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热点追踪] 教育部公布竞赛“白名单”,义务教育“四大杯赛”全退出!

“迎春杯”“走美杯”放弃申请“开白”

“希望杯”缩小战场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教育部“白名单”上的竞赛分三类:科技创新类、艺术体育类、学科类,其中学科类的15项赛事全部只面向高中生——这与教育部此前给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减负的精神一致。而这15项赛事中有一些以前也是向小学、初中生开放的,现在面临“缩小战场”的变革,“希望杯”全国数学邀请赛是其中典型的一个。

“希望杯”比“迎春杯”和“走美杯”幸运,进入了今年的“白名单”,但原本面向小学、初中、高中生的比赛今年只能面向高中生了,其主办方是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和《数理天地》杂志社。昨天,北青报记者以家长身份致电“希望杯”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面对小学、初中的竞赛没有了,其他活动请家长关注官网通知。“可能有一些其他活动会安排在暑假,但比赛肯定没有了。”对于“希望杯”面向小学、初中生是永远取消还是暂时取消的问题,这位工作人员表示:“根据教育部的批文,目前只批准了高中部。这个是一年一申报,具体2020年什么情况还不太清楚。”根据官网消息,这项竞赛也历史悠久,创办于1990年,2003年起开始举办小学希望杯,覆盖全国的参赛人数累计超过3000万。

“北大培文杯”转型为“写作大会”

在那些没进入今年“白名单”的赛事中,有一些创办历史较长或较受欢迎的赛事还没有放弃,正在努力转型,以寻求继续发展的机会。“北大培文杯”就是其中一个,这个往年的”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近日刚宣布更名为“写作大会”,开启今年的新一届活动。

“北大培文杯”创办于2014年,强调开放的写作方式,面向小、初、高学生进行。今年1月底,其组委会在官网宣布今年第六届“北大培文杯”延期启动,表示由于没有进入今年教育部“白名单”,“为贯彻落实《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大赛组委会临时决定延期开赛,并积极准备3月继续申报。”但是3月21日,其官网又宣布今年第六届“北大培文杯”正式启动,只是名称变成了“写作大会”。组委会的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的比赛去年收到初选作品40多万份,以高中生为主,有的学生从首届以来年年参赛。今年延期的消息一出,很多学生和家长来询问。为了让活动能继续办下去,他们今年对活动做了一些调整:参与对象扩大到所有全日制在校学生,从小学到大学研究生;全流程公益化,不收取任何费用;今年改为“网络初选”和“现场总决选”两轮制选拔规则;不进学校宣传。这位负责人强调,他们的比赛从未和招生捆绑,“我们对外宣传和接受家长咨询的时候从未提过招生的事,网上把我们和高校自主招生挂钩都是培训机构设计出来的。”他说。

同样在求生存的还有“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由于面向小学、初中生也没进入教育部“白名单”。组委会表示可能会在公示期内与教育部进行沟通,准备3月再次申报。文/本报记者雷嘉武文娟

市场反应

叫停学科竞赛培训,竞赛老师“待业”

在学科竞赛大幅缩减和严格控制的背景下,这一冲击波也迅速波及了培训机构。培训机构中涉及竞赛,以及为竞赛生服务的课内知识“超前学”班,也都纷纷紧急叫停。一家专门针对竞赛培养的培训机构——质心教育,目前也已暂停所有竞赛培训的线下课程。

作为非传统“综合型”的课外培训机构,质心教育是一家专门面向数理化生的竞赛培训机构。该机构在学生竞赛圈中一直享有名气,并受到家长们的推崇。

而在今年2月的时候,质心教育的线下课程暂停,机构甚至组织外地前来培训的学生陆续返乡,网站挂出公告表示:“为了全力配合有关部门的整改要求,质心网站、app进行调整,展开自检自查活动。”包括春季学期、暑期的课程全部停班,只保留线上的网课。线上仍在开设的课程,包括“数学竞赛”“数学火箭班”“物理火箭班”“生物初赛真题刷题班”等,上周这些“网班”陆续开班。

“确实受到这波整顿的影响,必须强制关班了。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所以只好离开了,因为这些课就不能教了。”一位专门致力于竞赛教学的知名培训机构教师透露,她在3月初选择了离职,“明令要求我们不可以办,不能教竞赛,也不能教超前课程,一律不可以开。”

这位老师还透露,私下家长们找竞赛老师攒的培训小“班组”在这轮校外培训机构的严打中,老师们也不敢再开,“我现在就呆着,也不知道要干啥。先等一等吧,等等政策看有没变化。毕竟政策刚出来,现在家长们也还处于观望的状态,所以只能等等。”

校内竞赛退热,竞赛生“骤减”

在今年对学科类竞赛的大力整顿下,面向小学、初中生的迎春杯、华数杯等杯赛停办,小学校园内的竞赛热也受到了较大的冲击。一位朝阳区五年级学生向北青报记者透露,他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学习奥数,目前已经学习了四年之久,得过“华罗庚金杯赛”和“迎春杯”的二等奖和三等奖。“我们班有至少10多位同学都在学习奥数,今年这些杯赛都取消了,光这学期就有至少两三位同学从培训机构的奥数班‘退学’了。”这位学生表示自己还在坚持学奥数,原因仅是出于兴趣,“我因为本来就喜欢学数学,对我的算术和思维能力特别有帮助,所以我坚持下来了。”

“主要受影响的是小学毕业生。以前拿着迎春杯一等奖和华杯赛一等奖,有不少初中都认。今年很多小学生家长表示迷茫。”一位顶尖中学资深数学竞赛教师透露。该老师分析说,除了小学竞赛退热,由于初中竞赛的取消,学生们学习竞赛的动力也受到了影响,这一群体数量将缩减。

“对于我们竞赛生来说,肯定是有比较大影响的。”海淀一位常年参与竞赛的中学生表示,在各项竞赛停办,以及自主招生政策的联动变化,即学科联赛的二三等奖不再起作用等背景下,选择竞赛这条路径的学生成为最大的波及群体,“我们竞赛生是比较特殊的学生群体,对于大家而言,基本假期无休,即便是春节。大家这样做都是为了在升学中获得先发优势,尤其是最后的高招。所以,这个影响确实比较大,至少今后不具备顶尖竞赛实力的‘陪跑’型选手,会少很多。”

对话

“竞赛整体水平有所下降,但不影响顶尖实力”

(对话人:海淀某顶尖中学数学竞赛教师唐老师 竞赛教授经验18年)

北青报:网上一直热议的近几次我国学生在国际赛事上成绩下滑,是否和这次奥数及相关杯赛的整顿有关联?

唐老师:学科竞赛水平的下滑,不能仅仅靠最近几次国际比赛的成绩来证明。我个人觉得下滑这个词有点危言耸听,略有下降可能有一点。因为确实水平的下降和参与学生人数是直接相关的。水涨船高,所以整体实力肯定会下降。但是作为最尖端的那几个同学,在这波整顿下,对他们的实力影响其实不大。

北青报:对于竞赛活动的大幅压减,您怎么看?

唐老师:社会上确实存在许多不规范的竞赛和评比,而且我也听过这里面有些比赛是可以直接花钱买一等奖的,像这样的比赛理应取缔。另一方面,即使规范的竞赛,教委也应该加强监督,否则也会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作为一名教育者,我很理解教育部门砍掉一些竞赛的做法,砍掉一些乱七八糟的竞赛,对学生没啥影响,我是支持的。

北青报:在这个规范的过程中,您觉得保留和不保留哪些赛事,怎么来衡量更合理?

唐老师:矫枉就必须过正,否则就不能矫枉。但是一刀切的做法肯定是不合适的,一刀切还是有不作为或者是懒作为的嫌疑。最好的做法是,经过严格的调查,砍掉一些不规范的竞赛,并且是教育部门认可的竞赛,但这个方案执行起来很有难度。

北青报:从学校层面来说,对于师生有什么影响?

唐老师:对于搞竞赛的学生肯定是有影响的。不得不承认,更多学生和家长是出于功利的目的来搞竞赛的,所以教育部门在制定政策时需要更加小心。但是作为带竞赛的老师,我们更看重学生对该学科的兴趣和学习的动力。没了初中竞赛后,初中竞赛带队老师会受点影响,工作不好衡量了。对孩子们来说,学习动力可能受点影响。其实,初中竞赛的获奖在北京没有什么本质意义,也几乎没有高中会看初中联赛的成绩而招生。在初中搞竞赛,更多的意义是为高中打基础。如果初中不学,高中就很难了。

来源:澎湃新闻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图文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因种种原因未能与原作者联系上,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致谢!

高密教育发布第1356 本期责编:张艳艳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