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益

山西夏县:疯狂的违建谁在保护?

夏县尉郭乡基本农田保护区标志

众所周知,基本农田是为了满足一定时期人口和社会经济发展对农产品的需求而必须确保的耕地最低需求量,依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不得占用的和基本农田保护区规划期内不得占用的耕地,也就是老百姓所说的“吃饭田”、“保命田”。依据法律,基本农田保护区依法划定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改变或占用。如需要占用的,涉及农用地转用或者征收土地的,必须经国务院批准。对非法占用或者买卖基本农田的,或者造成耕地大量毁坏,必须追究刑事责任。面对如此严厉的法律,山西夏县尉郭乡又为何要破坏基本农田而违法上马项目呢?

毁田毁苗为哪般?

四月的夏县,温度适中,气候宜人。绿油油的麦田一眼望不到边际,田间的美景,分外迷人。然而,夏县尉郭乡尉郭村却有一处违法“重点工程”在火热施工,大肆毁坏麦田。绿油油的麦田,一边稻穗飘香、果实累累,一边寸草不留、满目苍夷,破坏的田地与田间的美景格格不入。

尉郭乡地处夏县中部,因嫘祖、卫卿而闻名。国土面积31.1平方公里,耕地面积2.5万亩。尉郭村是尉郭乡所在之地,从村庄走出,站在宏伟而高大门牌楼下,放眼望去,绿油油的麦田,让人看到丰收的喜悦。

但对于尉郭村村民来说,再有20天左右就能丰收的麦田却要惨遭毁坏。

被铲除麦田的一角

5月6上午,帮办记者一行来到尉郭村村西道路两旁看到,上百亩的麦子茁壮成长,麦子约有1米高,整整齐齐,麦穗饱满。然而就在这些绿油油麦田里,一台铲车正在作业,铲除麦苗,另一台挖掘机正在麦田里挖沟,在路边站着几名身着“山西晋星集团”字样红色服装的人满脸笑容交谈着,并时不时盯着帮办记者。

多片绿油油的麦苗已经被铲除殆尽,散落满地的麦苗和黄土掺杂着,一辆挖掘机把黄土掺杂麦苗的泥土推到了紧邻路边的地头,像一座小山,村民说之所以推在地头是怕被别人发现后影响不好。

就在帮办记者拍摄影像之时,一些村民向帮办记者讲述了眼前的情况。老党员耿文谢两眼噙满泪水,指着一块长着麦苗,还未被铲除的麦田说:“我是尉郭村17队村民,这里的农田都是我们几辈人的口粮田,被推的麦田都是一等地,对村里来说都是好地,是我们耕种的基本农田,我家这次被占的地有2.5亩,说的是一次性补偿4-5万元,他们就这样的无法无天的永久性占用,作为农民没有了土地,以后怎么活?”说着说着,耿文谢就哭了起来。

慢慢地围着帮办记者哭诉的村民越来越多。据了解,此次尉郭村被征的田地有100多亩,涉及55户,目前签了征地补偿协议的有45户,未签协议的还有10户,这10户都是17队,此次所征之地还有11队村民的土地。

一位名叫范九株的村民称,17队共有5人,都是被占地2.5亩左右,并且都没有签署补偿协议,所以现在征地方还未铲除他们的麦田,如果村民同意就可以得到补偿,如果不同意就放到最后强制性铲除。

挖掘机正在铲除麦苗的地里作业

提到强制性铲除,村民李建国站在自己的麦田里,愤怒地说道:“村委提出如果不愿意被征地,可以跟其他村民换地,我答应了,只要把土地确权证给我,手续交接了,可以铲除,但是没有想到的是,5月5日深夜,在尉郭乡干部的带领下,偷偷的把我的麦田给铲除了。”手里抓着一把折断的麦苗,李建国一脸无奈的说“他们这是要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

就在此时,一位戴着眼镜情绪激动的村民走到镜头前说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明确规定,征地要合法合规,基本农田的审批,只有国务院才有权,而这个工程完全是无视国家法律,把上级政府的禁令当儿戏,他们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

当记者提到100多亩土地是否是基本农田,多位村民称,百分之百是基本农田,我们祖祖辈辈就是这里的人都知道,而且在路边立有基本农田保护区的标志石碑。帮办记者也看到在所征100多亩土地周围有多个灌溉农田而砖砌的小房子,村民们称,这是标准的水浇地,那就是基本农田,政府根本不管这些,就是要征地。

就在帮办记者调查期间,夏县农业农村局工作人员就在被征地的对面田地里用无人机喷洒灭虫剂进行现场教学。在这些麦田的地头,醒目的立着“试验田”字样的牌子。而被破坏的麦田与实验田仅有一路之隔。

被铲麦田里堆上了砖头

随后,村民向帮办记者出示了签署的所谓的“协议书”。根据村民提供的征地协议书,帮办记者看到,夏县人民政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土地管理法》、省政府【2018】60号文件精神的相关规定,征地约105亩,用于建设生物有机肥基地。甲方是尉郭乡尉郭村委会,乙方是村民,记者只看到有村民签字摁的红手印,并未看到尉郭乡尉郭村委会的任何落款签章。协议书显示,征地补偿及标准:1.县政府拟按规定给甲方(尉郭村村民委员会)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每亩47061元,2.赔青款:经济林9000元/亩;其它作物每亩7000元/亩。3.土地附作物根据相关规定测算。征地补偿款的支付方式是政府拨款给村委会(甲方),村委会在向村民(乙方)支付,村委会(甲方)在本协议签订后,一次性通过打卡方式向村民(乙方)付清全部补偿款。

但是询问多名签了协议,并且获得补偿款的村民,他们的补偿款都是村里人,要了自己的银行卡号就给打款了,根本不是村委会。他们之所以签了协议,是因为乡镇府与村委相关人员到家里三番五次的催促,让赶紧签了协议。

经了解,为了私下征地顺利,尉郭乡政府相关人员,组织尉郭村多名村民跑腿,每人每天发放100元钱,一盒10元钱的香烟。对于那些不予签字或者不满意补偿款的人,这些人就多次游说,直至村民们签署协议为止。

违法工程是没真管 ,还是真没管?

面对镜头,村民们提到最多的就是“未取得相关手续,怎能凭一纸协议,就毁田毁地,肆意妄为呢?”。对此,记者来到尉郭乡政府进行了解。

尉郭乡政府相关人员接待了帮办记者,说到尉郭村的问题,她先是大倒苦水称,尉郭村的情况比较复杂,村里派系林立、矛盾重重,所以为了赶工程进度,也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在麦苗没有成熟之前把土地征了,一方面是现在铲除麦苗群众不会太心疼,如果等麦子成熟了再铲,老百姓就心疼了,那时候就更不好干了,另一方面是县里领导要求尽快解决征地问题,马上项目开工。

乡政府相关人员坦言称:“政府这样做,也许是有点过激,但是没有办法,迫不得已”。对于尉郭乡人大主席赵凯的一些言行,帮办记者希望赵凯能正面回应,但至始至终未得到赵凯的正面回应。该工作人员只是说,赵凯是尉郭村的包村干部,为了做工作可能说了些不好听或者不该说的话,有些行为不恰当,但都是为了工作,并非针对哪一位百姓。

工人正在被铲麦田地头打地基

在调查之时,多数村民坚称,此次征地既没有召开村支两委会,也未召开党员代表大会,更没有看到什么征地公告,征地过程中至始至终未看到夏县自然资源局一名工作人员到场。对此,乡政府工作人员予以否认,这些程序工作肯定是要走的,不会什么都不做。对于补偿协议中提到的山西省政府【2018】60号文件,夏县相关部门也并未能提供出相关文件。

走访乡政府结束之时,一位名为董斌的退休教师拦住了帮办记者,并表述了他的看法。“这次征地并不涉及我家,但是他们的行为无异于土匪,好好的麦子马上就要收获,而他们就这样给铲除了,更可恨的是,他们罔顾国家的法律,想怎么干就怎么干,那都是好好的耕地,都是口粮田就这样给非法侵占了。”

对于该项目所占土地是否是基本农田,帮办记者向夏县自然资源局进行求证。该县自然资源局执法大队姚队长声称:“对于青苗补偿,应该是乡政府和村委会管了,对于违法占地,我也是昨天才知道此事,当时就和尉郭乡项建辉镇长通过话,要求立即停止,该办手续必须办理,如果没有办理合法手续,严禁继续施工”。

姚队长同样认为,麦苗已经那么高,而且再有一个月就要收割,应该等到收割完麦苗之后,再进行征地。据村民反映,在征地方违法毁田毁苗之时,他们就反映给夏县自然资源局,然而只是反映当天停止了一下,当天夜里就偷偷铲除了李建国家的麦田,而且帮办记者调查当天仍肆无忌惮的进行着。

正如姚队长所言,政府也不能违法,手续必须合法,这是基本常识。然而,征地方却并未停止,一直肆无忌惮的毁苗毁田。

对于项目所占土地是否为基本农田时,姚队长闪烁其词,称不可能是基本农田,应该是一般耕地。对于这个项目的手续问题,姚队长称,自项目2月份上马以来,手续一直在办理中,却迟迟未能办理下来。

走访结束时,一位知情者告诉帮办记者,尉郭村边上的晋星屠宰厂所占的地都是以租代征,也是占用的尉郭村17队集体土地38亩。17队一共只有280亩耕地,没想到的是两次征地,老百姓的土地就被侵占了将近150亩。

被铲麦田对面的小麦绿色高质高效尉郭试验示范点

而且最让村民气愤的是,自从中央政府要求进行土地确权以来,整个尉郭乡只有尉郭村没有发放土地确权证。政府就是不给发放证件,一直推脱说手续没办下来,把一等田说成三等田,降低土地标准这样就可以规避监管随便征地,也可以逃避法律的制裁,所以此时自然资源局不承认是基本农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规定,第十九条 (一)严格保护基本农田,控制非农业建设占用农用地;第四十五条 征收下列土地的,由国务院批准:(一)基本农田,(二)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三)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

山西夏县这个所谓的“市县重点项目”毁田毁苗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三条‘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以及第四十四条‘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之规定。很显然,夏县尉郭乡尉郭村建设生物有机肥基地的工程占用基本农田并且未取得合法手续是违法行为。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山西各地开展“拆违治乱提质”城乡环境大整治攻坚行动,目的是解决城乡环境问题、改善城乡面貌、提升人民群众生活质量。然而,山西夏县作为一个以农业为主业的县市,竟然是鼓励违法建设项目上马,很明显是与党中央唱反调,不与中央保持一致。

违法违规工程的“牛气”,暴露出当地监管主体的混乱。正由于违法违规项目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清理,违法违规者得到纵容,很可能会导致后来者争相效仿。

违法违规者不断涌现,暴露出当地有关部门的行政不作为甚至乱作为,国土部门严重违反国有土地使用的管理规定。而为违法违规工程补办相关手续,更是对国有土地出让制度的直接破坏,完全是知法犯法。这些细节,足以令人怀疑有关部门是真叫停还是假叫停。

多个政府部门竟然管不住一个违法工程,令当地政府与相关法令威严扫地。作为国家和群众利益的守夜人,地方政府理当担起应尽职责,对违法违规者严加惩处。而听任违法违规项目遍地开花,行政处罚书屡成废纸,损害着党和政府在群众中的威信。

截止发稿之时,当地百姓还在反映,在短暂的停工后,该项目又开始施工,变本加厉的干了起来,拉运砖块,筑起了地基。随后,还未签署征地补偿协议的10户村民的麦田也全部被强制铲除,帮办记者再次向夏县自然资源局姚队长也进行了反映,那么这个所谓的“市县重点项目”,为何越是查处制止,越是大张旗鼓的施工?违法违规项目背后,存在怎样的隐情或者猫腻,同样值得进一步追查。希望夏县相关部门能尽快给予社会一个满意的答复。

对此帮办记者将继续予以关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