谷的主流思想,在Facebook、谷歌等老牌硅谷公司的身上也有体现。

硅谷新贵们的创新能力,似乎有些淡化,而另一方面,硅谷的传奇色彩,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拿着大笔资金的生力军,激情四射地给投资人画饼,背后却没有盈利的底气。

移动互联网时代,资讯传播迅速,Uber代表的硅谷新贵们,也和科网泡沫时期的互联网公司一样,业务不断增长,规模持续扩大。但是,几乎没有谁能保证稳定的利润。Uber的招股书里也已经说得很清楚——“预计在可见的未来运营支出会显著增加,可能不会实现盈利。”

暂时没有稳定的利润,在华尔街不是什么新鲜事,亚马逊就是最大的成功案例,Salesforce和奈飞上市的烧钱史也都持续了多年。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崛起的硅谷新贵们,虽然有效仿“前人”亏钱的觉悟,却未必能亚马逊那样有明确的盈利目标。亚马逊从一开始就明确表示,公司聚焦营收和现金流的提高,并强调有意把利润重新投入到长期增长中。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