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原创 从明治维新到二战投降:日本人在“猴”与人之间的两次转换

陆奥亮子,明治时代公认的十大美女之一。她穿着洋装,在伊藤博文主建的鹿鸣馆里,跟洋人外交官们翩翩起舞。1880年代,日本努力从外到内向西方学习。鹿鸣馆的沙龙,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他们希望博得西方好感,从而修改不平等条约。但,对于日本人这种举动,洋人们给了一个词——沐猴而冠。当时的一张漫画里,一对穿着洋装的日本人站在镜子前,镜子里却是两只猴子。

在那个年代,日本人努力想证明自己是文明人。甚至在日俄战争里,他们还请了西方记者随军采访,俘虏的俄军,在战俘营小日子过得很不错。他们依据着世界的规则,只想获得列强的承认。日俄战争之后,他们似乎真正成为列强一员,但好景不长,从九一八事变到七七事变,再到偷袭珍珠港,日军的暴虐,震惊了世界。

盟军将胜之时,美国有几段发给军队的电影,里面提到,日本的野蛮行径,甚至在德国之上。德国还有“好的德国人”,但日本全国都是“患黄疸病的狒狒”。然而,未久,美国人就改变了策略。

《拥抱战败》一书记载,另一段电影里,虽然仍说,在战争的白热化阶段,日本人通常被视为背信弃义、残酷暴虐和狂热盲从的“猿人”,但把所有日本人都描述成这样则是错误的。

《我们在日本的任务》教育短片里说,日本人的头脑,既可以制造麻烦,也可以明白事理。曾经,日本努力证明自己是人不是猿,却很难达成目的。而美国人在二战胜利前后,却主动说,日本人其实也是人,并不是怪兽。说白了,他们是区分了发动战争的日本高层和一般人,以利于之后的统治。(本文照片,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