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山东村民生三孩未缴社会抚养费微信零钱被冻结,村干部:他家经济条件并不好

南都讯 见习记者张胜坡 近日,山东成武县孙寺镇李庄村王占华夫妇(化名)因为生育三胎后没能及时上缴社会抚养费,被法院冻结了银行存款及财付通余额共计22957元,其中包括微信零钱131元。

王占华的一位亲戚告诉南都记者,王占华事先并不知道法院要冻结他的存款。

李庄村一位村干部则向南都记者表示,目前,王占华夫妇已经外出打工,家里经济条件“不是很好”。

2月10日,成武县人民法院发布通报,回应了此事。通报称,王占华夫妇于2017年1月5日违法生育第三个子女,成武县原卫生和计划生育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四十一条,《山东省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第三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决定征收该夫妇社会抚养费共计64626元。

通告还称王占华夫妇“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未缴纳社会抚养费”,于是在成武县原卫生和计划生育局的申请下,在2019年1月10日立案执行,进行网络查控,强制冻结了他们的银行存款及财付通余额共计22957.86元。

社会抚养费,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被称为“超生罚款”,1994年改名叫“计划外生育费”。200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要对“

不符合法定条件生育子女的公民依法征收社会抚养费,以适当补偿因此所增加的社会公共投入”;2002年,《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和《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以法律法规的形式确认了社会抚养费征收制度,并授权各省自行制定征收标准。

2017年11月12日,成武县原卫计局依据《山东省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决定对王占华夫妇各征收32313元社会抚养费,共计64626元。

虽然名义上社会抚养费被定义为“

一种专项用于调节人口、资源与环境协调发展的财政资金”,但多年来,全国范围内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数额和用途,公众一直了解不多。

2013年9月1日,14名律师联名致信国家审计署申请信息公开,询问社会抚养费的收支情况是否属于审计事项。第二天,国家审计署在其官网发文回应称, 对社会抚养费的关注度不够,近年未组织过全面审计,也未能全面掌握这些资金的底数以及相关惠民政策措施的落实情况。

紧接着,9月18日,审计署公布了重庆、云南、四川、陕西、江西、湖南、湖北、河北、甘肃9个省(市)45个县(市、区)2009年至2012年5月《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实施情况审计调查结果,发现仅甘肃等9省市45个县违规拨付的社会抚养费就超过16亿元人民币,另有近3.2亿社会抚养费未按规定上缴国库。其中,重庆的5个县,将4.44亿元的社会抚养费用于向乡镇下拨财政补贴,此外,各地普遍存在“

征收标准不统一,自由裁量权偏大;征收实际到位率低;未按规定上缴国库、擅自挪用资金;违反原国家人口计生委“杜绝按比例返还社会抚养费”的规定;违规下达征收任务”等问题。

二孩政策全面放开后,取消社会抚养费的呼声日益强烈。2018年两会上,也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建议取消社会抚养费制度。

国家卫健委在强调社会抚养费制度是法定制度后称,“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对象主要是政策外生育第三个及以上子女的人群,征收对象大大减少,征收标准明显降低,自由裁量权严格限制。各地本着“法不溯及既往”“从旧兼从轻”和“有利于当事人”的原则,从实际出发,依法依规妥善处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的遗留问题,目前工作平稳有序,社会反响良好”。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9 Sohu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