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名句读音被改是与非

【小菜一碟】

文字及其读音,除了是信息传递的载体,同时还有文化传承的使命,并不能只求效率。

蔡江伟

听说,一些千古名句里的字读音被改了,类似还有一些习以为常的字词读音,也变得面目全非。曾经语文课早自习时,常常要朗读甚至背诵这些未曾改变时的名句和字词,朗朗上口,回味无穷。修改后的读音我也看了一遍,顿感韵味全无。

在汉语文化的精髓中,读音是常常被拿来说道的一项。记忆里,课堂上老师就“石径斜”、“鬓毛衰”的读音,能声色并茂地讲出一大堆典故。大约都经历过类似课程的缘故,以致于人们常常认为,能否识别读音里的奥义,是区分一个人文学水平的重要指标。但凡读错,总要被抛以异样的眼神,甚至揶揄几番。还有一些名头很响的人栽在了这个上面,某名校校长的“鸿hào之志”,就成为坊间笑谈。甚至在一些网络段子中,还成了所谓“汉语专业八级测试”的压轴题目。可以看出,关于字词的读音,因为普遍所受的教育,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人们的记忆里。更别说那些千古名句和字词,突然就被改了,而且是改成了曾经被认定为错误的那个,心理产生落差自是必然。

前些年里,人们还就汉字是简体还是繁体更好争论过几番。支持繁体的人认为,繁体字最大限度地保持了汉字的意境,可以更完整地传承中华文明。今天的港澳台地区依然保持繁体字便是佐证。但支持简体的人也有自己的理由,繁体字的问题,在于效率不高,为了普及民众教育,推广普通话和简体字是最有效且必要的手段。几番争论过后倒渐渐平息了下来,现在大街上随便找几个人问,就算是认为简体字不“美”的人,恐怕也不太愿意再回去重新学习复杂的繁体字。这背后的逻辑,其实还是话语权的转移。繁体字之所以通行甚久,与中国此前数千年的精英文化有关,那时候能够读得起书的都是少数,对于这一小部分精英群体而言,识别繁体字并不困难,倘若推而广之,则是生产力无法承受之重。后来因为历史原因,内地和港澳台地区实行了不同的社会制度,提升了效率的简体字,更有效地提升了内地民众的知识水平。不管是否承认,最终因为内地的人口更多,所推行的简体字在华人文化圈毕竟还是成了主流。

那些我们所熟悉的名句和字词能够传承至今,其实是历史选择的结果。当下各种文化呈现出几乎爆炸式的发展趋势。个人审美的差异,会选择自己所喜好的内容,其间还会不断有新的东西被创造出来。典型的就是“的地得”,如今很多人都习惯不加区分,慢慢大家也就随波逐流;而“给力”、“官宣”等网络热词被创造出来后,更是展现出了强大的传播力,人们对这些网络热词也并不介怀。这个现象不仅中国才有,近几年牛津词典里就增加了诸如“add oil”、“jiaozi”、“hongbao”等中式词汇,甚至还被我们当成“文化输出”的成绩。为何大家对这些现象能够接受,却对古诗词里的拼音改变却反应强烈?个中缘由,“的地得”的模糊,是话语权的渐次转移;网络热词的出现,更是话语权的增生,原有的用户被剥夺感并不强烈。而古诗词的读音改变,则像是自己的话语权被人突然就从手里抢了去,感受大不一样。

需要说明的是,文字及其读音,除了是信息传递的载体,同时还有文化传承的使命,并不能只求效率。在“有东西吃”和“吃得好”之间,要优先保证前者;但当前者被满足后,还真得好好考虑下怎样“吃得好”。否则,纯粹讲究效率的话,满大街的各式饭馆尽可悉数撤掉,将所有的吃食都浓缩成一个个营养包,就能满足人类生理所需。但那样的生活,想来也实在没什么味道。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作者:蔡江伟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