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从留美学生投毒案来重谈二十年前的清华朱令悬案!

近期关注北美留学圈的都知道,出了两件大事。

这两件大事都与留学生宿舍投毒有关。更加巧合的是,这两件留学生投毒案所用毒物都与之前国内的两件同类案件所用毒物恰好一致

第一起案件是加拿大皇后大学的王子杰,向其前室友的食物和水投毒,其所使用的毒物正好是之前轰动一时的复旦大学投毒案林森浩所使用的N-二甲基亚硝胺。

这第二件发生在美国的留学生投毒案呢?与本文要介绍的清华朱令案有一定相似之处。

12月20日, 据美国北安普敦郡检察官在新闻发布会上证实,现年22岁的中国籍留学生杨宇楷涉嫌使用金属铊毒害他的室友,被指控谋杀未遂等罪名,现已被移送至当地监狱。

不论国内国外,高校投毒事件频发,不禁让人关心起学生党们的心理和精神问题。学业再好,一旦性格或者心理出了问题,甚至是极端性格,对人对己都非常危险

朱令案来龙去脉

最初看到上文所述美国留学生杨宇楷投毒案的时候,西编心里一惊,猛然想到了那件发生在二十几年前扑朔迷离且引起巨大争议的三大悬案之一的清华朱令案

白银案(近期已破)、南京大学碎尸案,并称为中国三大悬案的朱令案,到底是怎样的扑朔迷离呢?

朱令姐姐考入北大,自己考上清华。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姐姐吴今在大学一次郊游活动中意外坠崖离世,朱令也惨遭横祸。

1994年,北京音乐厅。朱令在古琴边坐定后,并不急着演奏,而是开始试音。场内很安静,等着她调了5次,才开始独奏《广陵散》。

那时,恐怕没什么人知道,铊毒已在朱令体内隐隐发作。事后有同学告诉朱令母亲:朱令已经3天没吃饭了。

演出第二天,朱令突然病得很厉害:腹痛、腿痛。很快,头发掉光了,被送往医院治疗一个月,病因无法确诊,好转后回家休养。

新学期开始,倔强的朱令坚持返校。入学不到十天,她再次发病,双脚疼痛难忍、双手麻木,刚长出的碎发也脱落了。

1995年3月9日,朱令到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就诊。
26日,朱令进入ICU,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28日,朱令陷入长达两个月的昏迷。

“朱令得了怪病”的消息在同学中传开了,残忍真相的揭开,源自朱令的中学同学贝志城,他在回忆文章中写道:

她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我的第一反应是拔腿想走,但是双腿已经不听使唤。

4月10日,贝志城发出了第一封电子邮件,那时中国只有3条256K的链路,在清华、中国科学院和化工大学。他和同学“借道”清华大学,拉过来一条网线。

很快,就有人怀疑是铊中毒。此后,他共收到回信 1635封,有79.92%认为朱令是铊中毒。

北京职业病防治所陈震阳教授做了相关检测后说:朱令体内的铊含量比正常值高出一万多倍,已经达到医学致死含量。结论很坚决:铊中毒,而且是前后两次中毒,那就确认了朱令是被身边人投毒,且分两次

对症治疗后一个月,朱令体内的铊含量降为零,中毒症状消失。她的命得救了,然而,还是迟了:

大脑、中枢神经、肺、肝受到严重损伤;
脑组织萎缩,双目失明;
四肢、语言及记忆功能丧失;
处于重残瘫痪状态。

是谁要杀死朱令?

一谈起至今未破的案子,朱令父亲顿时就激动了:他拿出几份材料,逐字逐句地念;而后又急着开电视,一定要记者看看2006年《东方时空》为朱令制作的节目,在他看来,这个节目点明了“谁是罪犯”。

朱令父母逐一回忆:

1995年4月28日报案几天后,朱令寝室就发生失窃案,朱令的个人生活用品蹊跷丢失(后期朱令存放在系里的物品第二次被盗)。

1995年10月,也就是立案侦查后的半年,警方曾说过“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

1997年4月,朱令的一位同班同学兼室友,被警方传讯8个小时后回家

1997年毕业典礼,朱令就读的物化2班,31人里有28人领到了毕业证和学位证,没拿到的是因病休学的一位同学和朱令,以及那位被传讯室友。

等了又等,答复始终是“正在调查”。

直到2005年末,一次网络事件引起了公众和媒体对这起旧案的极大关注。一位网友在天涯论坛上发表《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一文,这篇文章不仅将朱令案件定性为投毒案,更将曾被警方传讯的室友推到风口浪尖

很快,一个带有该室友姓名的ID,开始在天涯发“声明”帖《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诉说自己多年来被误解、被怀疑。“我是清白无辜的。我也是朱令案件的受害人。”

西编从天涯查找到了这个发布于2006年的如此久远的帖子,一直到今天,还有人不断回复顶贴。

各类“网络福尔摩斯”频现,“滚落到室友床下的朱令杯子”、“被室友们分食的面包”……等多个细节都在帖子里被热烈讨论。

2007年9月,朱令家、律师才从一份公安部给某位政协委员的复函中得知“警方已于1998年办结此案”。这封复函是这样写的:

经警方工作,排除了朱令自杀和误食铊盐的可能性, 基本确认系人为投毒所致,但由于事发两个月后才报案,证据已经灭失,案件终未侦破。1998年8月25日,市局文保处经批准结办此案,并妥善答复了当事人家属。

而朱令父母则说,8月25日这一天,北京市公安局曾与他们有过一次正式会面,但并未有结案一说。

大量的猜测指向了室友孙某强大的家庭背景,当时在长达几个小时的审讯后,有传言此室友家庭动用了无比强大的关系,将此案压了下去,同时为她办理了出国手续,从此杳无音信。

为朱令白宫请愿

朱令案再次出现在风口浪尖,是因为网友在2013年发起的白宫请愿。一项请愿在30天收集10万个签名就能得到白宫回应。

“由于这个刑事案件发生在中国,美国也没有辖权。” 律师表示,“这更多的是一种情绪的表达。但从法律的角度上很难站住脚。”

很显然签名者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引起美国政府的注意,寄望美国政府在适当的时间发表意见。

作为本案的焦点人物,孙某后来移居美国。孙某本人最近一次公开发言是在2013年4月,在朱令案因为复旦大学投毒案再度引起关注之后,她在网络论坛天涯社区发帖称“我恨,事情没有发生在今天,埋没了真相。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以法”

公开报道显示,孙某的祖父是孙越崎,曾任第五至七届全国政协常委;堂伯父是孙孚凌,曾任北京市副市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这也是各类传言四起的原因之一。

但是朱令家人反对这种白宫请愿的方式来推进案情进展,并且告知大家清华校方又联系了他们。

25日律师李春光在其微博上发布了案件的最新进展,北京警方也与朱父母仍保持沟通中。

一封来自于美国的匿名信

26日,新浪微博网友@Fang_2014在微博发布了“一封奇怪的来信”,称“今年6月底,朱令家人收到一封写自美国的信件”,写信人“冬冬草”质问朱令父母如何教育儿女真正的“优秀”。据知信件已交@平安北京 ,一直未得到答复。

落款“冬冬草”的作者在信中称,如果不是朱令影响别人休息,“也不会被同宿舍人集体毒残”。信中写到,“她影响别人睡眠已有两年多了,同宿舍人均处于半崩溃状态,且忍无可忍,只想将她逐出宿舍,要她生病留级,将她毒残,纯属意外。”

简介为“帮助朱令基金(海外)官方微博”指出,这封打印信用的是A4纸,当地并不通用,“在美国基本上买不到A4大小的纸”。

这封冬冬草的来信原文如下:

这封神秘来信到底是有人恶搞还是知情人内幕爆料,我们可能永远都不得而知。

事情的真像到底如何?真凶到底是谁?犯罪细节到底是怎样的?到底有多少人参与其中?案件侦察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到底有多少证据与真相是被隐瞒的?

23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我们局外人永远无法感受到朱令肉体与精神所承受的双重痛苦,就像我们永远也体会不到两位白发人照顾黑发人的苍凉与无助。

我们有生之年到底还能不能看到朱令案真相大白的一天?

三大悬案之一的白银案已破……

那么朱令案呢?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