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科大博士失联15天后死亡后续:6年未发一篇论文 常打游戏很颓废

来源|都市现场综合红星新闻、新闻晨报

转载请注明来源

连日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博士生刘春杨春节失联的消息引发网友关注。 1月31日凌晨,他从学校宿舍离开后失踪,失联15天的中科大博士刘春杨的遗体被发现。

刘春杨应该在2017年6月拿到博士学位,但他没有达到博士毕业要求。据红星新闻报道,刘春杨“6年未发一篇文章”,他身边的人也表示“最近一年,他过得比较颓废”“白天睡觉,晚上玩玩游戏”,对于刘春杨的死因,他的家人说,“原因之一可能是他写不出论文,没法毕业,压力太大。”

【事件回顾】

刘春杨出生于1991年,今年28岁,籍贯为安徽肥西县,目前为中科大地球化学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刘春杨失联15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1月30日】

刘春杨给家里打电话,说自己31日就可以回家过年,将在31日下午4点左右到家,并提到已经买好了过年的新裤子与新鞋子。刘春杨姐姐回忆,弟弟最后一次跟父母通话时,没有任何异常。

【1月30日晚】

刘春杨把回家要带的衣服整理好并打包,还告知室友第二天回家。在室友眼里,刘春杨作息规律,当晚也没有察觉他有任何异常。

【1月31日凌晨4点半】

刘春杨离开宿舍,身着黄色大衣、黑裤子,手里只拿了一把青色雨伞,没有带任何行李。其舍友称出门前一晚,刘春杨“该打包的行李都打包好了”,以为他起早赶车。

【1月31日凌晨4点36分】

刘春杨从中科大西门走出学校。监控显示1月31日凌晨4时36分,刘春杨独自撑伞走出了中科大西门。

【6点50分】

合肥市庐阳区大杨所董铺水库的一座桥上,刘春杨打着伞一个人走过,此时距离他出门已经两个半小时。而从中科大西门到董铺水库路程约9公里,步行需2个多小时。此后,再也没有监控视频捕捉到刘春杨的身影。

遗体被发现

种种疑问困扰着刘春杨的家人,他的父母几度崩溃,父亲曾想自杀,“我们只希望人还活着,能快点回家。”

刘春杨失联的消息在网上发布后,他的同学也在积极地帮忙寻人,他们回忆与刘春杨的种种细节,并分析其可能的去向。

然而,14天的努力并没有等来如意的结果,不幸的消息还是传来了!

2月14日中午,记者从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一名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已失联15天的中国科大博士遗体在董铺水库芦苇荡中被发现。

2月14日14时15分许,刘春杨的遗体在董铺水库大坝北侧芦苇荡内被当地水上公安和蓝天救援队救援人员发现并打捞上岸。

2月15日,刘春杨家人从警方处拿到刘春杨身上的遗物——几百元现金、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部手机,以及几块钱硬币。刘春玲透露,法医未在刘春杨身上检查出伤痕,警方判断其大概率为自杀。

刘春杨的遗物

2月15日,刘春杨家人从警方处拿到了刘春杨身上的遗物——几百元现金、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以及一部手机。刘春杨姐姐刘春玲告诉记者,法医未在刘春杨身上检查出伤痕,警方判断其大概率为自杀,目前家人认可此结论。不过这一消息,记者未从合肥警方处得到证实。

刘春杨

家人认为,刘春杨是不堪学业压力而选择自杀。2月17日晚,记者从刘春杨室友李东(化名)处了解到,最近一年,刘春杨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待在宿舍,“基本没去过办公室,经常打游戏,比较颓废”。

失联疑点重重

失联后查他联络方式,微信只有5个联系人

警方提供的通话记录显示,刘春杨在失联前后,没有与陌生人有过联系,最后一通电话就是打给父母的。刘春杨家人说,他一直也没谈恋爱,所以失联不太可能是因为感情问题。

但刘春杨曾提到过,因为毕业论文还没有发出来,要延期一年,即2019年毕业。“弟弟从小到大求学都很顺利,这是第一次出现毕业延期的情况。” 刘春杨姐姐猜测,弟弟可能是面临毕业和就业压力,“我们都知道博士难毕业,也开导过他,不至于失踪。”

刘春玲称,进入传销的可能已经排除,“联络方式都查过,他微信里只有5个联系人,除了我们一家,还有一个同学”。

“警方告诉我们,如果对于结论有异议,需要进行尸检,目前我们家属都认可这一结论。”刘春玲告诉记者。

随后,记者就此致电合肥市公安局包河分局,一位工作人员称,需要得到上级批准,才能接受采访。2月18日,记者多次致电合肥市公安局新闻中心,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此前博士延期,“还想读,但缺乏方向”

刘春杨死亡的消息传来,一家人陷入悲恸中,刘春杨的母亲登时晕厥过去,被送往医院急救。

在家人眼中,刘春杨一直是骄傲的存在。

1991年农历2月13日,刘春杨出生在这个普通的农村家庭,排行老幺。4岁起,刘春杨便展现出在数学方面的天赋,“两位数内的加减法,随说随答。”刘春惠回忆,弟弟平时回家也不怎么做作业,“期末还经常前三,没有得过其他的名次。”2008年,刘春杨以668的成绩考入中科大地球和空间科学学院地球化学专业。本科期间,刘春杨曾获得中科大优秀学生奖学金银奖、铜奖。

刘春杨本科期间获得的银奖和铜奖

高翔(化名)和刘春阳相识,一起玩过游戏,在他眼中,刘春杨像极了“别人家的孩子”。他回忆,平时经常玩游戏,但每到期末,刘春杨总是能考前三。

2012年,刘春杨被保送中科大研究生,硕博连读。“附近几个村里唯一的博士生”,刘发友一家一直引以为豪,他将儿子上学期间得到的奖状装裱在了客厅的墙上。

刘发友家客厅里装裱着儿子上学时获得的奖状

“弟弟在家是一个很乖巧懂事的孩子。”刘春惠回忆,每逢春节回娘家,弟弟都不让两个姐姐做家务,自己一个人帮助母亲烧火做饭、洗碗。

刘春惠不明白,弟弟为何会丢下家人。家人认为, “我弟弟走向这一步,家庭和自身都有原因。”刘春惠称,此前刘春杨因为博士论文未通过,延期毕业一年。

刘发友称,2017年9月,中科大学工部曾打来电话,“说要退宿,学校不给住了”。刘发友随即给儿子打去电话,刘春杨称他在杭州跟同学玩。当晚,刘春杨回到合肥,“问了刘春杨还想不想继续读书,他表示自己还想攻读,只是说缺乏方向。”刘发友回忆道。

次日,刘发友联系刘春杨的博导陈辉并约好下午见面,这也是他和陈辉的第一次见面。刘发友称,当日他和妻子、刘春杨以及陈辉坐在一起聊了一下午,“陈辉明确表态,刘春杨很聪明,自己努努力,他再指导指导,应该很快就能毕业”。

2019年2月17日上午,地化学院相关领导在与家人的谈话中表示,刘春杨博士延期是因为在规定期限内未达到博士毕业的相关要求。

6年未发一篇文章,其导师“学术水平高”

高翔称,在中科大,一般博士生有一个大导师和一个小导师,具体学术上的指导由小导师负责。陈辉是刘春杨的小导师。

据地空学院官网资料显示,2003年陈辉就读于中科大,2007年到2013年在中科大攻读博士学位,2013年7月至2016年2月在该校担任特任副教授,2016年3月升副教授,2017年2月升为特任教授。记者注意到,陈辉在校期间曾拿多个奖项,其中2013年获得中科院院长特别奖,2016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优秀青年科学基金。

地空学院博士生冯源(化名)告诉记者,能拿这两个奖项,说明陈辉的学术水平非常高。知乎上一匿名用户也透露,陈辉还是地化本科班的班主任,人品很好,对学生也很照顾。高翔也称,未曾听到学生对陈辉有差评。

冯源称,“到目前为止,刘春杨一篇文章都没有发出来,这很不正常。” 在冯源的介绍下,记者在scopus、researchgate等专业文献数据库上,均未查到刘春杨的相关论文。

一位不愿具名的博士生告诉记者,根据学院相关规定,学生要拿到博士学位,必须满足几项条件。如刘春杨这种硕博连读,相当于放弃硕士学位,攻读博士学位,如果未能按时取得博士学位但满足硕士毕业要求,也可以继续申请硕士学位,“这个是必须要申请的,并不自动降级为硕士文凭。如果两个都申请失败,学历则为学士。”

冯源介绍,博士毕业延期属普遍现象,但超过四年属于超期培养,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多位博士生均向记者表示,达到毕业要求并不难,除非是比较特别的方向,但对于地化专业来说,不算特别。

室友:他书柜上没书,常打游戏“比较颓废”

那么长的时间,刘春杨到底在做什么呢?

2月17日晚,刘春杨的室友李东,与刘春杨同寝刚满一年。“没想到他会做这么过激的事,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他去某个网吧泡着了”,李东称,在宿舍的时候,刘春杨会经常打“魔兽世界”,“所以警方找到我的时候,我建议他们去查一下他最近上网登录游戏的记录。”

目前,刘春杨的电脑主机已被搬走,书桌柜上摆着电脑显示屏、一台小风扇、两瓶未喝完的绿茶、一瓶洗发露,以及几个未拆封的快递。李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快递包裹内是刘春杨离开前几天刚买的鞋子和裤子。他的书柜上并没有书,对此,李东称,博士生到后期没什么课,主要是去办公室,“但刘春杨基本上没去过自己的办公室,平时就是在床上躺着、起来玩玩电脑、看手机,给人感觉就是比较颓废。”

刘春杨的书柜

李东身上有伤,必须长时间静卧,“白天我躺着,他也躺着,下午他一两点开始玩游戏,有时玩到凌晨一两点,感觉他还是比较空虚”。李东称,据他观察,刘春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时间都待在宿舍,“一天基本上就出去一次,中午出去吃饭,他不叫外卖。”

“出事前几天,他作息还算正常,30日早上也是4点多出去的,回来后,晚上10点多就睡觉了。因为他跟我说第二天要回家,所以31日早上他走的时候我也没太在意,以为他要赶早班车回家。”李东称。

在李东看来,刘春杨的主要问题在于博士延期,“今年马上毕业,不接着延就要搬出去,可能是家里人态度不清楚,或者期望比较高,他这边就两头为难,另外,可能他对于未来也很迷茫,不知道毕业后干啥。”

对此,刘春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学业水平上的差距,她们很少过问弟弟学业上的事情,“我们问地球化学专业是干嘛的,他回答说,捡石头的”。“而且我们一直很放心他,相信他会处理好学业上的事情。”刘春玲说,爸妈此前也问过,回答总是“还行,我在努力”。

“我们跟他的沟通还是太少。”刘春玲称,弟弟有他自己的压力,“对于他这样一直在大家眼里拔尖的人,他自己也有自己的骄傲,可能接受不了这样的现实。”

网友留言:斯人已逝,多说无益,安息。

@-优品:人已不在,多说无益,安息。

@Nirneo: 读博士没有一个好研究方向真的很难,要是再没有一个能有效指导的导师,科研工作几乎开展不下去,论文发表不够,根本达不到毕业要求。延期毕业的博士没有补助,生活很拮据。家人一般不做科研相关工作,还以为到了年限就毕业。说了让他们担心,只能报喜不报忧。

@毁容也不放弃治疗:能体会到那种感觉,论文穷途末路,毫无任何解决办法的时候,天天荒废在娱乐中,钻进去让自己完全与外界屏蔽,以降低焦虑感和抑郁,形成自我欺骗试的自我保护。但一旦deadline一到,或是拼劲全力试图找解决办法,或是全盘崩溃放弃治疗。最后应该再增加点什么呢,是继续向前的勇气。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