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融入时代,我为官兵发声

世界上所有的阴差阳错,都可以看作是久别重逢。

从事新闻报道工作,也是这样一种久别重逢,从来没想过,排长也能写新闻。带着一些疑惑,也有一些好奇,我开始了自己的基层报道实践。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些问题不时萦绕在我的心间,带兵人与兵记者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基层排长如何处理好本职工作与新闻报道之间的关系?从事新闻报道的过程,也是一个思考、感悟的过程,对我这样一个业余选手来讲,是一个非常宝贵的经历。与诸路大神交流,聆听大师讲课,也让我对新闻舆论工作产生了新的想法。

一种坚守,叫“我们的阵地”

新闻舆论斗争,在和平年代,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这个战场上,看不到刀光剑影和流血牺牲,但不代表斗争就不激烈。“上甘岭已危,十五军安在?”5年前,在网上有人这样发问。5年后,网络舆论生态虽然有很大好转,但依然波谲云诡、风云变幻,各种言论层出不穷。抹黑军人、侮辱先烈的杂音时不时存在,这都表明,我们的形势依然严峻,我们的报道工作责任重大。受众在哪里,我们的阵地就在哪里,这是我们新闻工作者的一种坚守。

这种坚守,就是对我们精神家园的坚守。这种坚守,可能需要数十年如一日,也需要跋涉山高路窄的险境,更可能承受比别人更大的工作量,更少的睡眠时间。所有的伟大,几乎都是“熬出来”的,在学习后,更加明白了这个“熬”字的含义。它不是熬资历、熬时间,而是在长时间的默默付出中,甘当幕后的无名英雄,并在其中,克服困难主动作为,在艰难困苦中玉汝于成,把我们军人的精神高地牢牢占领,把我们中华民族的精神“上甘岭”牢牢守住。这种坚守,正如战场上,革命先烈对阵地的坚守一样,寸步不让、寸土必争!

一种情怀,叫“讲官兵故事”

“官兵是故事的源泉,基层是新闻的沃土。”在学习后,我更加坚信这句话的真理性。多位大咖开讲,提到最多的一个关键词便是“讲故事”,通过故事来让新闻报道更加生动可读,达到新闻的真实性与真实感并存的最大目的。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们基层带兵人刚好身处一线,立身于官兵之间,这便让我们具备了其他同行所不具备的优势。基层带兵人来当“兵记者”,可以更方便地将带兵、育兵、讲述兵故事结合起来。可能其他人要通过蹲连住班走基层的方式,而我们则是在朝夕相处中,官兵的感人故事看到着、听得到,直接在一线获取源头活水。这么大的天然优势,对于我们去把连队官兵的故事讲好,既是鞭策,也是激励。促使着我们去记录好官兵的事迹,把它化成文字、图片,让新闻讲故事。

一种理念,叫“让兵声传播”

任排长3年,有一个感触越发深刻:“官兵真的是当代最可爱的人。”训练、演习、驻训,迎着苦和累就上了;抗洪抢险、扫雪除冰,冒着危险和寒冷就去了。简简单单,朴朴实实,就如同本能反应一样,虽然不善表达,可那么可爱,如同六十多年前那群“最可爱的人”一样。

我们基层报道员,就要担负起这个责任,去代表官兵,把来自基层的声音传播出去,把官兵的心声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去了解新时代的中国军人。随着网络的发展,部队早已不再与世隔绝,这也为我们传播官兵声音提供了更加便捷的渠道。现在军迷只需要手指一点,便能通过手机穿破迷雾、走近他们,触摸到一个个有血有肉,鲜活而不刻板的当代军人形象。在我们军队由大向强发展的过程中,我们这样的可爱形象有很多很多,如何让群众更好的理解他们,是我们应该追求的方向,也是我们价值实现的方向。让社会听到来自基层官兵最真实的声音,你在、我在,我们都在。

一种目标,叫“向全媒发展”

走进排房,报纸、电视、强军网已成为信息标配,如今的互联网也早已随着智能手机进入了军营,下到了班排,基层官兵了解事物发展的渠道更加多元。如何让我们的信息直达官兵,传播到末端,是我们应该关注的课题。现在已不是一招包打天下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我们的新闻写作习惯和表达方式,也应该不断与时俱进,如何将基层新闻,以官兵喜闻乐见的形式表达出来报道好,是我们基层报道员报道的生命力所在。

在连队一日“三个半小时”之内,报纸、电视新闻和广播已在不同程度进行灌输传播。我认为,我们的定位,要做到与“三个半小时”相融合,最好能达到精准滴灌的效果,报道出官兵爱看、爱读、爱转发的新闻。

做一个合格的军队基层新闻人,注定是一个不断攀登的漫长历程,只有起点,没有终点,这次学习经历也是新闻实际过程中重要的节点。只有砥砺前行,与时代同步,时刻保持学习状态,才能采写出视角独特、见解独到、影响深远、官兵欢迎的新闻作品。在军旅路上,我也将继续用自己的努力来记录点滴变化,做到不愧于“兵记者”和“带兵人”这样的光荣称谓。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