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原创 100位中师生故事之16:我的妈妈,曾是一名中师生,坚守乡村教育

题记:

已过不惑之年的妈妈说,她扎根于中国农村的学校,改革开放40年,她感受颇深,感慨颇多……

原题:妈妈的学校情结

作者:汤阴一中 刘栋

“许身儒门终不悔,换得桃李满天下。”一路走来,从一个农村学生,成长为农村教师。妈妈像一位执着的老农,守护着她的学校,守护着她的乡村教育。这已经成为一种情结,依恋已经融进了她的血液和生命。

出生于1976年的妈妈,文化大革命已结束,赶上1978年改革开放的好时代,妈妈的童年是快乐的。

1983年,妈妈上小学了,就读于汤阴县五陵镇小宋村小学。从自家搬一个小板凳,桌子是两个木桩架一块长木板。学校没有院墙,两排瓦房。一棵老槐树上挂着一口老钟,黑色的钟身藏在绿叶中,冬天裸露出它黑黑的身体,呈现出它的庄严和肃穆,像一位睿智的老者,注视着校园里屁股上颠着妈妈缝制的布书包的孩子。这些孩子玩沙包,跳方格,拿石子,还有撅着屁股摔方包的,翘着手指玩绳子的,凑到墙跟挤油……那份童年的快乐是纯真无邪的。

妈妈说她们女孩子最喜欢的一个游戏是一起攒糖纸了。80年代初,那透透亮亮,包着五颜六色的纸,吃到嘴里甜到心里的糖块,对那些馋嘴的孩子来说,是最大的诱惑。平时来个亲戚什么的,所带的那仅有的几块糖,总让他们回味许久,自豪许久。包糖块的糖纸,花花绿绿的,对爱美的女孩子来说,自然不舍得扔掉。妈妈有两个最要好的伙伴(妈妈的发小),她们经常一起攒糖纸。走在路上,见到一张,如获至宝,拿回家,展开、铺平、洗干净、夹到书里,放学了,几个小脑袋凑到一起慢慢欣赏……

三年级时,要上早晚自习,有电的时候是极少的,大多数的情况下是点一个自制的煤油灯照明。找一个玻璃瓶子,在一个铁片儿中间钻个眼儿,一段棉花搓成的棉条做灯芯,灌上煤油,一个自制的煤油灯就做成了。一点上,亮一圈黄黄的光,冒着黑黑的烟。一晚上下来,鼻孔被熏得黑黑的。老师的灯是那种罩子灯,灯芯可以调节大小,外面罩个玻璃罩子,比自制的灯亮多了。一个教室里二十多盏灯,煤油灯被撞翻了摔碎了的情况时有发生。

冬天的早上,天不亮就要到学校去。读书读累了,趁老师不在,就有同学掏出从家里面带来的别针和花生,用别针扎着花生在煤油灯上烤,烤焦了,搓掉皮放到嘴巴里,吃出一种别样的香味儿,教室里也弥漫着一股香味。烤花生的同学即使挨老师的批,还咬着嘴唇得意地笑。

放学回家作业写完了,挎个篮子去拔草,爬树撸榆钱儿摘槐花,夏天到坑边捉鱼,树上抓蝉蛹。妈妈说,不知道哪一天,村里有了第一台黑白电视机,14英寸的,带着一个蓄电池。不等天黑,电视就被搬到院子里。院子里便挤满了孩子,因为想看电视,便不顾得吃晚饭,当时看的是电视剧《霍元甲》。村里第一台电视机是谁家的,第二台电视机是谁家的,第三台电视机谁家的,妈妈都记得清清楚楚,但不知道啥时候,已数不清了,后来家家都有了。

那时候大家常念的一句顺口溜:“楼上楼下,电灯电话。耕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这个已慢慢实现。

1988年,妈妈小学毕业了。当时五陵镇上有19个行政村,24所小学,镇上有一所重点初中——汤阴六中,前身为五陵镇联中,1980年改名汤阴县第六中学,每年招两个三年制的初中班【1】,只招收100名学生。那一年学校的分数线是161分(语文和数学共两科,满分共200分。)妈妈所在的小宋村小学,那一年班里45个学生只考上了3个。其他的学生极少数的留级,有的找关系掏高价进初中,大多数就永远与学校无缘了。

妈妈就读的初中——汤阴六中,位于距家13里路的五陵镇上,那时候实行用粮票换饭票的制度,一斤粮票加两毛五分钱,换一斤饭票。馒头是从自己家带的,由于离家远,不能经常回家,妈妈只好一次带一个星期的馒头,用一个提篮装着,再带一罐头瓶的咸菜。在学校里,一两饭票能买一碗玉米稀饭,中午倘若花上二两饭票一毛钱菜票,可以买上一碗面条汤,但午饭极少有同学买。 学校里有一个大蒸笼,同学们用网兜把自己的馒头放进去,同宿舍的同学把网兜系到一起,由值日生提到伙房的蒸笼上蒸,放学了再由值日生提回来。早晚饭由值日生抬着饭桶打饭,值日生先提前让同学报饭,再去伙房报饭,打饭,洗桶,打一桶洗碗水倒入洗碗大盆,倒洗碗水,打洗脸水,倒洗脸水。

初中三年,妈妈他们这些路远的学生,基本上就是靠馒头充饥的。馒头是要查着数吃的,有时候实在太饿,一次吃多了,以后就不够吃了。有时候天热,馒头长毛了就想到蒸笼上多蒸几个,学校的蒸笼放不下,伙房的大师傅就会提出来几兜,放到外面,就可能遭到老鼠糟蹋。阴天下雨或下雪天,实在太冷或太饿,就奢侈一次到镇上买一个五陵镇的名小吃——牛舌头火烧,吃火烧时比现在下馆子吃席面,还激动。刚出炉的热热的软软的火烧,带着面粉的香味冲击着你的嗅觉和视觉,咬一口,五香粉混合着油香盈满口腔,充满五脏六腑。被咬了一口的火烧像绽放的花蕾,一层一层软软地摇曳着,摇得你心满意足。一小口一小口地嚼完,仍然意犹未尽……邻班有一个男生是走读生,从家到学校,刚好路过卖火烧的摊位,因为受不了火烧的诱惑,竟然退学了。

住校生住的是学校的大通铺,三间房子三个大通铺。一个宿舍里住六七十个人。冬天没有取暖设备,夏天没有电扇。

1982年,农村土地承包到户,第一轮承包期15年,农村生活水平逐渐提高,学校伙食也有了变化,手工馒头逐渐被机器馒头代替,三两饭票,可以买上一个热馒头,可以到伙房去打份热菜。

大约从1983年开始,为了缓解农村小学师资严重不足的压力,国家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从初中毕业生中招收学生就读中等师范学校、学生毕业后到城乡小学任教的招生政策。这一政策执行至1999年。

十六七年的时间内,全国近 400万成绩优异的初中毕业生,涌进了中等师范学校并不算高的门槛,然后犹如一把把蒲公英的种子,被撒在祖国或肥沃或贫瘠的土地上。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从毕业开始,就一直坚守在偏僻、荒凉的乡村中小学,成了中国当代教育最坚固的基石。她们以出类拔萃的优异素质选择上中师,为了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也为了解决一张饭票。

那时候考师范,还有报考指标的限制。当时有教师子女加10分的优惠政策,我姥爷是老师,我妈妈也报考了师范。

妈妈的两个发小,一个考上了高中——汤阴一中,一个去了外地的姐姐家,帮忙做生意了。

妈妈考上的学校是河南省滑县师范,是一所农村师范。

最初的滑县师范

滑县师范那高大的图书楼,是妈妈最向往的地方。妈妈经常想方设法多读书。文选老师是汤阴的黄鹏云老师,妈妈经常写一张长长的书单,让老师帮着借书。有一次,为了看一个同学的《平凡的世界》,同学白天看,妈妈就趁人家睡觉了夜里看。寝室熄灯了,就偷偷的点上蜡烛,躺着趴着容易犯困,就坐着看。妈妈看着看着,竟然坐着睡着了,一手端着蜡烛,一手放在书上,打了一个激灵,惊出一身冷汗。第二天,妈妈跟同学打趣:差点把自己火葬了。

三年里,妈妈通过各种方式,读了很多书。是读书,丰富了妈妈的文化底蕴。妈妈坚信:只要能够坚持用丰厚的阅读充实自己,用深厚的文化沉淀自己,用深邃的思考反思自己,天道酬勤,总能走向远方。

滑县师范教学楼前的陶行知雕像

妈妈说每天从教学楼前经过,看到陶行知的雕像,读着上面那句:捧出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心中便充满了神圣感。师范的学习也是紧张的,师范生的生活补贴分两个档次,考试成绩差了,就要从高档次降到低档次。科目不及格就要补考,不及格过多的就要留级。为了争取更多的学习时间,妈妈总是争取第一个到班,最后一个离开。晚自习放学后,九点钟,管理人员要锁教学楼的门。刚开始,妈妈总是在教学楼熄灯了就离开,慢慢地也察觉出了规律:熄灯后还有好长一段时间才锁门。于是妈妈就买了蜡烛,在摇曳的烛光下再学习,听到教学楼里没有声音了,管理人员再大声喊几嗓子,妈妈才离开教室。

在这期间,妈妈和她的两个发小通过书信联系,考上高中的艳娇姨,在汤阴一中考上了河南大学,丽敏姨在郑州她姐姐的理发店里帮忙,心情不好,给客人洗头时,把客人的头洗疼了,后又在汤阴学裁缝,在服装厂上班。

妈妈以优异的成绩从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她的母校--汤阴六中,1991年汤阴六中改名为五陵一中。

2011年的五陵一中

90年代后期,自学考试比较流行,妈妈当年的同学有的大学已毕业,有的考上了研究生。妈妈他们这一批中师生,文凭已经不适应时代要求了,小学教师要求最高学历为大专,初中教师要求最高学历为本科,他们便积极地参加自学考试。妈妈用了四年的时间,在2000年拿到了河南大学大专文凭,又用了两年时间完成了本科自学考试。而妈妈就读的滑县师范学校,2001年11月26日安阳市政府常务会议决定,改为普通高中,面向全市招生,校名为安阳市第二实验中学。并与2002年3月28日,安阳市政府、安阳市教育局在滑县师范隆重举行了“安阳市第二实验中学”挂牌仪式。滑县师范于建校90年之际,完成了它的使命,退出了历史的舞台。【2】

在这期间,妈妈的两个发小,一个大学毕业,在安阳成家立业。一个辗转开过饭店,做过超市的收银员,做过彩票投注站的店员,后又承包洗浴中心,在县城买了房子。而妈妈和在部队当连长的爸爸结合,2005年,在湖北襄樊预备役炮兵旅的爸爸当上营长后,妈妈和我本可以随军到部队。由于跨省调动工作很难,部队通常不协调随军家属的工作,只发给基本的生活补贴。那一年的暑假,妈妈拿着简历,徘徊在一个又一招聘会上,她渴望找一份教师的工作,可面对着招聘单位一致的条件--第一学历全日制本科,中师毕业的妈妈,眉头是紧锁的。妈妈最终还是坚持留在了农村,当她的乡村教师,我也随妈妈在五陵镇上学。2007年,爸爸从部队转业回汤阴县城,我又在县城上学。受妈妈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从小就嗜书如命,学习成绩几乎没让妈妈操心过。过年,妈妈和她的发小小聚,我也曾听到妈妈的叹息。这叹息里大概包含着她们这一代中师生扎根乡村教育的迷茫和坚守。

九年义务教育普及,从1991年到1994年,五陵镇陆续有了四所中学。2002年,汤阴县教育体育局对规模较小的学校进行了合并【3】,小宋村小学2008被合并,校址盖上了民房。2008年五陵镇的四所初中又合并成两所。

妈妈在校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这应该有我姥爷的功劳,他们在一起时谈论的话题大部分都是有关教育,有关教学,有关学生。妈妈每次都带着宗教般的虔诚请教,姥爷则显露出长者的睿智,或商讨,或争论,或教诲聆听。2005年有“两免一补”政策,妈妈课下骑着自行车把贫困学生生活补贴,送到学生家长手中。现在的“建档立卡”政策和“精准扶贫”政策更有利于教育,有利于下一代。

妈妈在学校的住舍曾经是老校长李相富的住舍,妈妈一直引以为豪。后来这些63年建校时建造的房子开始漏雨。

党中央提出“城乡一体化,教育均衡发展”的方针政策后,五陵一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1年老房子全部拆掉。陆续新盖了教学楼,宿舍楼,餐厅。配上了白板,标准化实验室,老师办公用上了电脑,学生在图书餐厅听音乐,吃饭、看书……

2017的五陵一中

在国家大力提倡义务教育优质化均衡化发展的今天,为了优先发展农村教育事业,建好建强乡村教师队伍,中央实施了一项对中西部地区农村义务教育的特殊政策——特岗教师,通过公开招聘高校毕业生到中西部地区。2006年5月,教育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央编办联合启动了特岗计划,并由中央财政支持。河南省从2009年开始加入此计划,2010年开始,河南省特岗计划每年招录人数都维持在1万以上。这些大学生,甚至是研究生加入乡村教育的行列,给乡村教育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和活力。为了使这些年轻的教师尽快成长,学校每年都举办“青蓝工程”,妈妈她们这一批二十多年来负重奋进和努力拼搏的中师生,又当起了师傅,手把手地教一批批刚入教育行列的教师。

已过不惑之年的妈妈,俨然成了一位教学经验丰富的乡村教师。从她平静地讲述中,我读出了教育的发展;从她祥和的微笑中,我读出了甘于乡村教育的淡然 ;从她坚定的眼神中,我读出了献身教育的执着。

喜欢鲁黎的一句诗:“把自己当作泥土吧,让众人把你踩成一条路。”姥爷已过世,他的教育生涯已化为泥土,而妈妈正走在这条路上,义无反顾……

教育之路,永远在路上!

【1】《汤阴县教育志》83页。

【2】《安阳教育年鉴》2003卷96页,省教育厅豫教发规[2002]113号文。

【3】《安阳教育年鉴》2003卷206页《汤阴县小学布局调整方案》。

附录:

活动过程记录

在本文写作的过程中,我的活动过程可以分为下列几个部分:口头资料收集、初次写作、书面资料收集、完善作品。

我家几代人都是以教书为业的,因此听到的关于学校的故事很多,所以选定了这样一个题材。妈妈先对我口述了她的故事,我认真地做了记录并以此完成了原始文章。随后我又查阅了《汤阴县教育志》《安阳市教育年鉴》等书籍,以确保记叙的客观性,真实性,并完善了文中关键信息。后来通过上网及查阅有关历史文献,了解了相关历史背景,最终制作出了成品。

历史感悟

历史的可贵,在于它留给人们的深刻记忆。改革开发四十年,四十年,足够漫长;四十年,又极为短暂。但它终归要成为一段历史。而这段历史,又恰恰是五千年华夏文明最辉煌的那部分。

国之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生,随着社会的发展,改革开放40年,已过不惑之年的妈妈,用她的亲身经历记载着历史,诠释了乡村教育的昨天今天。从讲到她的小学被合并,她的初中印记被一点点抹去,直至完全被新校所代替,她的滑县师范,像相机的胶卷一样,被永远的退出历史的舞台。从妈妈的讲述中,我感受到了妈妈上学时条件的艰苦,感受到了教育发展变化之大,感受到了国家对乡村教育的重视。就在放暑假前,妈妈代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颁发给姥爷的“乡村教师从教满三十年荣誉证书”,这证书是国家对农村教育对农村教师的肯定和激励。

姥爷的荣誉证书

我不能完全体会到妈妈当年吃火烧的满足,相比于妈妈的学生时代,虽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我的生活条件、学习条件无疑是优越的。作为21世纪的中学生,我们有梦想,有激情。我坚信,未来的中国,将会比现在更强。我暗下决心:一定铭记昨天,把握今天,脚踏实地全力以赴,努力拼搏!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