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原创 看美国名校招生舞弊案,中国还坚持自主招生改革吗

推荐视频
联播快讯:美国爆大规模高校招生舞弊案件

文丨沈凌 (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

最近网上流传一则新闻,说美国破获了一桩史上最大的招生舞弊案。不少富豪名流,通过伪造特长生的档案,SAT代考等考场作弊手段,把自己的孩子送入了名校。

这些家长包括上市公司CEO、投资人、女演员,这些大学包括南加州大学、斯坦福、耶鲁等名校,可谓震惊世人。

比如,卷入案件的一位好莱坞女演员,被控行贿50万美元,让两个女儿以帆船体育特长生的身份,成功入读南加大。但实际上,两个小姑娘根本不会划船。

负责提供“服务”的中介,通过伪造档案的方法把根本不会体育的人包装成特长生,再与收受了贿赂的大学运动队教练“里应外合”,为名流子女们创造出一个录取名额。等这些孩子入学以后,他们会以受伤或者其他名义逃避练习,顶着特长生的身份但从不参加运动队的训练

按照这个流程,乔治城大学的网球教练Gordon Ernst,也是奥巴马两个女儿的教练,在2012年至2018年期间,共为校队招进来12名“假特长生”,收受贿赂总计270万美元;

耶鲁大学原女子足球队教练,帮一位从没碰过足球的富二代办足球特长生入学,一次就收了40万美元;南加大足球队的一位教练,收取35万美元的“打点费”,来帮助4名非专业孩子以足球特长生的身份进入南加大。

另一位好莱坞女演员Felicity Huffman,被指控和丈夫一起帮女儿在大学入学标准考试中作弊。法院文件显示,家长们会以捐款的名义,向中介支付15,000美元至75,000美元不等的费用,请他们帮自己的孩子在SAT或者ACT考试中作弊。

(此次招生舞弊案的核心中介人物——威廉·辛格,图片来源:网络)

熟悉了中国大学招录丑闻的吃瓜群众,惊掉了一地西瓜:原来美国的大学招生也这么不靠谱。尤其是:中国现在的大学招生制度正在慢慢改变过去一考定终身的格局,加入更多的自主招生元素。这些自主元素往往并不如高考统招那么标准化,容易引起公平与否的质疑。

而美国优秀大学在很多中国家长眼中,似乎是完美无缺的典范,怎么可以有这样的丑闻来玷污呢?连一向严谨公正的美国都有这样的事,大学的自主招生还靠谱吗?

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做这样的联想。

美国大学的招生和录取

美国大学有公立和私立之分,前者有政府的财政拨款,后者完全自筹资金。但两者都有独立的招生自主权,并受到法律的保护,政府无权干涉。

当然,如果学校依靠自主招生买卖入学名额、收黑钱,这也是严重违法的,会受到法律的严惩。就像这次的舞弊案一样,无论是富豪还是明星,都不能逃脱司法的指控。

虽然是独立招生,但大学并非完全随意,无据可循。在具体招生方面,美国大学会综合考虑学生的标准化考试成绩(SAT)、高中学业考试成绩和招生面试成绩。

不同学校都有不同的侧重和要求。对于常春藤名校这类私立大学来说,一些客观标准,如SAT成绩并不是最重要的,也没有硬性的要求。因为比起一个学生不断刷分冲击出来的高分数,学校更看重学生的个性特征、兴趣爱好和各项综合能力。

所以,申请者的高中学业水平成绩单,往往更受招生官们的青睐,因为它更能反映一个学生的学术潜力和学术兴趣。很多学生为了申请好的大学,会提前修读难度较高的大学预科课程,以展现自己挑战困难的能力和广泛的好奇心。

(图片来源:中青在线)

招生面试也是录取的重要一环。学校会派出职业资深的招生官,从不同的角度对学生进行全面的考察,然后提交面试报告给学校的招生办,报告中必须有详细的事实和细节来支撑自己的观点和评价。招生办再将面试报告提交给招生委员会。

而大学的招生委员会由各个学院全权负责,一般由院长、教授和招生官组成。招生委员会成员在阅读审核申请者的资料后,会召开会议,由一些区域代表重点推荐某些学生,其他成员来评价,最后投票决定。每个成员都可以提出问题和异议,反复比较,得到最优的结果。

可见整个招生过程耗时长久,需要成员们深思熟虑,付出极大的耐心和精力。这样才能选拔出符合大学教育理念,能在学术或其他方面做出卓越贡献的学生。生源质量与大学办学水平、未来发展息息相关,因而各大学尤其是名校会非常重视。

所以,这次体育特长生舞弊案,耶鲁大学才会称“自己也是受害者”。因为招收一个不合格学生,也就意味着挤掉了一个优秀的学生,这对大学来说也是损失,更不要说因此被损害的名校声誉。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看似不公平的地方。比如,很多常春藤名校都喜欢招收校友的子女。这是从大学本身利益出发。因为私立大学的资金主要来自校友的捐赠,而校友捐赠的积极性,又同自身子女被录取的机率密切相关;同时,校友的子女普遍接受过优质的教育,本身就比较接近大学的录取要求和培养目标;这样的“照顾”,现实来看有利于保持校友的忠诚感。

为了筹措更多的资金,常春藤名校也会招收富豪的子女,但名额非常有限,因为不能影响大学整体的教学质量和学术水平。

不过,体育特长生是个例外。几乎所有的常春藤高校,都希望招到优秀的体育运动员,以能在校际比赛中脱颖而出。因为体育比赛最能集聚人心,赢得比赛,不仅能增加学校的知名度,也能增强校友的荣誉感和归属感。但像壁球、帆船、赛艇这类的贵族运动,普通家庭的孩子难以企及,而私立学校则有丰富的设施和资源,这也无形中提高了私立高中的名校录取率。

这几个“传统”近年来确实受到的质疑很多,但这和舞弊显然是两回事。

中美不同视角下的教育公平

如果比较中美两国大学录取制度,在录取公平方面,本来就未见得美国的制度优于中国。私立大学的招录程序,本来就有为其延揽好学生和富学生这双重的任务。即便不舞弊,富人也有着比穷人多得多的概率进入这类私立名校。私立大学招生时有绝对的决定权,并不受公众态度所左右。这一点和中国的大学完全不能比拟。

中国大学原则上都是公立的,即便有民办大学,其教学招生等制度也受教育部的统一管理。并不能允许一个富爸爸捐大楼来送子入学。所以,从纯粹的公平入学角度出发,更加依赖于统一招生考试的中国大学,似乎比美国更多地照顾贫穷孩子。

不过,世界上从来没有绝对的公平。美国大学吸引富豪子弟入学,解决了教学经费问题,从而能够更加好地提供奖学金给穷人孩子,让更多资质出众但经济条件有限的学生,不会因高昂的学费望而却步,从而最大范围地招收到卓越优秀的学生,这不就是一种市场化的实现公平教育的途径吗?

(2016年5月18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举行毕业典礼。图片来源:中新社)

其次,教育公平也不能一概而论。学生的资质不同,市场化的需求不同,也意味着大学可以像企业一样,为劳动力市场提供多元化的“产品”。在美国,除了私立大学外,还有公立大学和社区大学,标准各不相同,录取各有特色,能够满足不同申请者的需求。在大学的比较中,未必学术水平高是唯一的衡量指标。坚持各自不同的教育特色,才应该是大学立足的基本原则。

所以,尊重大学的自主招生权力,允许大学有选择地录取一些特别的学生,并不和整体的教育公平原则相悖。具体的大学招生情况,应该和宏观的整体大学入学情况,区别开来。教育部或许宏观把握即可,更多地放手,让大学办出特色来。这一点,中国大学还有很多的改进余地。

当然,世界上大学教育办得好的国家很多,模式也很多。比如德国作为现代大学的发源地,就一直坚持公立大学的原则,从未有私立大学形成气候。在德国根本不存在读不起书的穷人孩子,因为德国大学对全世界的孩子免费开放(目前仅有一个巴登州尝试对非欧盟学生收取微薄的学费)。但即便如此,德国大学的录取工作也是独立自主的,并没有一个统一高考录取制度。一个高度依赖于客观标准的选拔体系,固然操作起来简单、相对公平,但不利于大学的多元化发展,也不利于人才的优质培养。

(图片来源:知乎)

总体而看,这次美国的大学招生舞弊案,更多可视为其录取环节和程序上的漏洞和瑕疵,是招考官们审批不严,又有相关人士徇私枉法、内外勾结、以假乱真,才让一些不法分子钻了漏洞,有了可乘之机,并不是其招生理念和招生制度上出现了原则性的偏颇。

所以,我们不能因为看到美国招生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就裹足不前,不愿意继续现在已经逐步开展的大学自主招生改革。

参考资料:

《中美名校本科招生制度研究——基于公平与效率的视角》,作者:黄圣媛。

《保障多样性和卓越性——美国高校招生和录取制度分析》,作者:叶杨波。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