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原创 慈禧曾亲下这样两道懿旨,可见她对日本入侵的警惕性超出世人想象

世人常把甲午海战的失败归咎于慈禧对日本的警惕性不足和忽视了海军的发展。其实,慈禧对日本入侵的警惕性和对海军发展的关注度超出了世人的想象。

1881年4月,福州船政局建造的“威远”号军舰在小阳山洋面上发生触礁事故,损伤了两处龙骨。当时,无论近代企业,还是近代军队,都缺乏严格管理,官兵的军事素质和纪律饱受各方诟病。事故发生后,右庶子陈宝琛上奏弹劾。

1882年5月,船政大臣黎兆棠奏报调查结果,说“威远”并无渗漏松缝,估计修理费需要1500两白银。同时,他还上奏说“泰安”管驾克扣粮银之事并不属实,并提出轮船船员要求朝廷购买训练帆船之事。

黎兆棠的奏折是个典型的官样报告,基本上否认问题,抹平矛盾。“威远”既无碰坏,亦无漏水,为何要花1500两银子去维修呢?对于纪律涣散,黎兆棠也不认账。

对于这种典型的官样报告,慈禧还是批示道:“威远”“泰安”问题,你们说船长没有责任,朝廷可以不处理;陈宝琛批评训练废弛,你们乘机跟朝廷要经费买练习舰,朝廷也会同意。但需要提醒你们的是,船政局已经办了20年,各项事宜总该掌握了。如果一切仍靠洋人,还能克敌制胜吗?管理中的积弊,你们赶快纠正,如果再出什么事,朝廷就要追究责任了。

按照清朝处理公文的流程,皇帝、皇太后看了大臣所上奏折,或通过军机处拟旨,或亲笔批示。即使亲笔朱批的,一般也仅是“知道了”,写大段文字的相对较少。而这次慈禧对小阳山附近海事事故的批语多达140字,可见当时慈禧对于海军发展的重视程度。

其实,慈禧当时对于海军的关注还不如说是对日本侵略的警惕。在清朝创建近代海军的各种奏折中,还有两道慈禧的亲笔懿旨。一道是在同年10月下达的。李鸿章当时在奏折中表示,现在与日本开战,没有必胜的把握,应先练水师,再图东征。对此,慈禧亲撰懿旨:“练水师必须购船炮,购船炮必须拨巨款,试问五年后是否能有成效?日本包藏祸心,已吞琉球,又想占领朝鲜,此不可不防。你们一定要重视,不可马虎!”

慈禧的另一道懿旨下达于1885年夏天,船政大臣裴荫森奏请仿造法国军舰式样,建造新式钢甲舰,李鸿章认为裴荫森所荐军舰不适合海上作战,让朝廷不要浪费钱财。而慈禧却支持福建船政探索仿制新式军舰,还写下懿旨:筹办海防二十多年,至今毫无成效,福建建造的船只都不能用。所谓自强者安在?对于这次请造钢甲舰一事准其拨款建造,望该大臣要监督到位,不要偷工减料。”

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北洋水师1888年正式建军后,慈禧作为大清国母仪天下的皇太后,她从“垂帘听政”,到后来的“训政”,再到 “归政”,红颜早褪,雄心已消,执意要修个花园养老。最后,北洋水师兵败甲午,全军覆没,慈禧中兴大清的心血毁于一旦。

有趣,有料,有深度
关注公众号淘历史,和T君一起读历史
作者|中天飞鸿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