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2019年两会高度关注信用问题 多份议案呼吁强化“老赖”惩戒

2019年全国两会已于3月15日圆满闭幕,期间,诚信、征信问题受到高度关注。健全社会信用体系推行信用监管……等词汇,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之中;多个代表团提交了关于加快信用立法推进诚信体系建设加强信用联合惩戒的议案。提交议案的代表、委员们普遍认为,要进一步加强诚信教育,健全行业规范,完善褒扬惩戒机制,努力营造一个全社会诚实守信的社会环境,让失信者寸步难行,让守信者一路绿灯。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提出《关于加快建设我国现代信用体系的建议》。他指出,需要强化失信惩戒,总结推广联合惩治“老赖”经验,显著加大失信成本。在完善信用监督长效机制方面,尚福林强调需要健全信用信息系统。失信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是信用体系建设的软肋,建议健全信用信息全息及时收集、全方位便捷共享、有效保密的系统和机制,构建起无死角的信用监测评估体系,形成覆盖全生命周期的信用监督机制,破除信用投机行为。

全国人大代表赵启三指出,加快信用立法步伐,让失信人受到应有的惩戒,有助于从根本上改善信用状况。市场经济本质上是信用经济。失信行为严重影响市场经济有序发展。依法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应当立法先行,依法打造“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惩戒格局,进而使各类主体不能失信、不敢失信、不想失信。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董开军呼吁加强信用联合惩戒立法,将失信被执行人信用联合惩戒纳入立法规划,制定关于信用联合惩戒具体措施的相关法律法规,增强信用联合惩戒措施的威慑力和可实施性。董开军说,信用联合惩戒实施单位应联合起来,以法院发起惩戒为“针”,以不同惩戒措施为“线”,织密联合惩戒之“网”,逼迫“老赖”现身、清偿债务,让执行不难成为现实。

全国人大代表刘璠建议,尽快建立和完善诚信监督和诚信奖惩制度,完善个人信用制度,使失信者付出沉重的代价,提高法律的震慑力。刘璠表示,要将诚信教育纳入教育教学体系当中。从小学到大学,都应该开设诚信教育课程。通过全方位的教育,让诚信意识深入人心,形成一种讲求诚信的文化氛围,从而为建立和完善我国的社会信用体系提供坚实的思想道德支撑。

全国人大代表、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龙翔提交的《关于加快信用立法,推进诚信建设的议案》指出,应加快推进信用立法,运用法律法规和公共政策向社会传导正确价值取向,完善社会信用体系。龙翔认为,推动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更上一层楼,避免少走弯路,迫切需要加快信用立法进程。

广东代表团提交的《关于尽快制定社会信用法的议案》牵头人吴列进认为,虽然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取得了长足进步。但与此同时,失信行为依然在影响市场经济有序发展。他表示,迫切需要加快全国层面的信用立法进程,强化法律约束手段,从顶层设计上化解信用信息主体权益保护机制缺失、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不健全、“劣币驱逐良币”等问题,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保驾护航。

全国政协委员刘永好在名为《关于加强数据监管立法,促进现代金融科技发展的提案》中,建议进一步推进国家级信用体系建设,逐步建立企业及个人信用的完整档案,推进现代金融科技型企业和传统金融机构的深度合作,通过财政奖补、表彰典型等手段鼓励金融科技型企业加大技术共享和输出力度,形成与传统金融机构相互支撑、良性互动、合作共赢的健康生态圈。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罗卫红出席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时表示,自2014年我国首部国家级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专项规划出台以来,全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工作格局逐步形成,并取得了初步进展,但社会失信问题依然存在,部分地区、部分领域仍然十分突出。她认为,可以从信用立法、数据共享、市场培育、信用监管、信用应用等五个方面健全社会信用体系。

3月6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记者会,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答记者问时表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推动出台了加强诚信体系建设的一系列法律法规、专项规划和政策文件,特别是去年以来,集中部署推动了19个领域的失信专项治理,通过加大失信曝光和失信联合惩戒力度,大量的失信行为得到纠正

下一步的措施将着力加大失信联合惩戒力度。当前,失信问题高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失信成本过低,因此解决的最有效办法就是加大失信联合惩戒,这方面已经形成了一套管用的措施和办法。我们将凝聚社会合力,及时对严重失信行为“亮剑”,加大跨地区跨部门的联合惩戒力度,使相关的市场主体不敢失信、不能失信、不愿失信。

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新闻发布会,大会新闻发言人郭卫民针对记者提出的社会诚信缺失问题时答道:社会诚信体系建设很重要,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一项重要任务。建立社会诚信体系,是急需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的工作。

2014年国务院出台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近年来,各有关部门积极落实《纲要》要求,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取得了积极的进展,比如开设了“信用中国”网站。从2013年10月到去年12月底,共累计限制失信人购买机票1746万人次,限制购买动车、高铁票547万人次。这套体系的建设发挥了很大作用。

十一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指出,为了打击规避执行、逃避执行的难题,全国法院推进了信用惩戒体系,出台失信名单制度,构建联合信用惩戒机制,形成了“一处失信、处处受限、人人喊打”的局面。三年来,366万人迫于压力自动履行义务,“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一阶段性目标如期实现。

十二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刘贵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回答记者相关问题时表示:教科书式的“老赖”是老百姓深恶痛绝的,那么我们主要采取如下措施,有效地打击典型的“老赖”。

首先,就是依法用足用活强制执行手段,强制执行动用的是国家强制力。这几年通过打击拒执罪,判了1.3万人。另外,对不履行法律义务、符合条件的,司法拘留了50.6万人。其次,联合信用惩戒,纳入失信名单,实行失信名单制度以来,纳入失信名单的有一千多万人,目前还在网上挂着的是800多万,但是涉及到的市场主体不到500万。

十三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记者会,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葛晓燕答记者问时表示,法院对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被执行人进行信用惩戒,有明确的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55条对此作了明确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对该规定作了司法解释。因此,公布失信被执行人的有关信息符合法律规定,与公民隐私保护之间并不矛盾。实践证明,公开曝光失信被执行人的相关信息,对于推进社会诚信建设和解决执行难起到了非常好的推进作用。

图文来源:信用中国、新华信用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