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口研究者称:关于未来全球人口问题,联合国的预测完全错误

你知道的,人类似乎就是不想停止繁殖。

到2050年,全球将有90亿燃烧碳、制造塑料污染、消耗卡路里的人口。到2100年,全球人口更是将突破110亿大关,整个世界不得不落入一种类似电影《超世纪谍杀案》(Soylent Green,1973年发行的美国反乌托邦科幻电影电影,描绘了一个由于全球变暖和人口过剩导致的资源枯竭的未来世界)的境地。

上述这些可怕的数字并非来自科幻电影,而是来自这个地球上最受信赖的权威机构之一——联合国。

那有没有可能这些预测是错的呢?并且,不是四舍五入的那种小错误,而是完完全全的方向性错误?

这就是加拿大记者约翰·易比逊(John Ibbitson)和政治科学家达瑞尔·布里克尔(Darrel Bricker)在他们的新书《空荡荡的地球》(Empty Planet)中试图告诉我们的。

两位作者花了不少力气将数据进行拆分整理,并得出了有关人类未来的截然不同的预测:“大约30年后,全球人口即将萎缩,而一旦人口数量下滑开始,这一趋势将长期无法改变。”

不过,与其说《空荡荡的地球》是一本分析数据的书,倒不如说它是一本关于在人类历史上变化最快的时代中到底是什么在背后推动人类做出各种选择的书。

易比逊和布里克尔将读者带到印度德里的贫民窟、巴西圣保罗的手术室,偷听布鲁塞尔晚宴上年轻专业人士和内罗毕青年专家俱乐部上的对话。两位作者对现代社会各阶层、各行业生活进行了生动鲜活的描述,最终得出的结论无疑挑战了长期以来我们对世界人口学的判断。

人类为何将有如此180度大转弯的未来图景?这对未来社会意味着什么?《空荡荡的地球》的两位作者就这些问题接受了采访:

无论是在公共健康、食品安全,还是全球经济等领域,联合国一直都被认为是权威机构。是什么让你们认为联合国在全球人口增长的预测是错误的?

易比逊:联合国的人口数据是我们所说的“垂直知识”(vertical knowledge),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知识。无论是一个国家的首领、大学院校的研究人员、企业领导人、学生,或者是任何一个走在大街上的普通人,如果你问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地球上的人口正在发生什么情况?”,他们会回答你说:“哦太糟了,人口正在大爆炸。我昨天晚上刚看了一部电影,里面说地球太拥挤了,我们必须移民到月球或木星上去。”看,这种观念已经深深地刻在我们的脑子里。

布里克尔:每当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你真的应该回头好好思考那些假设,然后亲自验证一下,因为大多数时候,事实真相已经不是“垂直知识”所说的那样了。

易比逊:这就是我们所做的事情。很快我们就意识到,其实人口学家早就在几年前就对联合国的这些数据提出了疑问。他们在各种会议上彼此交换意见,也会通过学术文章互相通气,只是从没将这种共识带到大众面前而已。这就是我们研究工作的起点。接下来,当我们走出去和活生生的人交谈,了解他们所做的选择时,我们在纸上看到的那些数据开始变得鲜活起来。

为了写这本书,你们走遍全球各地,采访各种各样的人。有没有哪一个特定的时刻或对话突然让数据从纸面上走了下来?

布里克尔:有。记得有一次,我们坐在印度Srinivaspuri一间小小的学校里,与居住在当地的13、14名女性交谈。我老是看见她们的纱丽下面有微弱的亮光闪起,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后来看到有一人把手伸到纱丽里面,拿出了一部智能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又放了回去。于是我意识到,我们正坐在德里的贫民窟,而这些女性统统都有智能手机。她们识字。她们有数据包。我就在想,现在她们手上掌握着全人类的知识,这会产生什么影响呢?

会有什么影响呢?

布里克尔:联合国的预测模型里有三样东西:生育率、移民率和死亡率。但没有将女性教育的扩张普及或是城镇化的速度(这两者在某些方面是关联的)纳入考虑。我跑到维也纳采访(人口学家)沃夫冈·卢茨(Wolfgang Lutz),他向我介绍了他的预测,我当时听得目瞪口呆。其实他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在预测模型中加入了一个新的变量:女性教育程度的提升。由此,他得出的结论是:到2100年,全球人口数量将在80~90亿之间,(较此前预测)少得多。

易比逊:卢茨有句名言:人类最重要的繁殖器官是大脑。这话的意思是说,如果你能改变一个人关于繁殖的想法,那你就能改变所有事情。

根据卢茨的分析,唯一能影响生育率的因素就是女性的教育。

联合国对于非洲的看法比较黯淡:它认为,本世纪头25年,非洲的生育情况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但是,非洲有很多地方的城镇化速度是全球平均速度的两倍。如果你现在去往肯尼亚,你会发现,女性的基础教育水平和男性已经相当。参加毕业考试的女孩数量和男孩差不多了。所以,我们认为,在本世纪剩下的时间里,非洲农村的贫困率不会继续攀升。

布里克尔:而且这只是一个文化上的变量。你完全可以说,旧的模型在过去往往是有用的,那如果过去已经过去呢?如果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不一样的文化时代呢?如果是在加速进入呢?如果这个文化时代真正关乎的是女性如何就自己生活所做出的个人选择呢?

易比逊:我们调研了26个国家的女性,询问她们想要几个孩子,结果是,无论在什么地方,答案都是2个左右。可以说,在世界各地,迫使人们选择大家庭的外部力量正在消失。在发展中国家,这一点尤为突出。比方说,菲律宾的生育率从2003年的3.7下降到了2018年的2.7,也就说是,短短15年的时间,足足减少了一个孩子。美国的变化进行得更为缓慢些。这就是我们希望人们好好思考的现状。

OK,可那又怎么样呢?谁对谁错真的很重要吗?

布里克尔:许多正在思考未来世界、未来经济、未来城市规划的人,他们都是以未来人口数量为出发点。人们真的就是在基于这一点来做决策。如果你向下深挖,发现未来不会有很多年轻人加入到总人口当中来,相当一部分增长实际上会来自因为更好的医疗和技术手段而更长寿的老年人。这会对市政决策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或者,政府要如何支持正在飞速消失的农村社区?所有诸如此类的决策都是基于未来社会将变成什么样的正确理解之上的。

翻译:Lily

校对:Lily

编辑:漫倩

来源:Wired

造就:剧院式演讲,发现创造力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