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Uber一次性发3亿美元“慰问金” 但司机们会买账吗?

4月12日,网约车公司Uber此前秘密递交的招股书正式公开。除了备受市场关注的募资金额和财务业绩等项目外,Uber向平台司机派发的奖励金也成为了一大突出亮点。

Uber招股文件显示,该公司计划拿出 总计约3亿美元的现金来支付给曾对平台作出贡献的司机。大约有110万名Uber司机能够享受这一现金奖励。

按照Uber的条件,获得奖励资格的司机需满足在本年度截至4月7日前完成过一次驾驶订单。

总完成订单次数超过2500、5000、10000以及20000的司机分别可以获得100、500、1000以及10000美元的奖励金。

Uber表示,有资格领奖的司机将于今年四月底之前一次性收到全部奖金款项。另根据该公司的定向发行股票计划,符合条件的司机将有资格持手中现金以IPO价格购买Uber普通股股票。公司也在招股文件中说明,将保留1.3亿普通股暂不发行。

但这样一个听起来非常振奋人心的计划,对于Uber旗下的司机来说只能算是差强人意。

与司机之间的利益纠纷是网约车公司共同面临的一大问题。多年前,Uber也曾因无法确认司机的“身份”而与旗下司机之间爆发过矛盾。

Uber曾声称, 司机在公司中作为“独立承包商”而存在,并不包含在“雇员”行列中,这导致Uber司机没有办法享受正常的公司员工福利和报销制度,也无法取得最低工资保障。这一方面为Uber节省了资金,另一方面也引起了司机的强烈不满。

经过几轮拉锯战,2016年,Uber想出了一个既能节约成本,又能让司机们满意的解决方案——向司机提供股票奖励。但由于美国证券法的相关规定,作为“独立承包商”身份的司机并不能直接获得奖励股份。

除此之外,Uber司机们也对工资水平颇有微词。直至2018年,过半司机的工资水平仍然处在当地的最低薪资水平上。Ridester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2018年美国Uber司机未扣除汽油、保险成本的时薪中位数 仅为14.73美元,年薪在2万美元上下,对于有家庭的人来说远远不够。这与Uber给司机们描绘的美好前景大相径庭。

今年,就在Lyft上市的第二天,洛杉矶的Lyft和Uber司机便爆发了罢工,以抗议Uber近期新提出的降薪政策。

在当前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紧张形势之中,网约车公司的司机资源相当宝贵,因此,在“加薪维持司机人数”和“降价保证市场竞争的有利地位”这两个方向相左的目标之间,Uber等公司面临两难抉择。

而本次向司机发放奖金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抚慰”的作用,Uber希望通过现金奖励和股份吸引或维持更多的司机,从而保持更高的用户吸引力。但直到目前,Uber仍然不准备把旗下司机作为雇员来对待,仍然不准备给予司机更高的最低时薪保障,那些订单数量不足标准的司机也得不到一分钱的额外奖励。

据彭博社援引司机罢工活动的组织者Nicole Moore称, 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收入水平“并不是用一次奖金支付就可以掩盖的事实”。

但能够从30亿美元的亏损中挤出3亿美元用于犒劳司机们,这也彰显出Uber对留住他们的强烈渴望。Lyft在今年早些时候IPO时也曾向旗下司机发放奖励,但标准更加严格,相对应的奖金总额也远不如Uber“出手阔绰”。

华尔街见闻今日早些时候曾撰文分析Uber的招股信息及财务数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Uber去年录得营收112.7亿美元,较2017年同比增长42%, 但全年的运营亏损仍在30亿美元,最近三年合计亏损额达100亿美元。

包括Uber自己也在招股文件中指出,在可预见的未来,该公司营业费用将大幅增加,可能无法实现盈利。Uber司机们所期望的优厚待遇似乎还很遥远。

但这样一个听起来非常振奋人心的计划,对于Uber旗下的司机来说只能算是差强人意。

与司机之间的利益纠纷是网约车公司共同面临的一大问题。多年前,Uber也曾因无法确认司机的“身份”而与旗下司机之间爆发过矛盾。

Uber曾声称, 司机在公司中作为“独立承包商”而存在,并不包含在“雇员”行列中,这导致Uber司机没有办法享受正常的公司员工福利和报销制度,也无法取得最低工资保障。这一方面为Uber节省了资金,另一方面也引起了司机的强烈不满。

经过几轮拉锯战,2016年,Uber想出了一个既能节约成本,又能让司机们满意的解决方案——向司机提供股票奖励。但由于美国证券法的相关规定,作为“独立承包商”身份的司机并不能直接获得奖励股份。

除此之外,Uber司机们也对工资水平颇有微词。直至2018年,过半司机的工资水平仍然处在当地的最低薪资水平上。Ridester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2018年美国Uber司机未扣除汽油、保险成本的时薪中位数 仅为14.73美元,年薪在2万美元上下,对于有家庭的人来说远远不够。这与Uber给司机们描绘的美好前景大相径庭。

今年,就在Lyft上市的第二天,洛杉矶的Lyft和Uber司机便爆发了罢工,以抗议Uber近期新提出的降薪政策。

在当前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紧张形势之中,网约车公司的司机资源相当宝贵,因此,在“加薪维持司机人数”和“降价保证市场竞争的有利地位”这两个方向相左的目标之间,Uber等公司面临两难抉择。

而本次向司机发放奖金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抚慰”的作用,Uber希望通过现金奖励和股份吸引或维持更多的司机,从而保持更高的用户吸引力。但直到目前,Uber仍然不准备把旗下司机作为雇员来对待,仍然不准备给予司机更高的最低时薪保障,那些订单数量不足标准的司机也得不到一分钱的额外奖励。

据彭博社援引司机罢工活动的组织者Nicole Moore称, 低于最低工资标准的收入水平“并不是用一次奖金支付就可以掩盖的事实”。

但能够从30亿美元的亏损中挤出3亿美元用于犒劳司机们,这也彰显出Uber对留住他们的强烈渴望。Lyft在今年早些时候IPO时也曾向旗下司机发放奖励,但标准更加严格,相对应的奖金总额也远不如Uber“出手阔绰”。

华尔街见闻今日早些时候曾撰文分析Uber的招股信息及财务数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Uber去年录得营收112.7亿美元,较2017年同比增长42%, 但全年的运营亏损仍在30亿美元,最近三年合计亏损额达100亿美元。

包括Uber自己也在招股文件中指出,在可预见的未来,该公司营业费用将大幅增加,可能无法实现盈利。Uber司机们所期望的优厚待遇似乎还很遥远。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