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技
手机搜狐
SOHU.COM

大学英语副教授辞职做驿站:有些东西比钱更重要

从大学老师到菜鸟驿站站长,江贤俊的小店已经3700多天不打烊,4年经手43万个包裹,还给手下的3名快递小哥专门出了份试卷:菜鸟驿站员工技能竞赛暨考评试卷。

天下网商记者 汪佳婧

江贤俊在45岁这年放下教鞭离开讲坛,亲朋好友都没想到,堂堂大学副教授,竟把人生的下一站设在了快递行业的基层网点——2017年,他专职经营起杭州翠苑三区菜鸟驿站。

如今,江贤俊每天守着30多平方米的菜鸟驿站,负责小区1-37幢居民的快递包裹代收发,驿站每天早上8点前开门,晚上10点后关门,一年365天日日如此,就连除夕也不例外,短短四年,江贤俊经手的包裹足有43万个。

这家菜鸟驿站,江贤俊是从父母手中接过来的。

江贤俊老家在衢州, 2003年在翠苑三区买房安家后,他第一时间接来了父母。二老初到杭州,人生地不熟,白天子女又不在家,只好成日闷在家中。眼看着父母无精打采的样子,江贤俊决定为他们开家小店,赚多少钱倒在其次,重要的是开门做生意免不了跟旁人打交道,二老可以多认识些人,平日里也不至于太闷。

2008年,翠苑三区11幢楼下的小店开张了,这是个有着近30年历史的老小区,烟火气十足,居民超过5000户,烟酒饮料、油盐酱醋的生意倒也红火,而且一来二去,街坊邻居和老夫妻熟悉起来。后来网购一火,白天不在家的居民,接到快递员的电话都会说“先放在11幢楼下的小店吧,下班就去拿。”久而久之,小店成了约定俗成的快递代收点,江贤俊不得不清空一格货架,专门用来放置包裹。

2015年,江贤俊了解到菜鸟驿站的招商广告,一想这不就是我们家店正在做的事吗,于是主动加入,成为菜鸟驿站站点。

相比“野生”代收点,菜鸟驿站的工作流程更加标准规范,工作量难免上升,比如每个包裹都要扫描录入系统,按序列摆放入架,包裹信息还要手动录入电脑系统,虽然江贤俊下班后担起了送货的任务,可每天几百个包裹进进出出,还是让年过七旬的老两口忙得心力憔悴,特别是信息录入工作对七旬老人来说量比较大也很费神,父亲精神压力与日俱增,多次向儿子提出“不干了”。

驿站还开吗?江贤俊夫妇私下讨论多次,觉得生意不错,关了可惜,可请人代管又不放心,那就只能自己接班了,那么夫妻俩到底谁辞职?江贤俊反复思量,决定自己辞职。

2017年7月,江贤俊办了“停薪留职”,大学副教授摇身一变成了菜鸟驿站站长,现在回首去看这个决定,江贤俊觉得这是一次依从内心的选择,为父母接班只是一个引子,其实教了25年书,他早就已经倦了。

“教书最后几年,已经没有成就感了。”江贤俊说自己教英语,每次在讲台上讲到一半,看到那些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学生,他就感慨“学生越来越难教了”。“我希望自己的付出,可以得到别人的认可。”

年过四旬重新出发,需要的不单单是勇气,最初半年,江贤俊最大的感受是痛并快乐的。

嗓子总是哑的,一句“你好,我是翠苑三区11幢楼下的菜鸟驿站,这里有一个您的包裹,有时间请来取一下”,每天重复数百遍,桌上摆了3个手机,时不时有人打电话询问包裹,他要不断在30多平米的小屋里来回穿行,很少能在电脑前坐足半小时;腰总直不起来,快递员和收件人络绎不绝,接收、扫码、入库、出库,每天低头弯腰上千次;胃也时不时闹点意见,最忙的取件时段总是“饭点”,江贤俊两年来没有一顿饭能一口气吃完,经常一顿饭可以吃上两个小时。

江贤俊的菜鸟驿站从不打烊,营业时段是早8点到晚10点,只是为了方便小区里早出晚归的年轻人,江贤俊的手机常年24小时开机,大清早常被人叫醒,半夜三更也时而被一通电话吵醒,睡眼惺忪爬出被窝帮人取件。

“相互理解,因为他们也真的很辛苦,有个小伙子是前一天凌晨下班回家,第二天早上6点就要出门赶飞机出差,我只好批件衣服就去帮他取。”江贤俊觉得,驿站本身就是为了方便他人,所以当初划定收寄服务范围时,他并没有囊括整个翠苑三区的89幢楼,而是选择了以11幢为中心,环绕在周围的1-37幢。

“这几十幢楼离驿站比较近,取件人走过来的时间可以控制在5分钟以内。在这个范围,可以更方便大家来取件。”江贤俊说。

江贤俊的驿站365天不打烊,就连春节期间父母妻子走亲访友的时候,他也一个人守在店里。“春节虽然没有新的包裹进来,但是年前没时间取的快递,会有人时不时来拿,有人来我就不能走开。”江贤俊说。

从“野生”代收点开始算起,江贤俊的小店已经3700多天不打烊,在挂牌菜鸟驿站的4年里,从这里进出的包裹便超过了43万个。

57岁的驿站员工老曲,说自己看不太懂老板。“为啥好好的教授不当来送快递”,“为啥肯按日计薪给员工发工资”“为啥怼员工的时候很凶,对待客户却充满耐心。”

老曲最难理解的是,有时候客户要退货,明明驿站可以靠退货赚钱,江贤俊却总喜欢不厌其烦地教授对方,如何通过菜鸟裹裹不花钱退货,每次还要亲自上阵演示操作步骤,“这不是跟钱过不去吗?”

江贤俊却说,他更看重成就感,“我可以帮人解决很多问题,让我觉得自己被需要了,这就是成就感。”

更让老曲感到新鲜的是,江贤俊时不时还会过把教师瘾,比如1月份,他为三位员工设计了一份考卷,自己设计了22道考题,总分100分,有理论题、有主观题、有实践题。重要的是,允许开卷考试,还设置了奖金。

这份考卷中,有关于快递相关法规的内容,比如“哪些物品属于违禁品”;也有一些菜鸟驿站的相关规则,比如“客户下单可能有优惠券或者直接抵扣运费险的方式有”;还有些开放性的主观题,比如 “谈谈驿站的现有问题和解决改进方法”……

“只要讲出来能服人,都是标准答案。”江贤俊说,自己最开心的是第15题三个员工都答对了。题目是:做快递最大的成就在于得到客户一脸温馨的(?)和客户一声暖心的(?)。

三位员工不约而同填了“笑脸”和“谢谢”,这让江贤俊特别开心。“快递行业的门槛不高,我的员工也是普通人,收送快递时难免跟客户之间有相互误解的地方,他们有这样的服务意识就好。”江贤俊说。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