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原创 西汉皇家的杀子诅咒:可怜生在帝王家,最惨生为汉皇子

汉二年(公元前205年)四月,楚汉爆发彭城大战,汉王刘邦率领的六十万诸侯大军被项羽三万骑兵打败,部队七零八散,刘邦也变成了光杆司令,由他的司机、太仆夏侯婴驾着单车逃命,

跑啊,跑啊,马儿马儿你快点跑,我的名字叫刘跑跑。

刘跑跑正跑着,忽然发现路边有一对小儿女在哭,仔细一看,这不是我家俩小孩吗?我老婆是怎么搞的,咋把我俩宝贝给跑丢了,快快上车,老爹带你们一起跑。

俩小孩于是哭哭啼啼的上了车,抱住老爹抽泣不止,这两位就是后来的汉惠帝和鲁元公主了。

跑了没多久,楚将钟离昧的骑兵追上来了。刘跑跑情急之下,竟然将他的一对儿女一脚踹下车去。

史书记载的也奇怪,刘家俩小孩从飞驰的马车上掉下,居然没死没伤,夏侯婴遂立刻停车,将两小孩抱回车上。

刘跑跑接着踹。夏侯婴接着捡,如是者三,刘跑跑怒了,拔出剑来要杀夏侯婴,夏侯婴满脸委屈的嚎:“虽急不可以驱,奈何弃之?”

终于,刘跑跑不再强逼,听天由命的蹲在马车上闭目养神。夏侯婴于是大显车神本色,一路狂驱,总算成功逃出了楚兵的追杀。

以上这段历史记载,大有问题;刘邦的马车再差劲,也不会因而多了两个小孩而降慢多少速度吧,而且,夏侯婴还能停车折返回去捡小孩三次,这说明追兵还不至于追的太紧。那么,刘邦为何要这么做呢?

我私自揣度,刘邦这样做,乃是为了汉室的江山社稷,故意要借此机会杀掉自己的嫡子刘盈,以将太子之位,传给自己的幼子刘如意。

图:电视剧《美人心计》中的刘盈与刘如意

司马迁在《史记·吕太后本纪》中记载,刘邦是封汉王之后,才认识戚夫人,然后才生下刘如意的,这大抵是一种误记。因为《史记・张丞相列传》中记载“是后戚姬子如意为赵王,年十岁,高祖忧即万岁之后不全也”,高祖乃听从赵尧的建议“徙御史大夫周昌为赵相”去保护如意。又《史记・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载“御史大夫昌为赵丞相”的时间为高祖九年,即公元前198年,此时如意至少十岁。据此推算,如意的出生应在公元前207年前后,彭城之战时算来已差不多三岁了。

《史记・项羽本纪》和《史记・高祖本纪》均又记载:公元前208年“沛公、项羽乃攻定陶。” 虽未攻下,但范增曾曰:“沛公居山东时,贪于财货,好美姬。”而戚姬正是山东定陶人,所以,刘邦其实是刚离家造反时就已经跟年轻漂亮又温柔客人的戚姬好上了,而黄脸婆吕雉则被留在沛县老家照顾老人孩子。而后来不甘寂寞吕雉又跟家里的门客审食其好上了,所以她与刘邦常年都是两地分居、各玩各的状态。

刘邦不仅不喜欢吕雉,而且也不喜欢刘盈,因为刘盈太仁弱,远不如父母杀伐决断,让刘邦觉得难以托付大业;而后来事情的发展也证实了刘邦的论断,刘盈即位后没多久,就被吕雉杀戚姬一事吓得病倒在床一年多,病好后便自甘堕落不问政事,以至吕氏乱政差点毁了刘氏江山。知子莫若父,看来刘邦对他这儿子还是看得很准的。

但是,刘邦也很清楚,废嫡长而立幼庶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特别是有秦始皇的前车之鉴在,大臣们更加不会让刘邦随意破坏规矩。况且吕雉的两个哥哥吕泽和吕释之在汉军之中都手握重兵、功勋赫赫,这也是让刘邦无法遂意的最大一个阻力。

所以,在刘邦的意识里,儿子刘盈不是宝贝而是麻烦,其生死并不重要,至少没有他自己的命重要。况且,在古人的思维里,弑父为大逆不道,杀儿女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在他们所提倡的孝道中,永远是以父母为重。如今父亲有了危难,子女不能熟视无睹的地待在车上,可能的话,应当主动跳下车去以尽孝道。刘邦的做法,只不过是帮两个不懂事的小孩略尽孝道而已。

当然,刘盈最终被夏侯婴救了,刘邦没有办法,只好算了,毕竟事情不能做的太明显,史书上记着不好看。但刘邦绝对没想到,他虽然杀子未成,但他的子子孙孙将一代代被这个杀子的诅咒所纠缠,从此在历史的舞台上一次次的上演人伦悲剧。老话说“可怜生在帝王家”,但最可怜的还是这些死在父亲手里的汉皇子孙,实在是太惨了。

首先是汉文帝杀子。

吕雉死了以后,大臣们诛杀诸吕,拥立刘盈的弟弟刘恒为汉文帝,但汉文帝作为刘邦庶四子,无论按照“嫡长为先”还是“父死子继”的“皇室继承法”,其皇位合法性都有所欠缺。事实上,以正统性而言,淮南王刘长(刘邦庶八子)和齐王刘襄(刘邦长孙)都不比他差,特别是刘襄。

但是,刘恒有自己的优势。

首先,刘长是吕后的养子(其生母早逝),其对吕氏不可避免怀有同情之心,万一他握稳皇权后来个秋后算账,到那时大臣们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住!所以大臣们不可能选刘长。

其次,刘襄的舅舅驷钧为人专横暴戾,跟吕后有的一拼。如果选刘襄做皇帝,驷钧家族难保不会变成下一个吕氏,所以大臣们也不可能选刘襄。

那么,既然最终是刘恒被拥立为帝,他是否就跟吕氏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也不是如此。刘恒与吕氏也有关系,而且关系匪浅。但是刘恒最终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是怎么解决的呢?

据史书记载,刘恒在入京称帝之前,他的代王王后便已死了,及刘恒入京为帝,不及两个月,代王王后的四个儿子便相继病死。而恰巧就在这个时候,大臣们请文帝早立太子,既然这四个嫡子恰巧都死了,那么就立庶长子刘启(窦姬之子)为太子吧,文帝说我自己的皇帝位子都没坐热,咋能这么快就定自己的儿子做接班人呢?于是又假模假式的推让了三次,当然最后还是答应了,并给天下所有家庭的嫡子每人都升一级爵位以为庆贺。这位刘启就是日后的汉景帝。

在吕后掌政的十几年间,每位刘氏子弟几乎都被迫与吕氏女结为姻亲,刘恒应也无法例外。所以,这位刘恒正妻应为吕氏女,她恰巧死在刘恒称帝之前,而她的四个儿子又恰巧都死在刘恒称帝后短短两个月内,而且一死刘恒就马上立太子,真的是很恰巧啊。

很显然,刘恒四子之死与刘恒有莫大的关系,但刘恒绝对想不到,他的继承人汉景帝刘启,也被这个杀子的诅咒纠缠上了。

与汉文帝一样,汉景帝也很早就立了太子,那就是长子刘荣。但后来由于小人的挑拨,无非是后宫女人争风吃醋之类,刘启慢慢开始不喜欢刘荣的母亲栗姬,觉得此等人不可母仪天下,所以刘荣也就连带着不能再当太子了。于是,在公元前150年三月,汉景帝废刘荣太子之位,将其贬为临江王。而栗姬在京居住的所有亲属,也一律被汉景帝派酷吏郅都逮捕处死。连番打击之下,栗姬忧愤抑郁而死,倒算是省了刘启的事儿。

一个多月后,也就是公元前150年四月十九日,刘启改立皇十子刘彻为太子,这就是后来的汉武帝。刘彻的母亲王娡也被封为皇后,是为王皇后。

又过了两年,临江王刘荣因为侵占太庙用地而得罪,景帝将他召来长安,出发之时车轴突然断了,见此不祥之兆,江陵父老都落泪道:“吾王不反矣!”刘荣来到长安,却连父皇的面都没见到,便直接被交由酷吏郅都审理。郅都对刘荣严刑拷问,并禁止刘荣向景帝上书申诉。郅都为啥总这么屌呢?原来此人性情酷烈,以不讲情面闻名天下,其锐眼毒辣,利爪横空,号称苍鹰,孰人不惧?所以景帝专门罢免了性情敦厚的原中尉卫绾,而提拔了郅都进京来帮自己干脏活,对其宠信之至。

郅都塑像

所以,刘荣最终绝望了,于是他在狱中给汉景帝留下书信陈述自己的冤情,然后自杀,算是遂了父皇的愿。刘荣死后葬在蓝田,史载当日有成群的燕子衔着泥土往他的坟塚上填土,百姓无不痛哭流涕。

侵占太庙用地,并非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当初,汉景帝的宠臣晁错就干过这种勾当(而且更狠,把围墙都给凿了),刘启却认为稀松平常,根本不加处理。臣子都没关系,何况亲儿子?

因为刘荣必须死的,废太子最容易被心怀不轨之人撺掇着去谋反,现在不反,以后也有可能反,刘启亦不得不防。

宫廷争斗,就是这么冷血残忍,没有任何亲情可讲。所走的法律程序,也只不过是张煞有介事的遮羞布,为政治迫害装装样子罢了。而酷吏郅都最后的下场也很惨,因为窦太后对自己长孙的死一直耿耿于怀,最后终于找了个机会将其逮捕欲杀之,汉景帝忙替他辩解:“郅都忠臣也。”而窦太后惨然道:“临江王独非忠臣邪?”汉景帝从中听出了母亲对自己的恨,只得弃卒保车,将替罪羊郅都斩首了事。

郅都的悲剧告诉我们:替领导干脏活的,也很容易被当成破脏抹布扔掉。

图:今山西省洪洞县郅都墓

为了确保皇权继承的顺利稳定,为了维护大汉王朝的万世皇统,为了消灭潜在的威胁,汉景帝狠心的杀死了自己的儿子,但他又绝对想不到,他的继承人汉武帝刘彻也同样逃脱不过这个杀子的宿命。

汉武帝太始三年(公元前94年),刘彻的小儿子刘弗陵出生。据说这个刘弗陵在他妈钩弋夫人的肚子里一共待了十四个月,非常稀奇。武帝想起上古的尧帝也是十四月而生,于是下令将钩弋宫宫门改称尧母门。

这下子朝廷里的各大政治集团统统坐不住了,陛下这是怎么回事儿,钩弋夫人成了尧母,那么刘弗陵岂不就是未来的尧帝,难道皇上是想废长立幼么?卫太子刘据难道地位不保了么?

汉征和元年(公元前91年),武帝与卫皇后的连襟、丞相公孙贺被人告发,说他儿子太仆公孙敬声骄奢不法,擅用军费,并与卫皇后之女阳石公主私通,派巫师用符录削制木人埋蛊地下诸等方式,谋害诅咒武帝。事情暴露后,公孙敬声居然还想与卫太子的亲信李禹等人谋划逃亡匈奴。

汉武帝得报大怒,擅用军费,私通公主,诅咒天子,谋反,投敌,叛国,这么多的罪名,死一百次都够了。于是征和二年(公元前90年)正月,丞相公孙贺父子以及李禹等人,均遭下狱处死、族灭。

四月,汉武帝与卫皇后的两个女儿阳石、诸邑公主,以及侄儿卫伉,也统统被牵涉到巫蛊之案中被处死了。

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被处死,卫皇后与卫太子刘据惊惧万分,生怕大祸临头,惶惶然不可终日。

不久,巫蛊事态继续扩大,包括汉宫中诸多妃嫔、宫女,以及受到牵连的大臣,被处死者有数百人之多。

好巧不巧,这时汉武帝竟然真的生病了。这更加说明宫廷中有巫蛊作祟,武帝命令彻查。

这岂不是互相告发、政治倾轧的大好机会吗?于是朝野上下,你告我,我告你,一年之内全国因之而被处死的官员百姓竟总计数万人,就连孔圣的后人孔安国都未能幸免。人性的丑恶被无限放大,天下大乱,真正的天下大乱。

终于,最后的决战到了,丞相刘屈牦以及江充等酷吏率领一帮神秘胡巫(似乎有匈奴背景)按计划在皇后与太子宫中挖出了巫蛊木偶,政治斗争进入白热化。

卫皇后与卫太子当然不肯坐以待毙,他们奋然而起,召集党徒,释放囚犯,鼓动百姓,与恶势力做最后的抗争。这里不得不说汉朝百姓果然民风彪悍战斗力逆天,天子脚下首善之地的民众组织起来拿上武器,居然能和百战禁军会战五日,血流成河,光这份胆气就让人不得不折服。

当然,这场抗争最终还是被汉武帝扑灭了。卫皇后自杀,卫太子兵败逃亡,后被围捕,无奈也只能自杀了事。整个卫氏家族也因此遭到族灭,另外刘据的幕僚与眷属也被杀光,只有一个孙子刘病已幸免于难。

汉武帝做了这么多,杀子杀女杀老婆,最后终于让自己的小儿子刘弗陵做上了皇位,是为汉昭帝。汉昭帝没儿子,所以当然不可能杀子;而接下来的汉宣帝、汉元帝都没有杀子,但结果就是不得不把皇位传给了非常荒唐的汉成帝刘骜。

刘骜最大缺点就是好色,是个花花大少西门庆(虽然史书中说他善修容仪、尊严若神,倒是有副好皮囊),他生性贪爱酒色,嗜好斗鸡,喜欢微服出游,一生艳史甚多,对房事也颇有研究,而由于他专宠赵飞燕与赵合德二位美姬,导致这位天天研究房事的公子哥居然没有儿子。

原来,赵飞燕和赵合德没有生育能力,而刘骜虽然有生育能力但架不住两位美女擅妒,结果每次有后宫女子诞下皇子就会很快夭折。据成帝死后有关部门调查得知,这些可怜的孩子竟然都是赵氏姐妹迫使刘骜令人下手杀害的。

最夸张的一次,是在公元前11年,后宫有一个许美人替刘骜生出了一个儿子。赵合德听说后,大闹昭仪宫——以手自捣,以头击壁户柱,从床上自投地,啼泣不肯食——刘骜心疼的不得了,只得安慰道:“朕必使天下无出赵氏上者,毋忧也!””于是下令,将许美人的孩子抱到赵合德居住的昭阳舍。接着,俩人就把所有闲人都支出去,关门关窗。不一会儿,开门开窗,孩子已经被掐死了。

孩子是谁掐死的?不是刘骜,就是赵合德,不管是谁,刘骜总算将刘氏杀子的诅咒画上了一个句号。因为像刘骜这种窝囊废,不配也不可能有儿子;而刘骜的继承人——侄子汉哀帝刘欣同样也不可能有儿子,因为刘欣是个同性恋;而刘欣的继承人、堂弟汉平帝刘衎当然更不可能有儿子,因为他十四岁就被王莽毒死了。于是,西汉的天下,在数十年皇帝无子的宿命中,终于走向末路,被王莽的新朝所代替。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