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原创 艺术情感是写作的重要基础,也是我们人生不应放弃的美好价值追求

可以说情感是写作的根基,情感不够丰富的作家一般都不会成为优秀的作家,同样情感不丰富的文学作品,也一定不会成为好的文学艺术作品,今天我就带大家一起去探索情感对于写作的重要性。

有人会质疑情感谁还没有?情感不是说来就来的吗?情感确实每个人都有,但情感并不是每个人都丰富,也不是每个人的情感都足够的“艺术”,尤其是今天我们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情感却变得越来越匮乏,有些情感已经被理性化,那些情感已经不仅仅是情感,而是掺杂着各种利害关系等复杂外在因素的情感,这些情感也就谈不上是艺术化的情感,这是为什么?里面有什么逻辑关联?我们一起进行探讨和分析。

图片内容与文章无关

在这里大家要理解的所谓情感,应该是一种纯感性的东西,它的最大特点是“不讲理”,我说的就是与理性相悖,当我们的理性越强,情感就会越少,理性是强烈压制情感的,记得有人研究过诺奖获得者马尔克斯,他写了一本百年孤独一书,获得了诺奖,然而他的那部作品的最大特点就是天马行空。

一个需要有超级想象力的作家,他是不能或者尽可能的减少理性在自己头脑中的存在,因为很多天马行空的想象会被理性扼杀,马尔克斯的小说中说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他的来源就是想象,没有任何理性的成分,像那些磁铁可以让桌椅板凳上的钉子晃动的内容,还有就是看似如在胡闹的把金币化掉用来制作小金鱼的内容,你无法通过理性来对这些内容进行判断,判断这些描述内容是否合理,同样我们看红楼梦里的林黛玉面对贾宝玉的情绪哭闹,你不能用理性去判断这种情感的源头是否合理,这就属于一种没有受理性影响的情感。

文学作品是一种纯感性的表达,有些文学理论上说理性是实用的,而感性是超实用的,文学就是超实用的,而科学就是实用的,一部好的文学作品都是一种近乎纯感性的表达,如果添加任何多余的理性成分,都会影响其艺术价值。

图片内容与文章无关

美学大师朱光潜曾经举过这样一个例子,说在我们面前有一把椅子,用各种理性的角度看,那他就是块木头、或者是一把可以被人使用的椅子,真正的艺术家却会认为它或许是一件艺术品,前面理性的角度都是站在实用的角度进行理解,木头可以用来干什么,椅子可以用来干什么,而唯独艺术家眼中的椅子是没有任何可以利用价值,而只有艺术价值,这种价值只会给人以联想的美感体验。

这就是需要想象,一种情感倾注的想象体验,一种超功利的想象,想象就是幻觉,只有幻觉里才有情感的绝对自由,要去理解艺术,比如阅读文学艺术作品,我们就一定要控制好理性的成分,因为文学审美的情感价值它是与科学实用的价自相矛盾的,除了与科学之间有矛盾,与道德的实用价值也是有矛盾的,那我们该如何去寻找与之统一的层面?这个就像是一层层的阶梯,文学的情感审美高于科学和道德的实用层面,而是在更高的人文的、生命的层次上与之达到高度的统一。

有人不理解这些,我举一个例子,我们在阅读《白鹿原》的时候,会不会有人对田小娥这个角色产生一定的道德偏见?这就是道德的实用价值与我们的文学艺术价值相冲突,我们站的层面不够高,如果我们站在人文的、生命的高度去审视,那这已经不属于道德范畴,而是女性的人文层面,这也就是有人拿女权来理解其是一个道理,它是高于道德审视的。

反之,一个优秀的作家为什么不能有太过理性的一面,就是因为如果你带有理性的角度去审视,很多现实问题会被理性所遮挡,被实用价值所影响,从小的例子来说你看不到朱光潜说的那把椅子的艺术美,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你就无法站在人文的角度,写下一个鲜活的具有人文关怀的,同时又是超道德的艺术形象,这样你的文章也许就会走向一种意识形态的极端,成为一种说教,一种狭隘的道德审判故事等等。

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可以分为好与坏甚至是善和恶,但在文学艺术作品里,就只能有美和丑,我们知道善的反面是恶,美的反面是丑,但两者相互交叉之后,在艺术的审美过程中,我们就要理解,恶的不一定是丑的,也可能是美的,这是现实价值与艺术价值之间的一个冲突,我们人生不应该只有一种价值,而是有种种不同的价值尺度,艺术和科学都不属于同一个价值体系之内,因此把现实与艺术混淆是一种非正常的审美态度。

图片内容与文章无关

我们不能在不同的价值体系里进行互相的干扰和影响,莫言曾经说过,在写小说的时候,应当忽略人的阶级属性,不要考虑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而仅仅是把他当成一个人来写,这就和我刚才说的实用价值的阶梯,最上面那一层永远不是道德的一层,而是人文的、艺术的层面。

我在解读张爱玲《色戒》的时候,曾经提起过,张爱玲写了一个女学生,在关键时刻却救了自己要暗杀的对象,那个特务易先生,显然易先生在那篇小说里是一个坏人,但艺术上对坏人的审视,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道德判断,而是艺术的审美过程,整个艺术的审美过程,当对易先生这样的大恶人进行审视的时候,当我们怀疑张爱玲来塑造一个恶人,怀疑她怜悯一个恶人的时候,在这一瞬间,就是我们忽视“人性”的时候。

如果我们把这这种场景套用在《白鹿原》那篇小说里,当白鹿原的人们用宗族礼法惩罚田小娥的时候,当用道德来摧毁她的时候,恰恰就是这些所谓礼法忽视“人性”的时候,这就是艺术价值为什么要高于实用的道德和科学价值的意义。

图片内容与文章无关

情感的价值虽然不是实用的,但它是美好的,这种美好在于它遵循人文、人道和人性,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崇尚理性的现实社会,这种现实中真善美的概念,不同于文学艺术中真善美的概念,就像我开篇说的马尔克斯的天马行空的想象,他没有现实意义的真实,却有艺术意义的真实,情感的真实,而现实被理性化之后,恰恰就是消灭具有人性的人文的情感。

当我们被物欲驱使的时候,就是因为太过于理性,太过于期望占有纯理性的物质,而放弃了情感的艺术化人生追求,于是人生就这样被欲望吞噬,人性也就这样消失在一个欲望的黑洞之中。

[本文参考书籍:朱光潜美学、孙绍振文学审美阅读、百年孤独、白鹿原]

文:饼子

欢迎关注,和我一起读书!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