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重磅!闻喜酒务头商代墓地荣获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3月29日,为期两天的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会在北京结束,经过评委会评议和投票,最终从20个入围终评的考古项目中评选出了“十大”。

山西闻喜酒务头商代墓葬(注:以下简称“酒务头墓葬”)成功入选,获得“考古界的奥斯卡”奖。山西襄汾陶寺北两周墓地、山西绛县西吴壁遗址分获入围奖。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省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为你呈现酒务头墓葬发掘时的情况。

“劫后余留”的酒务头墓葬 填补了晋南地区晚商遗存的空白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始于1990年,每年举办一次。据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介绍,“这些发现有不少是‘考古中国’的新成果;有的是在国家重大工程项目中的重要考古新发现;更有一些是在被犯罪分子盗掘后所进行的抢救性发现。商周时期的不少新发现都是‘劫后余留’,这些新发现让我们切身地感触到‘盗墓’对国家历史文化的毁坏,是根之伤,是心之痛。也有一些新的发现是考古学家长期坚持、不断探寻的新成果、新进展。”闻喜酒务头墓葬,就是“劫后余留”。

在摘得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荣誉后,身在现场的省考古研究所所长王晓毅非常兴奋,因为这是一处让考古工作者倍感“意外”、且不断产生惊喜的发掘过程。亦如终评会评委的评语所述,“该墓地应为晚商高等级方国贵族墓地,从该墓地的发现与发掘是商代考古的一次重大突破,不仅为‘匿’族青铜器找到了归属,也填补了晋南地区晚商遗存的空白。”

为何酒务头墓葬填补了晋南地区晚商遗存的空白?对此,王晓毅告诉记者,“商的政治结构是以军事据点为中心的管理模式。随着商王朝势力的东进和南移,晚商时期晋南地区聚落数量、规模与早商相比急剧下降,以往的考古工作都没有在此区域发现大规模的晚商遗址。所以,酒务头墓葬的出现,有很重要的历史和考古意义。”

一次从“沮丧”到惊喜的发掘过程 揭开了一个新方国的面纱

2016年11月,文物与公安部门请专家来对酒务头被盗墓葬中的文物进行断代。“这可能是一处晚商高等级贵族墓地,应尽快保护与发掘。”国内著名考古学家李伯谦、刘绪、朱凤瀚等在酒务头墓葬被盗现场调查时说。晚商,这对于考古研究人员来说是非常震惊的。

在充分准备的基础上,省考古研究所和运城市的考古工作者于2017年6月进驻酒务头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时至今日,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酒务头墓葬考古项目负责人马昇还记得初次到达此墓葬时的情景,“那是沮丧、绝望和愤怒啊!地表大大小小的盗洞有十几个,有些盗洞直接是炸药炸的。”正如考古工作者猜测的那样,该墓葬群内的几座墓葬已经空空如也,现场只残留了一些当时盗墓者打碎的陶片和青铜残片,给考古和历史研究带来了不可逆转的损失。

参与该项目发掘工作的省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高振华也表示,这场发掘工作着实考验人,大家都希望通过考古发掘来寻找历史遗留下的证据,可是墓室所有的有效信息都被破坏了,给考古研究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深入,考古工作者开始发掘酒务头墓葬的M1。令人惊喜的是,这个墓葬没有发现盗洞,大家逐渐兴奋起来。这是一个“甲”字形的墓葬,规模很大,形制特别,规格很高,腰坑内有殉牲,而在墓葬一侧还有陪葬车马坑。

通过对墓葬形制和出土青铜器的纹饰、造型进行判断,考古工作者最终确定这座墓葬为商代晚期遗存,和专家的预测一模一样。这让大家异常兴奋,因为在晋南地区,晚商遗存是个空白。最重要的是,M1中出土了大量完整的青铜器组合,无疑彰显了墓主人尊贵的身份,大家判断,该墓葬主人有可能是仅次于商王墓葬的贵族首领。“墓主人有可能就是与商王同族的人,被分封到此处建立了自己的属地。”马昇说。

墓葬等级高,墓主人身份显贵,这只是酒务头墓葬的一大特点,要知道最重要的发现,则是在出土的青铜器物上皆能看到刻有相同族氏名“匿”的铭文。“匿”是什么意思?在相关历史文献中,并没有关于“匿”的记载啊!马昇告诉记者,“其实在山西历代考古发现中,考古人在不断刷新历史,我们先后发现了丙、先、倗、霸等方国的存在,大家依此判断,‘匿’就是一个方国的名字,酒务头墓葬所处的地方在商朝时期,就有可能是一个名为‘匿’的小国家。”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些文献记载中,曾经有“匿”的出现,而在国内外的一些博物馆中,均展示过刻有“匿”字字样的青铜器,只是人们却无法解读它的由来以及出土地点,而酒务头墓葬的发现,或许能为这些身份未知的青铜器,提供一个关于“家”的记忆。

打击文物犯罪 酒务头墓葬29件青铜器终“回家”

2018年5月27日,山西公安机关打击文物犯罪成果宣传展览在山西博物院举办,从闻喜酒务头墓葬追回的文物也在展示范围之内,这些曾经被埋葬在地下的“国之重器”第一次聚焦在镁光灯下,展示着它曾经的辉煌和历史,或许你能看到它的精美,但看不见的则是民警们日夜兼程的故事。此次闻喜酒务头商代墓葬成功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在这个奖杯背后,也有全省公安机关民警们的砥砺奋斗。

“酒务头商代墓葬最早是在2014年后半年被盗墓分子发现的,当时由5个人组成了盗墓团伙,盗掘了一座大墓,把墓室内的青铜器和青铜残片洗劫一空。除了每人均分了20件青铜器外,剩余的器物以43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收购者。”段林辉告诉记者,这还只是该墓葬被盗掘的开始,紧接着第二伙盗墓贼开始对酒务头墓地疯狂洗劫,此时盗掘出土的青铜器售价已经被估价到1400万元,迅速引发了当地黑恶势力团伙侯氏兄弟的注意,他们开始于2015年5月30日把魔爪伸到了酒务头商代墓葬。至此,酒务头商代墓葬中的5座大墓,有4座被洗劫一空……公安机关也由此踏上了缉拿犯罪嫌疑人和追缴文物的道路。

2018年,山西省公安机关坚决贯彻中央部署,以横扫千军的勇气向文物犯罪“亮剑”,为期3年的一场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力度最大的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在山西省如疾风暴雨一般展开。省公安厅抽调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精干警力组成的专案组夜以继日地奋战,最终从侦办侯氏兄弟案件中,追缴回文物9件,均为国家一级文物。“我们从上海追回1件青铜兽形觥,这件文物当时拿到香港保利拍卖公司拍卖1300万,之后拿回上海;从河南追回来3件,分别是青铜斝、青铜盉、青铜方尊,当时侯家老三侯金海以1500万的价格卖给河南毛某;侯金海藏在黑社会成员张建军处3件,分别是青铜罍和2件青铜斝。从临汾追回来2件,分别是青铜觯、青铜觚,是侯金海以220万卖给了临汾李某。一共计9件。”与此同时,专案组又从王合彦、卫永国、朱保林等5人处,追回国家一级文物4件,其它级文物16件。两次追缴过程中,共计追回文物29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13件。

这被追回的29件文物,都经过考古工作者的辨认,确定其为酒务头墓葬出土的器物。遗憾的是,考古工作者没有办法确认这些器物是从哪座墓葬中出土的,但它们的“回归”,却让酒务头墓葬的文化遗存更加丰富了,为这座商代晚期贵族墓葬提供了更多的实物佐证。王晓毅说:“这些文物的追缴,让酒务头墓葬的历史信息更加完整了,也是考古部门和公安部门联动后取得的成果。民警们把犯罪分子提供的线索进行了确认,便于我们发现墓葬的遗存信息;考古工作者也把从墓室内发现的烟头、矿泉水瓶等盗掘信息告诉民警,便于他们确定犯罪嫌疑人。这对于今后的工作是一种有效探索和尝试。”

酒务头墓葬的发掘,揭开了一个新方国的面纱。在曾经的三晋大地上,这里有过“匿”国的文明,时至今日,它用此种方式和我们问好。(记者 孙轶琼)

来源 山西晚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编辑yanlin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