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哈巴河这位70岁的老人开了个“家庭牧场”,一年收入20

新疆头条讯(文/图 记者 曲媛媛 通讯员 魏紫芸)一说起家庭牧场,你想象的“牧场主”是什么样子?是骑在马背上的英姿少年,还是正值壮年的淳朴牧民?3月初,记者来到了哈巴河县库勒拜镇喀拉希力克村,走进了这里的一处家庭牧场,“牧场主”阿斯力别克·加木萨甫今年已经70岁高龄了,可是喂马、照料牛羊的活,他依然干得很起劲。

推开阿斯力别克·加木萨甫家的院子大门,走到屋子里去,需要三四百米的路程。这一路上,左边是养牛羊的围栏,右边是小型打草机和小型铲车,前方是养羊的暖圈。粗略估算了下,这个院子至少有五亩地,养着3峰骆驼、15匹马、60头牛和160只。

他是当地远近闻名的“家庭牧场主”。

一年赚20万的“秘诀”:多学知

有人给阿斯力别克·加木萨甫的家庭牧场算了笔简单的账,3峰骆驼,按每峰骆驼1.5万元计,即4.5万元(根据市场价,下同);15匹马,按每匹马4000元计,即6万元;60头牛,按每头牛1万元计,即60万;160只羊,按每只羊1000元计,即16万。加之牲畜暖房的投入,以及所购置的农机器械,眼前的这户人家,有着百万资产。

阿斯力别克·加木萨甫没有算过这样的账,但是每到年底,他会算下收入进账,“一年下来,有20多万的收入。”有人想向他讨教“致富秘诀”,他的回答是,“多学点知识,多了解些好政策,这日子就会越过越好了。”这可不是一句敷衍话,而是他多年操持牲畜养殖总结出来的经验。

库勒拜镇喀拉希力克村是个牧业村,村民们世代以养殖牲畜作为谋生的方式。可是在过去的好些年里,阿斯力别克·加木萨甫和其他村民忙碌一年下来,不过三五万元的收入。2018年年初,哈巴河县质监局“访惠聚”驻村工作队在走访入户的过程中,和阿斯力别克·加木萨甫谈到了“品种改良牛”。对于养了一辈子“土牛”的他来说,“品种改良牛”是一个新鲜事,攀谈中,他细细询问了“品种改良牛”的养殖方式及市场价格。

当年秋天,他就从呼图壁县买了一批西门塔尔牛改良牛。西门塔尔牛不是纯种肉用牛,而是乳肉兼用品种。由于西门塔尔牛产乳量高,产肉性能较好,是乳、肉兼用的大型品种。

后来的市场行情告诉他,获取这个“知识”的确是个划算事:一头小牛,若是“土牛”,市场价不过3000元左右,若是“品种改良牛”,市场价可达7000元到8000元。长成成年大牛时,市场价更会增至1.5万至2万。

库勒拜乡兽医叶尔江·吐拉提别克介绍,从那以后,阿斯力别克·加木萨甫得空就会跟村里的干部、县里的兽医、“访惠聚”驻村工作队的成员打听当下的政策、畜牧业养殖知识,要是听说哪里有畜牧养殖的课堂,他也会马上去听课。

靠着一股爱学习的劲头,他知道了搭建青储窖的好处,青储窖可以为牲畜储备过冬的草料,从此就不用担心牲畜冬季缺少草料。他知道了农业保险的好处,家里的牲畜都有投保,从此就不用担心因意外状况发生造成大额经济损失。

尝到知识的“甜头”之后,阿斯力别克·加木萨甫更是对学习的重要性深信不疑。如今,他的三个孙子全部考上了大学,正在北京、喀什等地的大学就读。他打算让大孙子毕业后,先回哈巴河看一看。

“复制”致富模式:哈巴河县要让牧民“钱袋子”鼓起来

对于这样的家庭牧场,哈巴河县正在开启“复制”模式。一方面,哈巴河县当地通过专题培训的方式来推广实施粮改饲、冬羔生产、品种改良等饲养技术。为了让牧民学到更多“干货”,相关部门专门从几百公里以外请来畜牧业专家;另一方面,哈巴河县陆续制定出台了一系列的惠农政策,推进品种改良,不断开创畜牧业增效、牧民增收新局面。

据了解,根据2018年的当地政策,对从富蕴县、福海县等地引进一级1.5周岁以上的阿勒泰羊种公羊的,每头补助1000元,补助总量200只;对从伊犁州、昌吉州等地引进一级1周岁以上的新疆褐牛及西门塔尔牛种公牛的,每头补助5000元,补助总量150头;对从伊犁州规模种马场引进一级3周岁以上的伊犁种公马的,每匹补助3万元,补助总量15匹。

截止到去年秋天,哈巴河县通过农区以冻精冷配为主、牧区以牵引配种为主、引进优质冻精、自繁自育等方式来全面提高牲畜良种覆盖率,当地的牛改良率已达64.8%,阿勒泰羊改良率则达97%。

今年年初,在哈巴河县2019年第一次农区畜牧业工作推会上,哈巴河县人民政府与各乡(镇)签订了哈巴河县农区畜牧业责任状,将2019年发展农区畜牧业的工作指标细化分解到了各乡(镇),对下一阶段工作进行安排部署。此举意在全力推动哈巴河县农区畜牧业发展,努力把农区畜牧业打造成为农村主导产业和农牧民增收的支柱产业。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