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味烧仙草

文/DDV

人很奇怪,必须要到快分道扬镳时才把自己的架子放下,才把自己的心结给解开,然后留下寥寥无几的时间去和身边的人或事握手言和。一边不舍现在的生活,一边期待着和新朋友的故事。

坐在奶茶店二楼,还是能听到底下点单和闲聊声,不乏有熟悉的声音在闯入耳朵,说话的正是室友的新室友,一个优秀又挺闹腾的女孩子。一个人越逃避什么,什么就能和你撞个满怀,从寝室“逃离”出来,原因之一就是不想听她们怎么规划新家,讨论哪些公共物品可以带走,自己是不是该收拾行李了。不想参与,可能是我更担心合租生活的不顺和不舍只剩两周的校园生活吧!

我是和包子、叶子、尤尤三个人一起住,前阵子因为尤尤有急事,就没和我们一起去看现在这个已经被我们签下的房子,当时她说相信我们,只要我们觉得可以就签。这周六一起去搞卫生时,明显感觉到她的失落,我自知很不好意思占了稍微大的那一间,最后也没把它让给尤尤,也知道这种做法很自私、很现实,但我还是这么做了。这应该就是我不期待实习的原因之一吧!怕有更深的矛盾,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会慢慢淡忘,但至少现在我是非常愧疚的,也没去和她说。

还有相处,三年前因为和包子一起进了网信部,也在这时结识了叶子,因为认识早也熟,和她们两相处比较自然,尤尤三年同班同学,但没租房之前,可能讲过的话都不超过十句。观念上,我是个不喜欢等人的人,昨天出发的时候,我坐在寝室等了他们两四十多分钟,尤尤也等了差不多,我又有点啰嗦,会旁敲侧击地告诉她们下次要早点到,尤尤则既没抱怨又没责怪,事后我想,是不是自己太小题大做了,人总是会有迟到的时候。

两周时间,一周准备计算机,一周准备期末考试,相信过的会比想象中快。又不想结束地那么快,整整三年,自己会不会太虚度了?是我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

三年,对我帮助最大的应该是坚持二字吧!看着青媒一个个和我一起进的同学退出,在团总支两年饱受争议的支撑,三下乡茶不思饭不想的每一天,都坚持住了,现在想想还挺酷。经历过这些,我也发现自己把重心放在寝室和学习的时间太少了,和室友冰释前嫌,和搭档认真完成每一次作业,都挺酷的。

要说遗憾,应该是之前自己缺少自信,太低调,还自我感觉良好,不好好学习。

楼下的冰块声打断了我的思路......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