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郭子仪干了一件蠢事,导致1000多年后一群愤怒的农民捣毁他的墓

郭子仪,是唐朝中期名将。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十一月,范阳节度使安禄山、史思明起兵造反,妄图一举推翻唐朝取而代之,决定唐朝命运的“安史之乱”由此爆发。安史叛军全部是北方三镇的边兵,是当时最精锐的部队,人数众多,战斗力极强。面对安禄山的凌厉攻势,唐朝各地守备部队一溃千里,连战连败。

开战初期,唐玄宗手下还有几个名将,如高仙芝、封常青、哥舒翰等人,都是威名久著、履历功勋的沙场宿将。但由于唐玄宗的瞎指挥,不分青红皂白急吼吼地一味催战,结果唐朝三大名将先后折戟沉沙,高仙芝、封常青战败被杀,哥舒翰被俘,局面迅速恶化,唐朝国都长安都被叛军占领,一度笼罩在亡国的阴影之中。

危急时刻,已经58岁的老将郭子仪站了出来,使得危机之中的唐朝出现了一线曙光。郭子仪属于典型的大器晚成。他20多岁就通过武举考试,进入唐朝军界,戎马生涯三十多年,却始终籍籍无名,最高只做到九原郡太守、朔方节度右厢兵马使等中级军职,连一次独当一面、统军出征的机会都没有。若不是安史之乱爆发,郭子仪的名字很可能会不为人知。

由于高仙芝、哥舒翰等名将全数败没,已经无将可用的唐肃宗,火线提拔郭子仪担任朔方节度使,主持河东地区战局。这无疑是唐肃宗在整个平叛战争中最为英明的举措之一。郭子仪以其非凡的勇气和杰出的军事才能,在唐朝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力挽狂澜,接连击败叛军,迅速稳定了唐军北方防线。

到至德二年,连续两年的激烈战争,使得双方都伤亡惨重,精疲力竭,战局进入僵持阶段。郭子仪为了尽快打破僵局,逆转局面,收复长安,向唐肃宗提了一条建议。《资治通鉴》记载,“时朔方节度使郭子仪以回纥兵精,劝上益征其兵以击贼”,建议唐朝向回纥借兵。回纥是唐朝西域一个藩属国,从唐太宗时代开始就臣服于唐朝。回纥人是游牧部族出身,军队都是清一色的骑兵,骑射精熟,战斗力强悍,他们若出兵援助唐朝,无疑能够起到很大作用。

唐肃宗对郭子仪无比信任,立即准奏,派敦煌郡王李承寀、大将仆固怀恩出使回纥借兵。回纥人倒是很仗义,派叶护太子带领四千精兵前来助战。在收复长安、洛阳等关键战役中回纥骑兵大显神通,连连获胜,为平定安史之乱立下大功。然而,接下来的事却让人始料未及。

回纥人在协同唐军作战过程中,逐渐看透了唐朝外强中干的本质,“尽窥中原虚实”,对唐朝的敬畏之心已荡然无存。安史之乱中收复洛阳后,回纥兵就肆无忌惮地在城中大肆烧杀屠屠戮,劫掠民财,“伤死者万计,累旬火焰不止”,“纵掠坊市及汝、郑等州,比屋荡尽”,比叛军还要凶暴。唐朝皇帝也无计可施。

回纥自恃对唐朝有再造之功,加之以自身强大武力作为后盾,开始狮子大开口勒索唐朝,强迫唐朝高价收买他们的马匹,“岁送马十万匹,酬以缯帛百余万匹,而中国财力屈竭”,唐朝民穷财尽都难以满足他们的胃口。

唐代宗大历六年,回纥人在京师光天化日“掠人子女”,官府予以干涉,回纥人大怒,竟然“以三百骑犯金光门、朱雀门”,带兵闯到皇宫门外示威,唐代宗只得派宦官好言抚慰。大历十年九月,“回纥白昼刺市人肠出”,官府把凶手捉到狱中,回纥人悍然劫牢反狱,攻破监狱把人犯劫走,唐朝也无可奈何。整个唐朝上至皇帝下至百姓,都对借兵回纥之举后悔莫及,正如《旧唐书》所说,“中兴之功,大即大矣,然生灵之膏血已干,不能供其求取;朝廷之法令并弛,无以抑其凭陵”,“于国之功最大,为民之害亦深”。

郭子仪建议从回纥借兵,由此被视为他一生干过的一大蠢事,千百年来饱受后人诟病,一直被视为“饮鸩止渴”的同义词和“前门驱虎、后门进狼”的典型事件。明朝末年,崇祯皇帝为了对抗清兵,一度考虑从澳门葡萄牙人哪里借调火枪兵,礼科给事中卢兆龙极力反对,声称“今忽取夷人入京,岂子仪借回纥之兵?”吓得崇祯立即打消这个念头。

清朝学者薛福成《庸庵笔记》记载,清朝同治年间,郭子仪死了1000多年后,清朝官吏洪贞谦路过郭子仪祖籍华阴,还见到了郭子仪的一个后代。此人说,郭子仪后代在华阴已经只剩十余户人家,家门零落。在一次宗族纠纷中,郭子仪墓也已经被一群愤怒的农民捣毁,理由就是郭子仪当年借兵回纥,坑苦了老百姓。郭子仪墓被挖开后,“唯得古剑一柄,亦已幽暗朽折矣”。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