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被打懵了的苏联高层终于在第三年找到正确的战役法

原著 :〔英〕C.J.迪克

译者:小小冰人

战争头几个月的情况似乎支持希特勒和他的将领们对红军不屑一顾的看法。苏军领导层对此的应对基本可以总结为无能。敌人的突袭使他们毫无准备,丧失平衡,陷入被动状态。斯大林的本能反应有两个:严令部队坚守阵地,即便在后撤保存力量明显可取时也是如此;采取预先计划的应急措施,但在当时的情况下,不恰当的反冲击和反突击注定要失败,因为部队零碎投入,协同欠佳,后勤支援不足,而且敌人还掌握制空权。苏军投入的力量三周内损失过半。他们仍未了解并适应现实,因而继续采取这两种应对方式,结果对组织密集纵深防御造成危害并导致他们战前的陆军和空军折损大半。苏联人全靠不断组建新锐兵团来防止全面崩溃,头五个月,新编成的291个师和94个独立旅加入各作战方面军和最高统帅部大本营预备队。这些力量为防御提供战略纵深,以领土和人员的高昂损失为代价,弥补战役层面的缺陷并使红军得以不断重建或补充在战役灾难中消耗殆尽的部队。此外,他们还为红军重新学习相关业务争取了时间。

面对1941年的情况,苏联人采取这种战略反应,虽说大多数时候适得其反,但可以理解。领导层猝不及防,不可思议但仍在加剧的领土和军事损失威胁到国家的存在,他们对此惊慌失措。虽说昔日大清洗执行者们的能力往往值得怀疑,可除了采用战前学说和战役概念外,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在当前情况下,政府和军方都知道,这就是目前可用的一切。一年前,法国曾面对完全相同的问题;从本质上说,他们之间的不同是法国缺乏战略纵深和韧性,而这两点使苏联得以恢复。

红军1941年被迫实施11次战略防御战役,这些战役未经策划,大多缺乏组织和协同,当年遂行的7次战略反攻战役同样如此。可是,次年大多数时间里,相同的战略方针仍在延续,这就很难对其加以解释和辩解。虽然敌人1942年可以在主要突击方向达成突然性(的确如此),但事实是红军早已预料到这种情况。同样清楚的是,德国人会再次获得空中优势,因为红空军缺乏训练有素的飞行员去驾驭数量越来越多、性能越来越出色的战机。另外,切实可行的编成、有效的指挥控制体系、可供使用的战术和战役学说,以及强有力的后勤支援等同样重要,而这些都是红军所欠缺的。

苏联人本可以选择如何应对德国的进攻,但一系列缺陷让他们失去了选择的可能。德国人已证明他们在机动作战方面能力出色,学习这种能力的过程中,红军遭到惩罚,不得不缩小、简化部队结构并依靠大批新组建、作战价值不高的兵团。他们需要修改学说、改善结构和质量以迎接1942 年的挑战。另外,让工业部门为军队提供再装备和补充、训练新干部应对战前未曾预见到的情况,这些都需要时间。这种情况要求红军实施灵活的战略防御,放弃所能放弃的一切地区,从而为集结强大的快速力量、锻炼重生的军事机器争取时间,敌人会和去年一样,因过度拉伸和后勤枯竭而达到进攻顶点。反突击和反攻只应在明显存在战略必要性的地方发起。

另一个必要条件是,预备力量能提供一个强大集团,以巨大兵力优势弥补技能方面的不足并成功提升士气。相反,整个春季和夏季,苏军将兵力浪费在沿整条战线发起的十余场资源不足、缺乏准备、计划欠佳的进攻中,这导致其防御过于薄弱,无法阻挡或严重拖缓德军的夏季攻势,不过德国人所犯的错误和苏军投入的新锐兵团又一次挽回了局面。即便如此,红军也损失惨重,共折损11 个新组建的坦克和机械化军、2 个骑兵军、72 个步兵师和38 个坦克旅。

当然,战略挥霍会造成战役后果。1941 年和1942 年的常规与战前学说相反, 方面军和集团军通常不得不以单梯队布势防御宽阔地带,而且只有小股预备队。方面军防御地带宽达300—500 千米,集团军为70—120 千米,步兵师通常为20— 30 千米。 缺乏纵深和兵力兵器密度较低导致的危险,因诸兵团平均分配在指定正面,而非集中于关键地带的倾向而加剧。由于反坦克兵器不足,这种危险尤为严重,对敌人密集坦克突击的防御通常无效,很快就会被打垮。到1942 年夏季, 这些缺点得到部分改正(但仍然不够):规模类似的兵团,防御正面缩短约25%,纵深也获得相似比例的扩大。预备队有所增加,工程兵的准备得到改善,坦克防御更集中于重要方向上的各支撑点,反坦克预备队和集团军炮兵群构成了面向受威胁方向的机动火力。尽管反坦克预备队的规模很大,可是最初反坦克兵器非常短缺,这经常迫使红军使用坦克分队或坦克兵团对付敌坦克并往往将后者分拆使用。1942 年夏季,苏军的防御和去年一样失败,至少在莫斯科方向以南地域是这样, 那里的防御依然稀薄、脆弱,缺乏吸收敌人冲击后发生弯曲但不至破裂的纵深和弹性。德国人可以在他们希望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顺利达成突破并以战役机动打垮对方沿宽大地带实施的抵抗。不过苏联人至少已学会及时后撤以免遭到包围,敌坦克力量构成的合围圈较为薄弱,远远落在后方的步兵力量无法及时构成阻止苏军逃脱的坚固屏障,这就使苏军通常能较为容易地突围。到了秋季,由二梯队、反坦克和坦克预备队构成的更深防御,其每千米正面火炮和迫击炮的数量增加到15—25门,事实证明,增加的火炮密度让防御变得更加有效。

1942年前三个季度,苏军人员伤亡总数比1941年增加三分之一。德国人达成的突破深度与去年一样,但只是在战线南部三分之一处;从列宁格勒南延至库尔斯克,他们处于战略防御之中。若苏军在防御和进攻行动之间取得更好的平衡,他们在人员和领土方面的损失是否会更小些,这个问题存有争议。红军1942年春季和夏季发起十余场大多数遭遇挫败的进攻,取得的战果微不足道,却将本可以限制侵略者大举突入并造成破坏的兵力白白浪费。步兵应提供更大的密度和纵深,坦克则应构成反渗透、反冲击力量,二者的结合将加强防御稳定性。

直到1943年春季,包括十余场战略性行动(大多以失败告终)在内的、代价高昂的第二次冬季反攻高潮过后,斯大林才接受那些高层军事专业人士的建议。这个建议早在去年就曾提出过:苏军应实施防御,而非进攻。他们主张节约并集结资源,特别是快速力量;德国人进攻时,吸收其冲击;尔后转入进攻,设法歼灭陷入混乱并丧失平衡之敌。

因此,从三月份起,红军以诸方面军协同配合的各集群首次构筑起真正妥善准备、具有密度和深度、获得恰当策划的弹性防御。

本文摘自《从失败到胜利:1944年夏季东线的决定性与非决定性战役》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