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原创 红楼梦:那个在孤独中长大的孩子,才是贾府最可怜的小姐

红楼一梦,谱写出大观园女儿们的人生百态,也形象描绘了那个时代身为女儿身的有所不为。贾家四姐妹,元迎探惜的命运天差地别,说起来也算不得好。仔细品评后发现,出身固然重要,品行为人也更为重要。

贾惜春在四姐妹中年龄最小,正面出场的笔墨并不多,人们对她的印象大多是“身量未足,形容尚小”。直到刘姥姥二进大观园,贾母介绍自己还有一个善画的孙女儿,可以将今时今日的场景一一描绘出来,这时人们才惊觉,那个隐形人一般躲在姐妹们身后的贾惜春,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了。

在读者印象中,惜春一直是大观园中作为陪衬的旁观者,府中有什么聚会的热闹事儿,她不是不出席就是提早退场,一点儿不似年轻女孩子的热情洋溢。

抄检大观园的时候,她撵走从小伺候她的入画,并冷言讥讽斥责长嫂尤氏,直言不讳“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够了,不管你们。从此以后,你们有事别累我”,她表现出的坚毅和冷情,让人印象深刻。

这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冷情之人,惜春乍一出场的时候,也曾欢欢喜喜的握着黛玉的手叫姐姐,也曾年少娇憨着歪头弄发,也曾跟同龄女孩儿智能儿一起顽笑嬉闹,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让这样一个春光明媚的女孩子,变成一个冰冷无情的人呢?

亲人的疏离,让惜春倍感凄凉

惜春这样的女孩子,从小到大没见过什么外男,唯一能够影响她的也就只有父母亲长了。说起这个很多人又得挠头了,惜春的父亲是哪个呢?就是那个沉迷于炼丹修道的贾敬,同时也是贾珍的父亲。

为了所谓的飞升成仙,一年年住在道观中,家里的琐事从不过问,听凭贾珍处理,唯一出场的寥寥三两次机会,也只一心念着清净修行,从没有只言片语提及亲女惜春,这样狠心寡情的父亲,从前温暖和煦的惜春暖不回他,自己也慢慢冷起来了。

荣国公府里的大小事都是贾珍夫妻做主,就连侄儿贾蓉的年龄也比惜春要大,说起来惜春在府中应该是千娇百宠的存在,但事实上,惜春却一直借住在荣国府,逢年过节也是和迎春、探春一起度过,从不见贾珍和尤氏有过半点的嘘寒问暖,温情软语。

成长在这样一个花团锦簇的贾府,断绝尘缘的父亲,与儿媳乱来的兄长,冷淡装傻的长嫂,惜春感受不到丝毫的亲情。

成长的孤独,让惜春孤介无情

荣国府中,人家都是一家子的骨肉,就连投奔而来的黛玉也是贾母的心肝儿肉,只有惜春是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存在,众人待她礼敬有余,亲近却远远不足。惜春自小感受到人情冷暖,对于世情的冷漠就可想而知了。

抄检大观园,她的贴身大丫鬟入画只是帮哥哥收藏钱物,解释清楚后连王熙凤都轻轻放下了,唯有惜春依依不饶:“我今日正要送过去,嫂子来的恰好,快带了他去。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

入画又跪又求,就连奶娘和尤氏、凤姐等人也十分的劝解她,她却一口咬死了入画丢了她的体面,咬牙说“不但不要入画,如今我也大了,连我也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

尤氏听了之后不仅心疼小姑子,反而向众人道:“怪道人人都说这四丫头年轻糊涂,我只不信。你们听才一篇话,无缘无故,又不知好歹,又没个轻重。虽然是小孩子的话,却又能寒人的心。”

惜春是怎样为人,固然冰冷无情,也是无人过问的过失。她的成长,孤独而漫长,亲情的疏离,在她幼小的心灵留下悲凉的阴影,她终于也让自己变得孤僻起来,对一切表现的漠不关心。

她的无情和冷漠,又何尝不是她自我保护的一种无奈方式?

世情的冷漠,让惜春看破红尘

“善恶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该是如何的失望,才能说出这等话来,可惜没人能看得到她冰冷面孔下的无助,就连探春也说:“这是她的癖性,孤介太过,我们再傲不过她的。”

惜春年幼,最需要帮助呵护的时候,没有人出现;逢年过节,最需要陪伴开解的时候,没有人出现;病痛神伤,最需要嘘寒问暖的时候,也没有人出现。

惜春的判词:“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亲眼见证了三位姐姐或身死或远嫁的凄凉命运,惜春也不禁为自己可以遇见的将来感到寒颤,相较于做一个家族联姻的可怜人,或者贾府败落后的抵债品,还不如出家来的清净、清白!

更何况,如果惜春真的是一个冷口冷心冷情冷性的人,紫鹃又怎么会在黛玉去世之后,心甘情愿的去家庙里侍奉她呢?一个侯门女公子,最无助失意的时候,没有人发现,又怎么忍心再来苛责她冷漠呢?

注:本文依据百二十回红楼进行解读。

作者:香林,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